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网上交易软件
·网上交易
·客服电话:8008205158

财经首页 | 滚动 | 国内 | 国际 | 专题 | 沙龙 | 产经 | 企业 | 经管 | 外汇 | 理财消费 | 在线315 | 在线兴业 | 酒城| 会展 | 道琼斯
股市首页 | 要闻 | 快报 | 个股 | 上市公司 | 机构 名家 | 热点 | 数据 | B股 基金 期货 | 论坛 | 网上交易 | 俱乐部: 记者 股民
我的搜财
用户名 密码
个股查询
财经搜索
搜狐首页 >> 财经首页 >> 财经快递 >> 产经信息 >> 商界 >> 商界故事
情伤“显臣”
http://business.sohu.com/
[ 范佳丽 ]

  这是一出亲情从股权到知识产权的利益角逐中几近泯灭的悲剧;

  这是一场著名品牌被家族内部的人为纷争所毁灭的罕见憾事;

  这是一个足以令所有家族企业引以为戒的典型案例。

  凡是有粉刺痤疮的年轻人,对“显臣粉刺净”的疗效和那个由张显臣老先生名字及头像组成的商标非常熟悉。谁能想到,这个曾经创造过连续两年位居中国外用药品销售前十位辉煌的祛痘类品牌药品,近来却因为两场非比寻常的官司而陷入了毁灭边缘。

  2001年11月,“显臣粉刺净”生产厂家安徽显臣制药有限公司原董事长张显臣以要求归还股权为由,将公司现任董事长、自己的亲生儿子张靖华告上了法庭。短短3个月之后,儿子张靖华又将妹妹张寒秋任法人代表的安徽蚌埠秋臣美容品有限公司作为被告,一纸送上了北京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理由是对方违反了《反不正当竞争法》。

  无论这两场官司的背景有多么错综复杂,当亲情牵扯进法律诉讼中,其产生的后果却只能有四个字形容——两败俱伤。

  股权之争没有胜者

  1995年,安徽华圣医药保健品有限公司更名为安徽显臣制药有限公司,父亲张显臣担任董事长,儿子张靖华任总经理。这一年也正是张家的亲情关系开始发生微妙变化的一个分水岭。无论是父亲张显臣,还是儿子张靖华、女儿张寒秋,都异口同声地说“1995年以前我家的关系还挺好的。”

  实际上,1995年到1998年之间,张家的吵吵闹闹还仅仅停留在家族企业内部常见的矛盾上面。父亲是董事长,儿子是总经理,两个女儿掌管财务。父亲不理解儿子在广告和公关上的巨大花销,儿子也常常为自己处处受到家族管理的限制不能大展拳脚而感到郁闷。父子间因为经营理念不同而时常产生分歧。

  1997年3月4日,显臣公司股东变更为张显臣、张靖华、王秀英、王建宇、陈守坤。王秀英是张显臣的妻子、张靖华的母亲,王建宇是小女儿张寒秋的丈夫,陈守坤是大女儿张锦华的丈夫。年底,王秀英病逝。当年,显臣公司也由于经营失误陷入了困境,年销售额300多万元,负债却高达400多万元,资产负债率超过了100%。

  第二年4月,眼看公司陷入亏损境地,张靖华向父亲提出了明晰公司产权、建立现代企业制度的要求:如果父亲和姐姐妹妹退出公司股份,并退出管理权,他将分三年支付给他们200万元,并承担公司的全部亏损和债务;如果父亲和姐妹不愿意,那他自己就离开公司。

  为了公司的前途考虑,张显臣答应了儿子的要求。1998年4月15日,显臣公司召开第四次股东会,同意陈守坤、王建宇将其在公司的全部出资转让给张锦华和张寒秋。第二天,两对人分别签订了《股东出资转让协议》。5月2日,张显臣、张靖华、张锦华、张寒秋在律师莫志伟、王庆珍和张显臣的两位朋友蒋开胜、曹业红的见证下,签订了《有关家庭财产处置协议》:张锦华、张寒秋作为显臣公司的股东分别将其名下的30万元股权转让给张显臣,其在公司的股东权益丧失;显臣公司创办时的股本金,除张靖华本身的股权外,其余股权界定为200万元,统为张显臣所有,由张靖华买断,其股份款从1998年起3年内承付完;张靖华受让张显臣的全部出资200万元,内含张锦华和张寒秋的股本金各30万元。同一天,父子俩签订了《股东出资转让协议》,张显臣将其全部出资转让给了张靖华。嗣后,张靖华支付了相应的出资转让款,张显臣也支付给了两个女儿相应的款项。自当日起,父亲张显臣、姐姐张锦华、妹妹张寒秋均不再是显臣公司的股东了。

