> 能源·电力 > 煤炭
宏观 | 金融 | 公司 | 产业 | 财经人物

丹东进口无烟煤之殇(组图)

来源:证券时报
  •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丹东进口无烟煤之殇(组图)
中朝友谊桥上,从朝鲜方向过来的车辆,正在排队等待通关。
中朝友谊桥上,从朝鲜方向过来的车辆,正在排队等待通关。
中朝友谊桥上,从朝鲜方向过来的车辆,正在排队等待通关。
由于不是旅游旺季,鸭绿江断桥上的游客很少。
由于不是旅游旺季,鸭绿江断桥上的游客很少。
丹东口岸一直在正常办理通关业务。孙宪超/供图 吴比较/制图
丹东口岸一直在正常办理通关业务。孙宪超/供图 吴比较/制图

   编者按:丹东是对朝贸易最大的口岸城市。前不久,联合国通过了对朝鲜实施新制裁决议,丹东港开始禁止停靠朝鲜船只,这对丹东市从事朝鲜煤炭进出口的贸易商产生怎样的影响?当地煤炭贸易商现在的生存状况如何?是否会对国内煤炭企业构成利好?带着一系列疑问,证券时报记者来到丹东实地采访。

  见习记者 孙宪超

  2016年1月6日,农历冬月廿七,朝鲜宣布第一枚氢弹成功试验。一个月之后,有媒体报道说,辽宁省丹东港已经禁止停靠朝鲜船只,朝鲜出口到中国的煤炭贸易将受到影响。3月初,又有消息称:“在联合国安理会通过一项新的制裁朝鲜的决议的生效日,当天中朝边境最大城市丹东开往朝鲜的卡车流量大减。”

  丹东是中朝贸易的重要枢纽。丹东市对外贸易经济合作局此前发布的数据显示,丹东对朝鲜的贸易额约占中朝两国贸易额的40%,经丹东口岸过境的货物量约占中国对朝贸易总量的80%。

  朝鲜是中国第一大无烟煤进口国,而丹东又是对朝贸易最大的口岸城市。那么丹东港禁止停靠朝鲜船只,会对丹东市从事朝鲜煤炭进出口的贸易商产生怎样的影响?当地煤炭贸易商现在的生存状况如何?朝鲜出口到中国的煤炭受到限制是否会对国内煤炭企业构成利好效应?带着一系列的疑问,证券时报·莲花财经(ID:lianhuacaijing)记者来到与朝鲜的新义州市隔江相望的辽宁省丹东市实地采访。

  往来货车数量减少

  3月28日,丹东市的户外最高温度只有12℃,鸭绿江畔似乎更冷一些,江边路上的很多商贩都穿着厚厚的棉衣。或许是因为天气的原因,作为该市的著名旅游景点,鸭绿江断桥附近的游客并不是很多,商贩数量甚至超过了游客。面对数量有限的游客,这些商贩并没有懈怠,依然在卖力地兜售着朝鲜的香烟、钱币、邮票和工艺品。

  “现在是丹东市的旅游淡季,每年的五一小长假至国庆节期间才是真正的旺季。我卖的东西保证都是正宗朝鲜货,价格也比别人便宜,到了旅游旺季肯定不会卖这个价。既然来了,就买几样带回家做个纪念吧。”一位商贩极力劝说证券时报·莲花财经记者。

  依靠着丹东市特殊的边境优势,鸭绿江断桥附近商贩们的收入与朝鲜有着紧密的关系。在鸭绿江断桥不远处的佳地广场是丹东市老牌写字楼,很多从事对朝贸易的商人将办公地点选在这里,他们的经济生活同样与隔江相望的朝鲜息息相关。

  “之所以会选择佳地广场作为办公地址,一方面是因为这个地方紧邻着江边,视野比较好。但是更为重要的是这里距离丹东海关、丹东口岸、丹东市出入境检验检疫局都比较近,办业务比较方便。”在丹东市从事对朝贸易的崔永胜(化名)介绍说。

  在丹东市,像崔永胜一样从事对朝贸易的人很多,官方的说法是截至2014年底,丹东市实有各类外贸公司、边贸公司、自营生产企业1200多家,其中对朝边境小额贸易企业800多家。“依靠对朝贸易发财的大有人在,很多人现在都已经是"大哥级"的人物。”崔永胜说,大家都是吃对朝贸易这碗饭,而朝鲜的话题又比较敏感,所以轻易不会和陌生人谈论这方面的话题,毕竟和那边(朝鲜)的生意还要做下去,如果记者要写就一定要用化名。

