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短信 | 邮件 | 商城 | 搜索 | 社区 | 在线 | 企业
搜狐首页 > 财经频道 > 国内财经
北京江民公司总裁王江民作客搜狐(实录)
2003年8月7日17:59   来源:[ 搜狐财经 ]
页面功能 【我来说两句】【我要“揪”错】【推荐】【字体: 】【打印】 【关闭

  主持人刘韧说:各位网友大家好,今天我们请来了江民公司总裁王江民先生来跟我们讲一下网络安全方面的大家关心的问题。王老师因为你是中国反病毒技术面出身,最了解中国的网络安全、计算机安全的专家,我们国家怎么从杀病毒一点点儿演变过来的?

  王江民说:计算机病毒从中国出现最早是1988年出现的,但当时出现机器不稳定,没有认识到是病毒的行为,真正认识到病毒是1989年,但实际上是88年就有了。从89年开始到后来,当时出现病毒解除都是手工的方法,非常的麻烦、繁琐。要求人的水平也高一些,后来国外慢慢出现了反病毒的软件,有杀一种、两种或者几种的杀病毒软件。

  王江民说:到了91年的时候,我们一开始也是手工杀毒,后来发现我们解病毒别的用户也有,很远地方的用户也有,我当时搞功控软件,当时送给用户用的时候,用户在很远的地方,东一个用户,西一个用户,可能都感染了病毒,我当时就到处跑,后来发现太麻烦了,后来就开发一个针对病毒的软件,然后寄或者拷贝给用户。

  主持人刘韧说:是什么时候?

  王江民说:91年。后来新的病毒又出现了,又要变一种杀毒软件,你给用户一个杀毒软件但另一个病毒出来,你又要给用户另一个杀毒软件,国内也出现了6、7种病毒,我们干脆把6、7种病毒都集中在一起杀毒,生产了KV6。面世之后特别受广大用户的欢迎,不管两种还是三种都可以一块杀掉。

  王江民说:后来又出现了KV8、KV10、KV18、KV20慢慢增加越来越多,到了94年的时候,真正在电脑报纸上交流的杀毒软件就是KV50,可以杀50多种。到真正商品化的软件是KV100,那时候在市场上进行了商品化的销售,到95年是KV200,慢慢做到了KV3000,多最新推出的KV2004,从单机版到KV2004到网络杀毒版这样一个发展过程走过来了。

  主持人刘韧说:现在病毒和你当年的时候手工以及编软件有什么本质的区别吗?

  王江民说:病毒也在发展,杀毒软件也在发展。现在应该说是完全有质的变化,过去定义一个病毒是具有传染性质的一组逻辑代码,我们称为计算机病毒,这是简单的说法,当然它有破坏性等,但最基础就是传染性。但现在就不是了,由于互联网的发展,我们又定义一下,也就是说具有传播性质的一组逻辑代码,我们称为计算机病毒。

  王江民说:从最简单的DOS病毒到蠕虫病毒,病毒和木马性质的结合体,从原来简单代码的病毒到加密病毒,从很普通的病毒到变形病毒。杀毒软件也是随着病毒的发展,也在不断的发展,从过去查病毒到杀病毒,到现在的防病毒,以及修复,一直到网页病毒的防备,还有就是反病毒代码,有害代码并不一定是具有传播性的病毒,所以也作为反病毒的厂家作为清除的对象,而且量非常的大。像QQ木马,像黑客都是犯病毒,虽然没有传播性质,但他在你机器里面可以破解你的密码等等所以危害性也是很大的。

  主持人刘韧说:互联网给病毒和反病毒厂商带来哪些的方便?

  王江民说:互联网带来方便程度就是作为反病毒来讲,用户可以得到快速的升级。过去一个新版的出现等待光盘传播,也就是通过半年或者一年的时候基本上全国都可以传播到,但这时候病毒已经全部都传遍了。但现在不用,一个病毒出现,几小时之后或者两三天的时候,都可以通过互联网手段查找新病毒。当然病毒的传播性和破坏性也会通过互联网这个工具,也会同时的传播成千上万的机器,也会造成更大的危害,可能一夜之间有千万台机器遭受到破坏。

  主持人刘韧说:江民公司怎么从反病毒公司转变到网络安全的公司?这些年做了哪些工作?