  显臣公司明晰产权以后,对企业从组织结构、人才引进、管理规程、工艺技术、市场营销方面进行了全面改革。以张显臣命名的“显臣粉刺净”作为公司主打产品,很快赢得了海内外客户和消费者的信赖和好评。1998年,“显臣粉刺净”被评为安徽省医药行业杰出新产品奖;1999年,“显臣”商标被评为“安徽省著名商标”。从1999年开始,公司年产值和销售额以100%、200%的速度递增,连年创安徽省医药工业企业人均纳税全省第一。公司也多次被评为安徽省及合肥市的“先进私营企业”,并进入安徽省民营企业百强。

  张显臣为儿子张靖华的成功感到十分欣慰。他在给亡妻的祭词中写道:“我们的儿子靖华,他确实是很成熟了,办事处事老练多了。他继承了我们两个吃苦耐劳、敢想敢干、拼搏向上的精神……他现在是省内外的知名人士,是拥资千万的企业骄子了!”

  然而这时,新的家庭矛盾也伴随着张靖华和显臣公司的成长而涌现出来。

  1998年显臣公司明晰产权之后,张靖华加大了在广告宣传上的投入和建设。1998年底,新的形象代言人开始出现在“显臣粉刺净”的各类广告上。父子二人又因为此事产生了分歧。张显臣觉得自己头像的商业价值不可估量,不应该用其他的人代替。张靖华解释道:这只是转换一种宣传手法而已,“显臣粉刺净”的商标并没有改变。然而,这样的解释却并没有令张显臣释怀,相反他觉得儿子似乎正在逐渐消除自己的影响力。

  2001年2月,显臣公司通过公司章程修正案,公司股东为张靖华和冯卫国。2001年4月,张靖华组建了安徽华伊美科技集团公司,下属安徽显臣制药有限公司、中澳合资华伊美美容保健品有限公司、安徽泽平制药有限公司和信诚营销有限公司。同年5月1日,张靖华在证人见证下,将最后一笔50万元交给了自己的父亲。

  然而,令张靖华万万没想到的是,几个月之后,自己会被一纸讼状告上法庭,而告自己的竟然是自己的亲生父亲以及姐夫和妹夫。他们要求法院判令2001年2月18日显臣公司签订的《股东会议决定》、《股权转让协议》和章程修正案为无效协议;恢复张显臣、陈守坤、王建宇在显臣公司的股东地位和持股比例;由张靖华和显臣公司承担所有诉讼费用。

  最后经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驳回原告张显臣、王建宇、陈守坤对被告张靖华和显臣公司的起诉。

  表面上看,这场官司有输家也有赢家。然而,赢了官司的张靖华并没有感到高兴,毕竟原告是自己的亲生父亲。作为父亲的张显臣认为自己告儿子有很充足的理由:把股份给孙子可以,绝不能给外姓人。他要维护张家人的利益。而张靖华却无法理解:父亲和姐夫妹夫当初签订股权转让协议时,并没有过多的疑虑,为何却在公司有了起色之后又来要回股权。

  亲情一旦在法庭上敌对,就彻底撕破了温情脉脉的面纱。至此,父子之间、姐弟兄妹之间的隔阂与误会更加深了。

  “同样”的危机

  就在张家一家陷入股权之争的混乱的同时,另一场更大的纷争也正在他们身边进行着。而这场纷争正是将“显臣粉刺净”拽向毁灭边缘的“罪魁”。

  1998年显臣公司股权明晰以后,张显臣在一次和儿子的谈话中,偶然地谈起:想利用自己的余热再搞一个产品。张靖华当时就对父亲说:“搞产品可以,但千万不要搞和‘显臣粉刺净’同类的产品。”此后很长一段时间,张显臣就没再说起这件事了。

