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说明

中国一线房价超过泡沫年代的东京,谁能救买不起的劳苦大众?

对于当前的楼市,官方态度如何?

“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7年会”上,

张高丽副总理、发改委主任何立峰等对房市问题表态

从政府官员、专家学者与企业家各自角度看,

或许对于未来房地产市场走向会有新发现

  ?张高丽:因城施策,重点消化三四线城市房地产的过量库存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在会上发表主旨演讲,提出我们要着力推进供给制结构性改革,推动“三去一降一补”取得实质性进展。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的定位,分类指导,因城施策,重点消化三四线城市房地产的过量库存。

  他认为,只要实体经济越来越发展壮大,只要金融不发生系统性风险,中国经济,不可能出大问题。现在整个金融资产的量非常大,但是现在引导金融往实体经济,这样实体经济才能发展。现在,有的流向了房地产,搞不好的话很可能会形成泡沫,对此应严加防范,将会一步一步的、稳妥的来进行调整。

  抓好金融体制改革,促进金融机构增强服务实体经济能力。把防控金融风险放到更加重要的位置,妥善处置银行不良资产、债券违约、房地产泡沫、互联网金融等一批风险点,确保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

  ?何立峰着力防控潜在风险,坚决守住底线

  国家发改委主任何立峰在会上表示,坚持底线思维,摸清风险的隐患,不断提升风险防范能力,创新风险处置方式,要把防控金融风险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通过稳健的货币政策、精准的产业政策、土地政策,深化金融体制改革,加快建立监管协调机制,妥善处置不良资产,确保不发生系统性的风险。

  要坚持因城因地实策去库存,按照“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定位,分类调控因城施策,加快健全促进房地产平稳健康发展的长效机制,控制信贷资金过度流向房地产业。

  要强化预期管理,加大政策解读和信息发布的力度,加强同市场主体的沟通,增强政策透明度,向社会释放积极的信号,引导各方面对未来发展形成良好的预期,增强市场的信心。

  ?古贺信行:中国一线房价已超过地产泡沫时代的东京

  野村控股株式会社会长古贺信行出席并发言,在中国一线城市房价应该达到了泡沫的水平,像北京、上海、深圳的房价高达了家庭收入的20倍以上,这个水平已经超过了八十年代末地产泡沫时代的东京了。所以为了控制这种泡沫的膨胀,很多的城市出台了调控的对策来加强对住房贷款,以及购房资格的限制。但是,对于普通中国人来说,虽然房价有所回落,但是依然高不可攀。

  中国房价上涨的根本原因在于是地价的上涨。当前的土地制度之下,地方政府从农民里征收土地,尤其是在大城市周边的土地,低价收进来,然后高价卖给开发商,那么这个中间的差额就是这些地方政府一个非常重要的财政收入来源。所以,地方政府非常乐于来维持高地价。

  此外,政府为了维比较高的粮食自给率采取了坚守更低红线的方式,这就导致了农业用地难以转化为其他用途。城市化所需要的土地的供给大幅度的受到限制,从而进一步的加剧了地价和房价的上涨,这样的恶性循环加剧了价格的上涨。

  为了解决这些问题,政府需要执行以下五项政策:

  赋于农民对土地的所有权。如果农民可以直接把土地拿到市场进行交易,土地的供给会增加,土地的价格会随之下降。

  取消更低红线的政策。即便更低减少了,粮食的自给率仍然是可以通过更低集约化提高农业生产率来得以维持。

  稳定地方政府的财源。找到新的财政收入来源来替代国有土地使用权的出让收入,摆脱对土地财政的依赖,加快这个实施以个人住房为对象的房产税。那我知道上海和重庆这两地现在正在做房产税的实行。

  要大力发展房屋租赁市场来建大量的公租房,提供给中低收入者。那么或者在极端的情况下,可能只有本地户口所有者才可以申请,这是现在中国各地政府的通常做法,需要本地户口,这个应该放宽,入住的资格应该扩大到农民工。