  王江民说:随着我们公司十多年的发展历程来看,由于互联网的出现,网络安全问题越来越重,江民公司在反病毒领域里面,在互联网安全里面算是一个小块,互联网安全里面更重要还有更多的安全隐患,比如说一些规则,这些规则笼统的说,未经授权的,就是我没有授权,结果经济资料出去了,或者我没有授权被别人进去了。这些行为都是未经授权的,简单说就是黑客行为,有内的黑客和外的黑客,但都是黑客的行为,这种行为也是威胁网络安全最大的行为。

  王江民说:反病毒软件逐渐逐渐要扩展,当然不光是病毒软件,还有防火墙,就是未经授权你不能进不能出,或者说允许什么样进什么样出,这是网络防火墙重要的任务。我们公司也在注重这方面的开发。

  主持人刘韧说:你首先是一个工程师,这么多年从事杀毒工作,您的角色也不断的变化,您如何从工程师慢慢变成了公司的总裁,现在的工作跟以前有哪些区别?

  王江民说:过去从杀毒软件KV6发展到KV3000以后,我就不再参与具体的开发工作了。具体的开发工作有我们现在更多的开发人员,水平更高的反病毒领域的软件由他们来承担了。他们开发出来了KV系列2004。我现在主要是做一些公司的日常运行工作,另外就抓一些战略性的具体事项,主要是在公司做管理工作,具体的技术问题或者是研发问题只是过问一下或者定项的做一些决定。

  网友:您作为多年的反病毒专家,您自己编过病毒吗?

  王江民说:我作为反病毒专家首先要自律,你自己绝对要在反病毒方面要有非常高的自觉性,第一我们自己需要正,第二我们在组织上我们这些人已经在国家公安部备案了,也就是我们一举一动都要符合国家的法案。我从从事这个工作每年都会被问好几次,你作为反病毒软件厂商可以背後放病毒,然后再推杀毒软件,很直接的推理,但这种推理我自己认为不能狭隘看待问题,我觉得这个问题我十多年每年都会被问到,这也是可以理解的。

  王江民说:我也知道的反病毒专家整天跟病毒做斗争,现在每天几十个、几百个研究病毒的特性,够麻烦了。他们根本没有时间。反病毒的人寥寥不及,但制造病毒的人非常的多,所以他们不可能去制造病毒。我相信这些反病毒的专家没有工夫,也没有必要去编病毒。

  主持人刘韧说:您认为编病毒的人有哪些心理的特征?什么驱使他做这样的东西?

  王江民说:首先是心理有一种恶作剧的心态,他可能有一定的水平,想表现自己,同时从另外一个角度有扭曲的心理,必然要编一个东西出来破坏,通过一个脆弱的网络系统破坏,一旦看到别人痛苦的状态他就会感到非常的快乐。大部分我认为都是恶作剧,当然也有一些不良的行为、抵御的行为,总之编有害代码的人都是有些不正常的心态在里面。

  主持人刘韧说:以你的经验国内编病毒的人随着时间的推移,是增多还是减少了?

  王江民说:我们这几年主要跟编病毒人打交道,因为我们做反病毒所以可以说是天天跟编病毒的人打仗,从十多年的发展来看,前面编病毒的人基本上都收手了,编一段时间就不再编了,编也没有意义了。他把主要的经历和技术用到了正当的方面,编病毒一个是犯法,一个是浪费自己技术的时间,慢慢大部分人都不再编了。

  王江民说:现在新的一些人起来了,学了一些电脑知识和软件编程知识之后,什么人都有,总会有人做这样的事情。但做了之后又会改变自己,但他不做了,又会有新的人来做。所以反病毒是长期、艰巨的过程。

  主持人刘韧说:实际上病毒的平台也不一样,一开始是DOS,后来是Windows后来到蠕虫病毒,都在不断的提高,您认为是他们自学还是怎样?

  王江民说:编病毒的人都是自己学到的一些知识,在国内他们是没有交流的,而且他们也不敢交流。群体范围也非常小,基本上是一个人到两个人,往往他们的心理状态他们不敢扩大交流,如果交流就会暴露自己在做什么,不管他交流还是不交流,他要传播,一传播周围人就会感觉到出现问题了,就会注意这个问题,他就会处于危险状态,如果长期处于压力状态之下的话,他就不再做了。

  王江民说:当然国家要完善一些法律约束这种行为,当然现在咱们国家法律也很完善,编病毒的人处在法律威慑下做还是少一些的,但还是有人冒着触犯法律的危险做这些事情,所以我们不能放松警惕。

  主持人刘韧说:现在编病毒跟以前编病毒难度是大还是小了?