  从鸭绿江断桥步行到丹东口岸只需要4分钟。有媒体曾报道称:“中国丹东海关停车场显得一片冷清,车辆寥寥无几。”3月28日,证券时报·莲花财经记者在丹东口岸的停车场内看到,数十台汽车停在停车场当中,占据了差不多三分之二的位置。在这些车辆当中,以挂着中国或是朝鲜牌照的大型货车为主,此外还有多辆挂着朝鲜牌照的中型客车。

  “我们从事的是民间贸易,即便"邻居"那边的情况比较紧张,但是正常的贸易往来一直没有中断。”一位正在排队等待通关的货车司机表示,“不过根据我的观察,最近一段时间往来的货车数量应该是有所减少。”

  曾经繁盛的无烟煤贸易“去口岸看过之后有什么感受?”3月29日中午,坐在办公室内老板椅上的崔永胜在用力吸了一口烟之后笑着说道,朝鲜在今年1月份进行核试验、特别是联合国安理会对其进行制裁之后,对朝鲜的贸易不可能不受影响,当然也包括朝鲜无烟煤进口业务。

  崔永胜所经营的贸易公司的经营范围主要包括朝鲜无烟煤、废钢、铝锭、锌锭等,在这些经营品类当中,朝鲜无烟煤曾经一度占据了重要的份额。“朝鲜无烟煤是一种坚硬、致密且高光泽的煤品。在所有的煤品种中,尽管无烟煤的发热量较低,但碳含量最高,杂质含量最少。”崔永胜介绍说,由于朝鲜无烟煤与国内无烟煤之间存在着较大的价差,因此才会在中国的进口煤市场中抢得一席之地。

  一直以来,能源是朝鲜优先发展的领域,也是朝鲜赚取外汇的重要来源。中国商务部此前发布的《对外投资合作国别(地区)指南 朝鲜(2015年版)》显示,2010年12月,朝鲜将“国家资源开发指导局”升格为“国家资源开发省”就说明其准备在资源开发和利用上加大力度。从2010年开始,朝鲜一直向中国丹东市出口无烟煤,2010年8月之后出现“井喷”,由之前的每月出口额1000万美元左右急速增长到7000万美元以上。

  2013年来,朝鲜超过越南成我国最大无烟煤进口来源国后,一直保持领先地位。2014年,中国自朝鲜进口的前五项商品当中,无烟煤高居榜首,达到11.32亿美元。据媒体报道,2015年在朝鲜的对中出口品目中,煤炭所占比重为42.3%(10.5亿美元)。

  “此一时彼一时,现在进口朝鲜无烟煤生意是日薄西山了,但是放在4、5年前可是大家想方设法要介入的领域,因为那个时候赚钱真的是很容易。只要你有渠道弄到产自朝鲜的无烟煤,不但很容易找到下家,而且利润还比较丰厚。”说到此处,崔永胜的声音明显大了起来,“在国内最大的几个进口无烟煤的港口当中,丹东港曾经排名靠前,无烟煤贸易曾经非常繁盛。”

  丹东一家大型无烟煤进口企业的负责人赵伟(化名)也认同崔永胜的说法。“2010年至2013年上半年那段时间应该算是进口朝鲜无烟煤业务的黄金期,从朝鲜进口无烟煤转手后就可以让贸易商轻松获得40元/吨~50元/吨的净利润。对于无烟煤贸易商而言,这真称得上是暴利。”这位负责人介绍说,看到从朝鲜进口无烟煤有利可图,从2012年开始,各行各业的人开始蜂拥进入这个行业,其中甚至还有一些与煤炭领域没有丝毫关系的IT人士。

  赵伟回忆说,曾经有一段时间,丹东市差不多半数以上的贸易公司都号称经营朝鲜无烟煤业务。但是实际上很多公司都是在做着“对缝”的生意,其自身既没有从朝鲜进货的渠道,也不具备从朝鲜进口无烟煤的资金实力。正是这些人将丹东市的无烟煤进口贸易推上了顶峰,同时也为日后的衰落留下了隐患。

  离开的贸易商

  各路人马纷纷杀入无烟煤贸易领域,打破了行业原有的供求格局。从朝鲜进口的无烟煤虽然只是一个小煤种,最初每年进口只有几百万吨,在短短的几年间迅速增加至如今每年接近2000万吨的进口水平。

  随着市场供求关系出现了变化,竞争也变得更加激烈,一些从事进口无烟煤的贸易商最终在2013年打响了价格战。“开始的时候只是小型贸易商参与,后来大中型贸易商也无奈地跟风降价,导致行业的利润率不断走低。进口朝鲜无烟煤的纯利润由当初的40元/吨~50元/吨缩水至如今的5元/吨~10元/吨,虽然其中的影响因素有很多,但是价格战肯定是最为重要的原因之一。”赵伟介绍说,在这样的情况下,处境最为艰难的还是小型的贸易商,因为他们对冲风险的能力远远不及大中型的贸易商。