  后来,小女儿张寒秋找哥哥张靖华借了27万元(这笔钱经张显臣主动提议,从买断股权的200万元中扣除),在安徽蚌埠开了家诊所,请在中医界已经有了一定声望的父亲坐诊。1998年底到2000年初这段时间,张家的生活不能说平静无波,但也没有什么惊涛骇浪,三个儿女似乎都按照自己的方式各自生活工作着。

  看似平静的日子却往往蛰伏着一引即爆的危机。

  1998年5月,在签订《股权出资转让协议》的同时,张家人还共同签订了一份《家庭财产处置协议》。其中第十条:“张显臣为显臣公司终生员工,医药费实报实销,终生享受公司的一切福利待遇……”此后,每个月张显臣由大女儿张锦华打条,按时到显臣公司领钱。据财务资料显示,到2001年7月,他共从显臣公司领取了59万元。以前是众人之上的董事长,现在也是董事长他爹,领钱却要打条,虽然明白这是财会制度,老人家心里仍然很不是滋味,觉得自己好像是在接受儿子的施舍。

  公司归儿子以后,父亲的诸多不满并不是引起后来亲情大裂变的主要原因。真正将“显臣粉刺净”“五马分尸”,并令父子、兄妹反目的是隐藏在《家庭财产处置协议》中的这样一条协议:第四条:“张显臣为显臣公司的主要创始人,为显臣公司终生名誉董事长和终生员工。以显臣肖像和显臣文字组成的‘显臣’注册商标所有权永远归张显臣所有,三个子女均拥有同等使用权。对外转让使用权由张显臣本人决定。”这条协议在股权官司中被法院判定为无效之前,却做了一回“凶手”。而实际上,经工商局登记注册的有家族每人签名的股权变更协议中,却明确写着“以显臣肖像和显臣文字组成的显臣注册商标所有权归显臣公司所有”。

  张靖华执掌帅印之后,显臣公司以长足的速度发展,1998年底就开始扭亏为盈,1999年更是取得了大丰收,不仅还掉了债务,公司业绩与1996年、1997年相比还增长了200%~300%,单是缴税就缴了250万元。妹妹张寒秋虽然在蚌埠开了诊所,但也逐渐意识到做产品才是最能快速积累财富的方式。

  在张显臣2000年9月写的长达44页给儿子的信中提到:“1999年12月,寒秋向我说出了她要办公司的想法,我当时就给回绝了。第二天,她又一次向我提出,而且态度坚决眼含泪水。说实话,我没有充足的理由去阻止她。我说,我有几条意见:一,不准用显臣的牌子和‘显臣粉刺净’的处方;二,我决不出面帮助你说话,到任何地方办事不能说是张显臣的女儿;三,万一搞成了,产品不能进入安徽市场;四,不准用‘显臣粉刺净’的客户和销售网络。凭你自己的本事去办,去打新的品牌。寒秋哭了,‘爸……你的意见,我完全遵守。’”

  2000年4月6日,显臣公司修建的新大楼封顶,张靖华请来父亲为封顶仪式剪彩。当天早上,显臣公司还被破例允许在大楼前放鞭炮。下午,还沉浸在大楼建成的兴奋中的张靖华却从父亲的老朋友那里得知了一个令人吃惊的消息:妹妹成立了中美合资秋臣化妆品有限公司,做的也是祛痘类产品,叫“秋臣痘痘消”。张靖华当时就有一种很不祥的预感:残酷的市场竞争难道会对兄妹俩破格温柔起来吗?