  王江民说:肯定是现在大了。现在主要是网络蠕虫病毒,他的特性就是传播一夜之间全世界都可以被传播,他要求不管是操作系统还是传播系统都要求比较高,现在反病毒软件也很成熟,不想被查出来还要加密、变形、变种,所以编成蠕虫这样的水平还是挺高的。当然我不是赞美他们的水平,在互联网这样的状态下一般人也编不出网络蠕虫病毒,他的编程水平还是非常高的。

  主持人刘韧说:原来在DOSKV200、300杀病毒非常好,非常的及时,国外的杀毒软件不能对国内及时的进行杀除,这也是KV300占80%市场的原因。现在通过互联网很多用户都面临国外的病毒,这种情况下江民怎么跟国外公司进行竞争?核心竞争力在什么地方?立足点是什么地方?

  王江民说:一个是由于网络病毒的出现,网络病毒的传播性也广,一夜之间所有反病毒软件厂商都可以拿到新病毒的标版,拿到都可以杀掉。但作为中国很多本土人员编一些有害代码和病毒,特别是有害代码没有传播性,就没有办法通过互联网传播多世界各地区,只在中国或者亚洲地区流行,这时候国内的反病毒厂家就可以很快得到病毒标本,立即通过互联网手段在一夜之间就可以给全国的用户升级。

  王江民说:国外在国内有很小的检测点,拿到国内的病毒标本就少,再拿到国外研发分析再拿国内有一个时间差,由于这个时间差国内的用就感觉到国外杀毒和查毒就没有国内的好,作为市场状态来讲,国内用户买软件一定要解决问题。所以目前来说,国内的软件在市场上是比国外的销售要好的多,基本上占国内80%以上。

  王江民说:从功能上国外有的国内也有,应该说我们现在功能是跟国际接轨的,没有什么你高一点儿,我低一点儿的水平,在这个问题上是技术的产品,不是高精尖的非常难以开发出来的东西。所以在反病毒软件,国外软件在某些功能跟国内一样。只不过美国本土的病毒可能我们拿一些慢一些,但在中国我们拿快一些,美国软件又适应不了中国的本土化,所以说本土软件有本地化的优势。

  网友:你指有害代码是不是黑客的程序?这些黑客是不是比病毒更危险?

  王江民说:随着互联网的广泛的应用,特别是我们在网上的一些商务活动,从商务活动的重要性来讲黑客危害性是非常大的。我们在这里讲是黑客行为,黑客是人,他的不良行为是一种入侵或者是窃取,或者是泄漏。

  王江民说:我们有时候也叫黑客程序,实际上它是通讯工具,如果是你在安装过程中明显告诉你,你安装之后是否安装或者不要安装有一个选择,我们说它是正常的通讯工具,如果我们在安装过程中一点击没有任何反应就潜伏进去我们就叫黑客木马.我们黑客工具分三种,一种是入侵攻击程序,另一种是内部我们叫木马,因为它往外发信息,还有一种就是潜伏在内部机器外部有一种工具两者结合起来进行窃取。

  王江民说:我们对于黑客工具潜伏在你机器里头这样一个软件,我们叫他有害代码,比如说QQ密码窃取、游戏密码窃取、银行系统密码窃取,虽然没有传播性,但都是具有潜伏性的有害工具。所以我们作为反病毒软件都把它查出来,删带,确保机器的安全性。

  网友:以你的经验作为江民公司,国内杀毒引擎水平跟国外相比到达了什么程度?

  王江民说:杀毒引擎是整个反病毒软件最核心的部分,引擎的好坏,看你搜集病毒多少,杀了多少病毒。由于互联网的手段,各厂家基本上搜集的病毒都在6、7万种,现在包括有害代码大约是7万种,我们91年就开始编程序,已经有10多年的历史了,所以我们搜集的病毒包括我们跟国外交换搜集的病毒已经跟国际上是一样多的。

  王江民说:差距也就是最近新病毒,但过不了多长时间就会拿到,因为我们跟国际交流所以拿到的病毒越来越到,从KV6到KV2004,也就是说我们引擎里面包括了7万多种计算机病毒和有害代码,靠十几年的积累我们反病毒目前来看跟国际上都在一个水平上。

  王江民说:在这里面有时候国内的用户也会感觉到,我们反病毒软件绝大多数病毒都能够查到。国际上的反病毒软件可能在我们国家欠缺一些,可能他们在本土会百分之百查出来。前不久公安部进行检测,我们是百分之百的检测出来了,这就看本地化的状态怎么样了。

  主持人刘韧说:据我所知国际上一些大的公司(网络安全公司)进入中国基本上是放弃单机版都是网络版,在网络版方面您认为跟国外有什么区别?