  一位从事焦煤进口业务的当地人士告诉证券时报·莲花财经记者,朝鲜的矿山和煤矿均为国有,因此中国的大型无烟煤贸易商只要能够和朝鲜的一些关键人士搞好关系,那么在议价方面就会具有明显的优势。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也是大型贸易商抗风险能力的一种体现。

  据悉,从朝鲜进口的无烟煤中很大一部分是销往中国的钢铁企业,由于国内钢铁企业在最近几年的经营压力越来越大,面临着较大的资金压力。在这样的情况下,大多数钢铁企业不再囤积无烟煤,而是采取按需采购的方式。因此虽然无烟煤进口贸易商打响了价格战,但是实际销售量并没有明显增加,市场的需求依然很差。另外,即便钢铁企业从贸易商手中采购了无烟煤,却不能按时结账,小型进口贸易商的资金周转能力有限,根本经受不起钢铁企业拖欠货款。从2013年下半年开始,一些实力不强的中小型贸易商就陆续退出市场。

  “更加让中小贸易商感到雪上加霜的是,今年2月下旬开始,丹东港已经禁止朝鲜船只停靠,其他国家的船只如果是运输产自朝鲜的无烟煤也同样不让停靠。进口无烟煤贸易商如果在此前和国内企业签有采购订单,现在将会面临违约的危险。”赵伟表示,丹东市的大型无烟煤进口贸易商因为在国内其他港口设有办事处,还可以克服这种困难,但是那些仅仅依托于丹东港一个港口的中小型贸易商就比较难过。谁也不知道进口朝鲜无烟煤贸易何时能够恢复正常,如果时间过长,肯定又会有一批人离开这个行业。

  “前一段时间就已经禁止朝鲜的船只、运输朝鲜无烟煤的船只在丹东港停靠,至于何时能够恢复如初,将取决于我们"邻居"的下一步行动。”3月29日上午,丹东东港海事处的相关工作人员表示。

  卓创资讯分析师刘冬娜在接受证券时报·莲花财经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最近两年,从朝鲜进口的无烟煤呈现出量价双双回落的走势,由于国内外的市场均不景气,目前已经有至少30%的从业者退出市场。在联合国安理会对朝鲜进行制裁之后,为了控制风险,最近一段时间考虑转行的无烟煤贸易商并不在少数。

  那些不可忽视的影响因素

  随着采访的深入,证券时报·莲花财经记者了解到,其实影响朝鲜无烟煤进口贸易的不利因素有很多,当诸多因素叠加在一起的时候,丹东的朝鲜无烟煤进口贸易难以避免地要受到冲击。即便没有现在丹东港禁止朝鲜无烟煤进口的举措,无烟煤贸易商的日子也不会太好过。

  2014年10月,国家海关总署宣布,经国务院批准,自2014年10月15日起,取消无烟煤、炼焦煤、炼焦煤以外的其他烟煤、其他煤、煤球等燃料的零进口暂定税率,分别恢复实施3%(无烟煤)、3%(炼焦煤)、6%(炼焦煤以外的其他烟煤)、5%(其他煤)、5%(煤球等燃料)的最惠国税率。据了解,3%的税率折算到进口无烟煤的价格上,意味着平均成本增加20元/吨左右,在下游需求低迷的背景下,无烟煤贸易商很难转移成本。

  此外,2015年1月,国家发改委宣布正式施行《商品煤质量管理暂行办法》,对进口煤灰、硫及其它有毒有害指标作出详细规定,并暂取消零关税政策,提高准入门槛。“2015年,从朝鲜进口的无烟煤多次被检测出汞含量超标,国内的贸易商最终只能够选择退运,这期间产生的一切费用均要由贸易商来承担,贸易商面临的亏损风险大大增加。”赵伟说。

  再有,虽然丹东港进口朝鲜无烟煤的数量一度比较大,但是东北的钢铁企业对于无烟煤的消耗量并不是很大,相当一部分无烟煤都是运往了国内其他地区。丹东的部分大型无烟煤贸易商基于自身发展的考虑,或是将公司迁到了山东省或是河北省,或是在上述地区设立了办事处,因为这两个地区钢铁企业对于无烟煤的需求量比较大。此消彼长之间,丹东港进口的朝鲜无烟煤数量在最近几年不断减少,整个市场规模也呈现出逐步萎缩的态势。