  为了日后不会产生冲突,张靖华向妹妹提出了三个“不用”:不用显臣现在和原来的经销商;不用显臣现在和已经离开的员工;不用显臣的配方和父亲的头像。他希望能和妹妹各做各的,相互给对方一个生存空间。

  “显臣”被撕裂

  几乎所有的著名品牌都不是一开始就成为著名品牌的。对张寒秋来说,虽然获得了一个很好创业机会,做的又是自己很熟悉的祛痘类产品,但要将一个新生产品尽快推上销售轨道并为众多消费者所熟悉却并不容易。

  2000年4月到2001年上半年,“秋臣痘痘消”确实以“秋臣”商标和品牌进行生产、销售。然而,从2001年下半年开始,“秋臣痘痘消”的产品包装上开始出现了和“显臣粉刺净”的“显臣”商标同样的头像图形,还注明是“张显臣第二代祛痘产品”。很快,一些地方甚至出现了同一个经销商同时销售“显臣粉刺净”和“秋臣痘痘消”的混乱情况。

  2001年6月22日,张显臣发表经蚌埠市公证处公证的《声明书》:“我同意(中美合资)蚌埠秋臣化妆品有限公司用我的名字张显臣及近期肖像宣传由我研制的新一代纯中药祛痘产品‘秋臣痘痘消’,同时同意(中美合资)蚌埠秋臣化妆品有限公司用‘张显臣’三字注册商标。”

  张显臣主观上只是想帮助女儿,客观上却给自己一手创立起来的“显臣粉刺净”的市场造成了混乱。股权明晰以后,他的头像和以他名字命名的显臣商标已经成了显臣公司的财产。“显臣粉刺净”也是显臣公司的主打产品。如今,和它同类型、价格低于它的“秋臣痘痘消”以显臣第二代的身份出现,同时也使用了张显臣的头像,两种产品同时摆在橱窗里,令消费者无所适从。

  父子之间的冲突开始愈演愈烈。2001年7月,显臣公司经办公会议决定停发了他的工资和费用报销。一开始并不想令儿子为难的张显臣,感到很伤心。他的情感天平自然而然越来越向女儿那方倾斜。

  2001年8月20日,北京振华伟业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和秋臣公司在北京某周刊上发表了经张显臣签名同意的严正声明:张显臣只研制了两个祛痘产品,一个是1994年研制的“显臣粉刺净”,一个是2000年最新研制的“秋臣痘痘消”。新产品在原来的基础上,去除其西药激素成分、用名贵中药替代,是我的继承人小女儿张寒秋开发生产,故产品商标为“秋臣”。提醒患者购买时,问清是否含有西药激素成分,因激素副作用大,如刺激性大……

  张靖华被这份声明惊呆了,他悲哀地意识到:“父亲的举动无疑否定了他一手建立起‘显臣粉刺净’品牌。现在我和父亲妹妹之间的纷争已经与亲情无关了,而是赤裸裸毫不留情的市场竞争。”

  张靖华不得不在广告上澄清“任何以姓氏后带显臣字样或以类似显臣注册商标标志人物的广告宣传产品均与我公司无关”;向各地工商局投诉,请求维护显臣商标的专用权,打击假冒伪劣;请药检所化验两种产品的成分,证明两种产品是同类同样的产品,不存在第一代和第二代的关系;在淡化“显臣粉刺净”宣传攻势的同时,不断推出新产品,如“泽平粉刺立消净”、“华伊美粉刺一搽净”等。

  2002年2月20日,显臣公司以违反《反不正当竞争法》将秋臣公司告上了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张家人又再次不得不以原告和被告的身份在法庭上见面。

  纷争发生之日起至今,“显臣粉刺净”的市场受到严重干扰,显臣公司损失上千万元人民币,哥哥张靖华已经心力交瘁;“秋臣痘痘消”的日子也不好过,由于侵犯了显臣商标专用权,处处被打假,处处遭退货,妹妹张寒秋也是伤痕累累。而夹在儿子和女儿之间的张显臣,已经是满头白发。

  父子两人曾在长达19页的名为《家和万事兴,父子情永恒》的“和谈调解备忘录”上签名,称永不反悔。墨迹未干,就已经变脸。

  父子两人也曾坐下来深谈,父亲答应退出儿子和女儿的竞争,儿子许诺为他开医院、买别墅、买好车。未等儿子承诺兑现,就再次反目。

  儿子甚至向父亲提出了200万元买下妹妹公司的请求,以化解矛盾。父亲愿意,妹妹却不愿意。

  谁会爱战争的残酷,更何况敌人是自己的父亲、自己的儿子,自己的哥哥、自己的妹妹。然而,和平却又是那么地遥不可及。他们曾经用“显臣粉刺净”这样的好药为众多粉刺患者带来了福音,却无法为自己的亲情伤口找到一剂医治的良方。