  王江民说:在反病毒大家也讲了,国外在国内没办法跟国内竞争所以放弃了单机版,但网络版因为他不断有新的东西出现,我们特别是在硬件落后于国外,也造成了大型网络系统落后于国外,这方面他会优先于我们,开发的网络版比较适合大型的网络系统,包括一些广域网的反病毒软件,国外厂商在国内市场在这方面会买的比我们好一些,同时由于这些大企业、大单位根深蒂固思想就是认为外国的好,外国东西不好也认为好,往往反病毒都是一样的,病毒都是那几种,但国内、国外有一部分是反不掉.

  王江民说:但往往企业领导他就认为外国都没防住,国内更防不住了。国内防住他好批评下面谁叫你们买国内了?怎么不买国外的?他认为国内就这样,就这样的水平,防不住正常。所以大型企业领导选购反病毒软件时候应该改变自己的想法,国内网络版已经非常成熟了,从本土反病毒效果来看还是应该选国内的。

  网友:从国家利益上考虑,重要部门也是国家规定用国内的?

  王江民说:一个是党政机关和国家证券机构等有规定要用国内的网络安全产品。我们现在产品有国内也有国外的,一旦用了外国的产品,就怕产品里面留有什么后门,一旦遇到突发事件就把这个后门打开了,有可能我们就处于危险的状态下,所以国家有关重要部门在选择软件的时候要选用国产的。但国产软件也是经过审查的,鉴定之后是比较安全的。

  网友:在90年代中后期的时候,KV300一枝独秀,后来这个市场也被其他杀病毒的厂商侵蚀了一些,直到今天有没有后悔?

  王江民说:中国软件发展过程是大起大落的过程,杀毒软件也是一样。

  王江民说:KV也是最早的品牌了,能够坚持10几年,这10几年我们看多了好多反病毒软件厂商倒,也有很多起来了,国内大概有6家,国外大概有7家,这些分病毒厂家在市场上应该说最早我们产品占有很大比例一块,但是随着年代的发展,大家都愿意在安全领域投巨额资金来做开发反病毒软件,这样潮流是不可阻挡的。

  王江民说:原来是几家,现在是十多家,不管是产品是好,还是后来起来的,还是有什么欠缺,我们当时占了8、90%以上的市场,也就是8、90%以上的用户用我们的产品,但后来有更多的产品上来了,国外的产品也进来了,用户的心理状态就是愿意用新、买新,到底别人产品怎么样,他要有这么一个过程。所以就分流了我们一块市场,使我们销售量下降了,但这是必然的趋势。

  王江民说:但用户都用了这些产品之后,有一个对比,谁的产品效率高,升级速度快,他再回过头来,市场规律也是这样,三年河东,三年河西。最近大家也感觉到了KV系列产品技术含量很高的,现在又一个三年了,老用户和新用户又开始转到KV系列了。所以我们最近刚刚推出KV2400,一下市场就爆了,现在生产都来不及,供不应求。现在在我们公司排队提货的人很多很多,感谢新老用户对我们的厚爱,我们也会不断的鞭策自己,提高技术含量。

  王江民说:因为反病毒软件是一个技术含量很高的产品,所以它最重要不是市场炒作和市场宣传上,是怎么帮助用户把机器里面的病毒杀掉,把问题解决掉,保护好用户的机器。所以我们开发队伍招聘的人员也是全国在反病毒领域水平最高,人数最多的专家队伍。我们不仅有优秀的人物,还有更多的将才和帅才。

  网友:当年也是很多家厂商竞争杀病毒市场,但这个市场价格一直被保护很好,都是2、300块钱的零售价,但近期大家都在不正常的情况下竞争,您认为这正常吗?能持续多久?

  王江民说:这也是一个市场经济规律,价格是不可抗拒的,价格是最好的经济杠杆。你在众多厂家里面,竞争对手采取最好的手段就是价格战,这是竞争规律不可抗拒的,要顺应这个形势。

  王江民说:一直到价格战低到厂家没有强大的储备,没有强大的新产品供应这时候就会被淘汰出局,也可能经过价格战的过程做一次洗牌,该稳定就稳定,该坚持下去就坚持下去,坚持下去一段时间之后会再度发展,我们现在看到了通过价格战、品牌战,国外产品放弃了,它知道价格战打下去是亏本的,干脆不卖了。

  王江民说:国内也有很多的厂家投入了2000万的资金进入这个领域了,结果价格战也被抛弃了。也有宣布了推出了单机版的市场。从目前来看,国内市场也就是允许两三家反病毒厂家能够生存下去,但是2、3当中,第一、第二家生存比较好,但第三家是很艰难的。

  网友:那您是得意者还是受害者?