  应该进一步分散人口,现在基础设施的建设投资和相应的就业机会都集中在部分大城市,那么结果这些地区的土地和房价就会上涨。如果我们把基础设施建设向周边一些小城市分散的话,我们也可以分散人口,这样的话就能控制房价的上涨。

  ?左晖:中国租房市场是一门好生意

  链家集团董事长左晖出席并发言,今天主要讲两个问题,一个问题是供给侧改革,今天的房地产问题可能主要是供给端的问题,中国的住宅存量规模其实在中国已经有两百一平米的存量规模。整个住宅的交易里,今天的存量房,除了二手房的交易已经在去年的占比到60%的新房的比例,这已经处于非常高的程度,并且像北京、上海、深圳等城市的存量房交易已经在市场上占了70%左右的规模。

  这是第一个命题,如何把今天的200亿平米的存量住宅,实际上全国的流动率只有3%左右。在6亿平米的每年的流动,怎么把两百亿平米的存量的物业通过各种的手段到流通中,本身对房地产的供给侧的影响是比较明显。

  第二个方面是,因为整个住宅市场的火热,在这样的市场背景下,中国有一个比较传统的观念,有土就有财,导致大家都去买房子,这个事情好像在全世界都很少,如果没有房的话就娶不着媳妇儿了,我们觉得很匪夷所思的事情。

  这背后另一个问题,就是今天住宅的租赁市场实际上是非常有发展空间的。租赁在住房领域里面基本上算是一种选择,就是说它只是一种过渡期间的生活方式,但我们今天来看整个中国选择租房的生活方式的人是非常少的。中国一年城市的租金大概是一万亿左右,相比十万亿的新房子,6.5万亿的二手房价格,这边交易的17万亿,那边交易一万亿,这个6%的交易比例非常大,在未来租房这件事情发展空间非常大。

  供应的规模有限制,另更重要的是今天机构化的租赁比例非常低,中国的机构化租赁比例是只有5%左右。我们大概有5%的租赁住宅来通过机构提供的,基本上C2C是一个非常分散,也效率非常低的市场。未来可能会在这个方面,会感觉到整个的租赁市场的发展,所谓的供租并举,也是非常重要的。

  就是说随着租赁市场的发展,中国提供更多的租赁的住宅,这些住宅相对来说品质会更好,租赁的保障会更充分。同时,随着我们今天租赁立法列到议事日程上来,租赁本身就是一个选择,就是一个供给侧的一个很重要的改革的方面。所以这是我们想提的两个主要的点。

  第一是我们在考虑土地市场,考虑增量市场,考虑开发商是不是愿意盖房子,把房子及时提供给市场的命题的同时,不要忘记今天有一个非常大的存量市场。全国大概两百亿平米的存量市场的住宅,并且今天事实上在很多城市里面也扮演了非常重要的交易地位。如何进一步的去推动这个市场的发展,提高这个市场的效率,我觉得这是一个很重要的。

  第二是如何提供更多的租赁化的物业。让大城市里面的年轻人,对于长期的处在租赁物业里面,链家有一个租赁的品牌,在这个租赁品牌里面,租客的平均活动时间是415天,北京市场上平均一个租赁合同是180天,显然物业提供租赁的租期会变得更稳定等等,品质也会变得更好(完)。

business.sohu.com true 搜狐媒体平台 http://business.sohu.com/20170320/n483922341.shtml report 6219 对于当前的楼市,官方态度如何?“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7年会”上,张高丽副总理、发改委主任何立峰等对房市问题表态从政府官员、专家学者与企业家各自角度看,或许对于
商业周刊/中文版

商业周刊/中文版

以洞见和趣味服务于以新商业领袖为主的全球化新经济时代读者

面包财经

面包财经

为价值而生 | 原创 | 深度

和讯网

和讯网

新媒体的实践者、研究者和批判者。

今日全球头条

今日全球头条

全球市场,深度解读,就在凤凰iMarkets

谁谁谁

谁谁谁

金融小故事,有趣又有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