  为了挽回损失,摆脱困境,也为了不再和妹妹继续争斗下去,张靖华今年5月停止了原“显臣”商标的使用,开始转换新的品牌。张寒秋也取下了“秋臣痘痘消”包装上的显臣头像,除了上海市场之外,其余地区市场已经换下了所有以“显臣第二代”出现的广告,上海的广告也将在年底撤换。

  不出意外,“显臣粉刺净”这个令人欢喜令人忧的祛痘类品牌产品,将如流星般滑落天际,只在身后留下一条长而晦暗的尾巴。

  怎一个“情”字了得

  为了报道的客观性、严肃性,记者分别采访了张显臣、张靖华、张寒秋,也采访了许多见证了显臣纷争的当事人,他们之中有双方的朋友、有一直在显臣公司工作的老员工、也有律师。

  显臣公司老职工钱忠义:我早在1994年就到公司来了,可以说我是张氏父子信得过的老同事、老朋友,也是“显臣制药”发展的见证人。“显臣制药”的真正发展的确是在张靖华明晰产权、建立现代企业制度之后。

  原“显臣粉刺净”实验负责人、蚌埠医学院应用药物研究所金其泉教授:“显臣粉刺净”的开发生产,一直到打开市场,凝聚了他们父子的心血。但是,企业明晰产权,也包括知识产权,“显臣粉刺净”已经不归个人所有,而是公司所有。“显臣粉刺净”和“秋臣痘痘消”之争,是知识产权之争。根据一些城市的药检部门随机抽样检验,两者的配方是一致的。

  律师王庆珍:作为公司,在市场竞争中,应该遵守市场竞争的竞争法则。秋臣公司在广告宣传、产品包装以及说明书上使用了与显臣公司注册商标最显著特征显臣头像相近似的张显臣老先生肖像,混淆了显臣商标与张显臣老先生头像的使用界限,漠视了显臣公司依法拥有的商标专用权。称“秋臣痘痘消”是“显臣粉刺净”第二代产品,混淆了两者之间的竞争关系,从而导致消费误导。

  张家人周围的亲戚朋友同事无一不对他们的纷争感到难过痛心,认为;谁胜谁负,对张家来说,都是悲剧。

  张显臣:哪个父亲能不爱自己的儿子?事到如今,我仍然希望儿子能平安无事。

  他还在那封长达44页的给儿子的信结尾写道:我知道你不听我的,恨我,气我,恼我,至于谁对谁错,纯系家务事,我只能说,我有很大很主要的责任,因为我是父亲。儿啊,我们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伤害的不是别人,是我们自己。

  张靖华:或许在父亲眼里,我曾经是个不懂事、贪玩、爱乱花钱的孩子,他一时接受不了我成功的事实。父亲虽然造成了今天这样的局面,但他也是受害者。张家最终还是要走上和解的道路。

  张寒秋:我不愿做对不起哥哥的事情,冤冤相报何时了?我也只是想做一番事业而已。老家的卢氏兄弟都卖同样的卢氏膏药,而且门挨门。市场上那么多祛痘产品,为什么我就不能做和哥哥一样的产品?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我也非常希望和哥哥和好。

  面对现在的混乱局面,可喜的是,无论是父亲还是儿子,哥哥还是妹妹,都非常想走到和好的路上。然而,市场经济是法制经济,市场竞争是不相信亲情和眼泪的。家族企业要壮大要发展,建立现代企业制度是必须的,而且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无论将来如何,双方已经蒙受了巨大的损失,那声镜子坠地发出的破碎声响,也将永远留在张家一家人的记忆中了。

  (编辑 赵代波)

  


来源:[商界]
2002年11月29日18:13

我来说两句 推荐给我的朋友(短信或Email)

内容相关文章
作者相关文章



搜狐首页 >> 财经首页 >> 财经快递 >> 产经信息 >> 商界 >> 商界故事
最新资讯


本网站提供之资料或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搜狐财经频道联系方式:热线电话 (010)65102181转6835电子邮件 sunnyjia@sohu-inc.com
Copyright © 2002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