  “前几年,进口的朝鲜无烟煤之所以能够异军突起,主要是因为其与国产煤相比具有明显的价格优势。”刘冬娜表示,不过随着国内煤炭价格从2012年至2015年出现出连续大幅下跌,朝鲜无烟煤的价格优势已经不存在。加之国内煤炭企业为了尽快去库存使出了浑身解数,对朝鲜无烟煤形成了比较大的冲击。

  除此之外,从朝鲜进口无烟煤存在重量短斤少两、水分和灰分也不稳定的情况比较突出,以次充好的现象也时有发生。为此,国内一些港口的检验检疫局不得不多次提醒国内的贸易企业在订立贸易合同时,应明确提出以到货港鉴定重量作为结算依据,并列明关于全水分的索赔条款,保留索赔主动权。

  “如果不出意外,现在应该还不是这个行业的最坏时期,因为很多事情都会有一个滞后效应。”前述从事焦煤进口业务的当地人士判断,“丹东港禁止朝鲜船只停靠,对朝鲜无烟煤实行禁运,肯定会对行业起到非常重要的影响,新一轮行业洗牌或许不可避免。”

  就在证券时报·莲花财经记者在丹东采访期间,业内又传出了辽宁的营口港、山东的蓬莱港和潍坊港口头传达禁示运输朝鲜无烟煤的货船靠岸的消息。对于进口朝鲜无烟煤贸易商而言,或许更加严峻的考验还在后面。

  国内煤企迎利好?

  最近几年,国内煤炭行业的经营业绩每况愈下,煤炭行业也成为当前供给侧改革的重中之重。从目前的消息面看,继丹东港对朝鲜无烟煤实行禁运之后,营口港等国内其他港口似乎也在陆续跟进。如果消息真实可靠,那么在未来一段时间,从朝鲜进口的无烟煤货源量应该会大幅减少。对于那些正蒙受巨大去库存压力的国内煤企而言,如果全面暂停朝鲜无烟煤进口,是否意味着将会构成利好效应呢?

  “联合国发起20年来对朝鲜最严厉的制裁,预计管制力度在后期或将逐步加大,从当前形势看,后市朝鲜进口无烟煤货源量减少会成为大概率事件。”刘冬娜表示,朝鲜作为中国无烟煤第一大国,此次受影响较大,大多数中间商操作谨慎,都在观望后期政策走向。

  刘冬娜进一步分析说,从理论上讲,朝鲜进口无烟煤货源量减少会对国内的煤炭企业构成一定的利好效应,但是实际影响非常有限。

  “在进口的煤炭当中,朝鲜无烟煤所占比例有限,中国对于无烟煤的依存度也不高,在总耗煤量中,无烟煤对外依存度低于5%。长期来看,朝鲜无烟煤对煤市影响不大,但短期内货源紧张局面将造成部分港口煤价格上行。”刘冬娜认为。

  证券时报·莲花财经记者通过电话采访了多家主营业务当中包含无烟煤生产的国内大型煤炭企业,均表示影响不大。“虽然国内部分港口已经禁止进口朝鲜无烟煤,但是在目前阶段还没看到对企业有什么影响,自然也谈不上利好效应。至于未来是否会有影响,则仍然有待观察。”一家山西煤炭企业的工作人员表示,“目前因为朝鲜无烟煤禁运所留下的市场缺口颇为有限,对于煤炭企业而言,并不会起到缓解去库存压力的作用。”

  河南一家煤炭企业的工作人员在电话中表示:“我们的无烟煤生产还是以省内销售为主,跨省销售的量非常少,所以部分港口禁止进口朝鲜无烟煤几乎没有影响。2016年,国内煤炭行业的日子还会比较难过,形势仍然不容乐观。”

  长江证券在日前发布的一份煤炭行业研报中表示:“2016年大概率全行业亏损。中期来看行业需求端仍将受制于经济增速下滑、结构调整以及能源结构的调整,行业供需仍将维持宽松。供给侧改革长期利好过剩产能出清,但2016年更多将是从中央到地方政策不断深化细化的过程,大规模实质推进可能性不大,煤价中枢下行背景下全行业大概率难逃亏损困境。”
business.sohu.com false 证券时报 http://epaper.stcn.com/paper/zqsb/html/epaper/index/content_805522.htm report 8594 中朝友谊桥上,从朝鲜方向过来的车辆,正在排队等待通关。由于不是旅游旺季,鸭绿江断桥上的游客很少。丹东口岸一直在正常办理通关业务。孙宪超/供图吴比较/制图相关公司
(责任编辑:董丽玲 UF020)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