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视线汇总
财经首页 | 新闻 | 短信 | 邮件 | 商城 | 搜索 | 社区 | 在线
财经首页 | 滚动新闻| 专题 | 沙龙 | 国内 | 国际 | 产经 | 金融证券 | 经管 | 理财消费 | 在线兴业 | 互动商务 | 道琼斯 | 酒城 |会展
财 经 聚 焦
  责任——以历史的责任感为国家经济的振兴奉献青春和智慧;

  声音——关注财经热点,倾听百姓心声;

  反思——对过去的反思意味着清醒、提高和进步,成功需要反思的烙印。

   征稿启事

专 栏 作 家
仲大军 张国庆
魏海田 马方业
一叶秋 王英霞

精 彩 回 顾

一个灰色交易市场被激活。“叫卖”北京户口已堂而皇之地走进大学校园…

继中行、建行、工行、南方证券等等之后,国家还要为多少金融企业买单…

重磅砸向中美贸易这根敏感而脆弱的神经,贸易摩擦再次成为多方关注的焦点…

一场看不见的竞争已在黑土地上展开,沈阳、大连、长春谁引领东北起飞…

一份最新的统计资料把浙江民营经济的巨大“魔力”彰显得淋漓尽致……

你现在的位置:财经首页> 财经聚焦       栏目策划:紫陌  联系信箱:sunnyjia@sohu-inc.com
都市“负翁” 你过得还好吗?

   收入不菲,积蓄却不多,买了房子和车子,却欠着巨额的债务,这样一个群体正变得越来越庞大。人们形象地称他们为都市里的“负翁”

  “量入为出”是老一辈人过日子的方针,“寅吃卯粮”却是许多年轻人的生活态度。前者做起来很实在,后者听起来很潇洒。事实上谁都有说不清的烦恼。

  这是个超前消费的年代,我们潇洒地提前住上了房子,开起了车子,虽然肩上也担负着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债务。银行的数据显示,消费贷款目前占信贷业务还不足一成,但一个不争的事实是,我们身边靠贷款提前过上“小康生活”的“负翁”是越来越多了,虽然他们同样体会着生活中的种种烦恼。
  
  或者,在这里我们可以引用食指的一段诗歌——
  当蜘蛛网无情地查封了我的炉台  
  当灰烬的余烟叹息着贫困的悲哀
  我依然固执地铺平失望的灰烬 
  用美丽的雪花写下:相信未来

搜狐评论:<庄毓敏>为消费信贷培育合适的土壤>>>

我来说两句
单身“负翁”:蜗牛背着重重的壳

  ¥贾清,男,30岁,电视台新闻编辑
  
  
我目前存折里一分钱没有,还欠着银行30多万,应该算是都市里的“负”翁吧。几十万的数目,可能算不上什么“重量级”,不过,是“重”是“轻”只有我自己才能体会。

   大学毕业后,我进了北京市政府机关一呆就是三年。住在单位的宿舍,吃在单位的食堂,好像也没什么特别的花销,但每个月那可怜的1000多块钱工资也总是剩不了多少。

 后来我琢磨着,总这样也不是个事儿,要成家立业是很现实的。不久我就跳槽到了一家报社,专跑IT,辛辛苦苦几年下来,总算攒下了一些钱。去年我咬咬牙,15万元(家里支援5万元)倾囊而出付了首期,在北京通州买下了现在的这套房子,每个月要交2000多的按揭。工资确实比原来多了,但交完按揭也所剩无几了。

  今年年初,我又跳槽到了电视台,做新闻编辑。现在每个月的收入在6000元左右。因为收入有所提高,另外也因为工作需要,更多的还是因为原来买的房子离工作地点太远了,所以我又买了一辆富康车。因为手头没有太多的余钱,所以近10万元的车,我首付只付了2万元,每个月要交1500元的按揭。这样每个月要还贷3500元,工资里剩下的2000多块钱,刨去基本开销,还是存不了什么钱。

  现在,同事见到我就打趣说:“房子也有了,车子也有了,该‘老婆孩子热炕头’了吧?”其实女朋友也在催我,可我心里却不是那么舒坦。现在的房子离市区太远了,我们打算结婚后在城区买房子,到时候月供可就不是现在的3000多了。虽说到时候是两个人供了,但以我这么多年的借贷经验,我们的生活水平肯定照样上不去,照样还是有车有房的“穷人”。另外,我现在的工作属于招聘性质,老实说很不稳定,今天能拿6000多,明天可能就失业了。

  感悟:总结这几年的生活,总是在不满足————满足————不满足之间循环,表面上看,我的生活还是越来越好了,很多同事和朋友还都挺羡慕我的。但只有我心里能感觉到那一斤一斤在加重的负担,我就像一只蜗牛,身上背着重重的壳,一直在往前走,却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

我来说两句

一个爱巢:造就两个“负翁”

  ¥王栋,男,32岁,外企职员

  我是从前年开始供这套房子的。

  当时我已经结婚两年多了,一直租房住,经常搬家,感觉特别不方便,于是就谋划着买房。我和我妻子同在一家事业单位工作,每天按时上下班,工作倒是清闲,可惜工资太低了,两个人加起来才不过5000出头。8万多元的首付,加上装修花掉的10多万元,差不多把我们这两年的积蓄都贴了进去,幸好两家的父母还都补贴了一些。

  月供2900元,我们夫妻俩每月工资的大头就交给了银行,生活质量急剧下降。终于,我决定辞职了。我当时的工作虽然工资不高,但很清闲,各方面的福利待遇都不错,应该说,是一份很多人都羡慕的好工作。因此,放弃这样一份工作,去闯一闯,一方面有锻炼自己才能,寻求更好的发展的考虑,但更实际的原因,就是想多挣点钱,减轻月供的压力。

  我现在所在的这家公司,是一家国际知名企业的中国分部。在这样的企业里,除了最高层的几个领导,其他所有人都是一颗普通螺丝钉,每天钉在固定的地方忙些琐碎的事情,却不知道为什么而忙,工作毫无成就感可言。

  这且不说,关键是,在这样的公司里,你随时都有可能被裁,或者因为种种原因,不得不跳槽。因此我现在的工资虽然比以前多了很多,但日子还是过得很紧,因为必须要考虑跳槽的间隙这段时间的生活,另外,还必须预先存一笔钱,以便在“青黄不接”的时候,还能按时交上月供。

  感悟:现在我每天早上一睁开眼睛,就想起我今天还欠着银行100块钱呢,心里特别不踏实。而这钱,要到18年之后,才能彻底还清呢。

“负翁”大学生的幸福生活
  ¥李平,男,31岁,中国人民大学硕士研究生

  我原来是上海一家中学的老师。五年前,单位住房体制改革,我和同在教育系统的爱人花了4万元,一起买下一套45平方米的房子,装修又花了3万元。

  
  
当时我们刚刚参加工作,两个人的工资加起来,也就两三千块钱,安徽乡下的老家还有两个上大学的弟弟要我资助,手头是一分余钱也没有。但是这个机会,错过就没有了,只好借。

  我把所有能够想到的亲朋好友都找遍了。“那时候脑子里还没有向银行贷款的概念。房子到手以后,一边装修,一边钱就没了,我爱人起早贪黑地在外面给学生办外语补习班,就那两三个月,挣了两万多块钱,总算解了燃眉之急。

  2001年的时候,我辞职考进了现在的这所大学。当时家里大概还欠着三四万块钱,儿子又出生了,我爱人为了照顾孩子,不能再在外面带家教了,经济压力又大了起来。

  现在我爱人的工资已经涨到了三千多块,明年我也毕业参加工作了。两个弟弟也都已经大学毕业,不用我资助了。现在还没还清的几万块钱对我来说,算不了什么了。

  一回想起当初的举债买房,我就特别感慨。那时候借五六万块钱,心理负担还是很重的。真是多亏了一帮同学朋友,我自己没有花一分钱就买下了这套房子。房子虽然在被称为“下只角”的杨浦区,这几年也升值到20多万了,行情还在不断看涨。

  感悟:有了第一次举债买房的经验,也尝到了“空手套白狼”的甜头,我正筹划着毕业以后回上海,把这套房子卖掉,把朋友们的债还清,然后用剩下的钱交一笔首付,再向银行贷款,就可以供一套100平米左右的房子。我对自己将来的支付能力很有信心。

即将退休成负翁:更加感恩来工作
  ¥曾琦琦,女,53岁,浙江省某省直机关公务员

  我在省直机关当公务员,工作很稳定;我先生在民营企业工作。

  今年年初,我倾多年积蓄,加上举债十几万元,在离市中心几十公里的地方买下一套150平方米的住房,打算退休后过去住。这下,我们一家人也成了“负翁”。

  买房时,我也曾考虑再过几年就要退休了,负债的压力太大。但这些年杭州的房价涨得飞快,像我这样的工薪族,存款的速度赶不上房价上涨,永远攒不够买房的钱。事实证明这回举债买房还真买着了。那一套房,每平方米的价格现在已经比年初高了三四百元钱。

  负十几万元的债,十年前肯定吓得我晕过去。今天,年轻的同事说这是对未来、对自己能力自信的表现。这些年轻同事工作都很出色,对前途充满信心。

  感悟:负债,使我对工作有了一种新的感觉,那就是感恩。因为有这一份稳定的工作,使我能够承受债务。我家先生也同样,有猎头来挖他,虽然工资高出一些,但他不动心,他更看重稳定。得心应手的工作、良好的人际关系、熟悉的环境,纵然工资低一些,比冒着风险出去打拼强。毕竟,我们有债在身啊。

专家箴言:做一个理性的“负翁”
  ¥赵震,男,27岁,北京某商业银行零售贷款客户经理

  在我的经验中,年龄在20岁到35岁之间,月收入3000元—6000元的群体是构成都市“负翁”的主体。他们迫切需要提高生活质量,眼前经济实力不济但预期良好,于是通过向银行贷款,提前购买了房子或车子等大宗消费品,提前消费提前享受,这都是无可厚非的。关键是对个人的财产状况和收入预期要有清醒的认识,做一个理性的“负翁”。

  他们中一些人因为借款过多,超过偿还能力,或因预期收益无法实现而无力偿还。这多是不理性造成的。以购车为例,一般家庭现在15万元的车就已经可以满足正常的需要,这也是大多数家庭的理智消费行为。可是有个别人却会因为个人兴趣或其他需要等原因选择购买价格在25万以上或更高档次的家用轿车,这样还款的压力就翻倍了。对多数人来说,这种压力会造成心态失衡,出现不理智的个人投资行为,最终导致资金链断裂。这也是目前我们所见到“负翁”破产比较常见的情况。

  还有一种情况也比较普遍,就是市场的不可抗因素。我们原来有一个客户是做电脑耗材生意的,公司规模不大,但长期以来业绩都不错,就在银行贷款买了一辆高档轿车。非典期间,受疫情影响,他的公司就有一批货没有发出去,非典过后,这批存货就大幅贬值了,损失很大,影响了他的还贷能力。这种不可抗因素也要在借款时予以考虑。


  本专题由经济日报《今日导刊》供稿,搜狐财经聚焦独家转载。感谢洪敏、田启林、万建民对本栏目的大力支持

给本期聚焦打分
请您给本期聚焦打分(5分最高):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本网站提供之资料或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搜狐财经频道联系方式:热线电话 (010)65102181转6637/6835电子邮件 e-finance@sohu-inc.com
Copyright © 2002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