  王江民说:我们是一个很老的品牌了,占有率也很高,如果我们用巨额的资金进行广告和市场炒作上跟他们对抗,烧钱看谁烧的多,我们认为也是不科学的做法,也不符合价值观的说法,所以我们就避开了非常猛烈的价格战,我们进行了一些储备。

  王江民说:我们看他们猛烈打广告,我们把有限的资金做了建设,用于高档写字楼和办公设备的购买,用于用高额的待遇来吸收国内最优秀的开发人员,来壮大我们的研发队伍,时我们把这个基业稳定下去了,让他们在价格战当中斗去吧,消耗、拼搏,把资源消耗完了就退出这个市场了。今年打价格战我们适当参与一下,剩下时间我们大力开发产品,当我们KV2400推出一看就知道是不同寻常技术含量非常高的产品。

  王江民说:另外我们在别人打不起价格战的时候,我们进行适当的宣传,我们又有很好品质的产品,那么我们市场马上就见到了效果,我们现在产品占有率是全国最早的。我们没有把多余的钱扔到打仗当中去,我们留在了开发上和储备上,所以我们后劲还是比较足的。

  网友:在KV300市场特别好坚持不做OEM的市场,现在时局发生了一些变化,是否还坚持这个立场呢?

  王江民说:由于现在互联网工具出现之后,互联网应用越来越广泛,网络传输也是非常方便的,网络传输、下载、盗版,说盗版不好听,说一句话就未经授权的用户,你没有在网络购买下载杀毒软件就开始使用,这种做法都是为经授权的使用,虽然市场扩大,用户在增长,但我们销售量还是在下降。

  王江民说:也就是说反盗版、反未授权使用,这个过程是长期、艰巨的过程,在这样的过程中,由于互联网的出现加速了盗版的速度,这对我们公司来说是非常严峻的状态,所以我们也在这方面进行一些思考。我们需要靠政府、靠国家有关执法部门加大打击盗版的力度,到目前来说我们不管在宣传上还是在口号上的一些说法,大家也有一些落实和实施,但作为企业来讲,我们还要靠自己来拯救自己,我们唯一能解决要靠技术手段反盗版,靠加密、序列号等限制,使未经授权的用户升不了级。

  王江民说:另外我们做了一部分OEM,它很便宜,授权用户也使用我们的杀毒软件。这样使用户更多的用能上我们的软件,这样OEM还是做了一部分。当然OEM是不挣钱的,当然我们也在讨论市场新的销售技术和模式,这是我们下一步打算,现在还没有出台。

  网友:国际市场的开拓怎么样?在日本,在东南亚的市场,有没有可能走出去在国外市场占一定的份额?

  王江民说:我们现在已经开始走国际化的道路了,我们产品最早在日本进行销售,已经有两年多了,目前市场占有率是第四名。

  王江民说:在这样状态下,我们产品在日本评测是技术含有率跟麦凯菲是一样高的,为什么占有率没有达到第一呢?因为我们刚刚进入日本市场两年的时候,所以日本用户需要有一个认识的过程。而且我们又没有像西方公司那样背后有大量的后备支持在日本建立更多的销售点和开发基地,我自己也感觉到靠我们自己滚动和积累资金到国际上开发市场是不现实的,只能一点点去滚动和发展.

  王江民说:国外是靠雄厚的资本市场一下子就可以在国外市场开展起来,但我们毕竟还是不大的公司,这样的状态我们在国际上开发的资金还是有限的,所以我们只能慢慢的滚动。我们现在已经在澳大利亚、加拿大,甚至在美国都在销售了,但这个量跟国际对比还是差很多。

  网友:这两年给你骨干的技术人员买了车,买了房子,在中关村也成了一段佳话,为什么在市场不是特别好的情况下,投入这么多?而且怎么舍得从技术第一线到第二线来指挥?处于什么想法?

  王江民说:我们公司在中关村属于高科技公司,反病毒软件也是高科技含量的产品,所以我们必须要不惜重金,给开发人员高的回报和代价,因为他们工作也非常的辛苦,每天不会低于12个小时,每天在家也在研究这个问题,分析这个问题,他们在分析病毒的过程当中,每个人一天要分析几种,甚至更多的病毒.

  王江民说:所以他们也很累,他们需要一个是好的制作环境,一个是好的生活环境,要免除所有的后顾之忧,现在是经济社会,如果想让他们无后顾之忧就要给他们高的回报,也是非常现实的问题,要解决他们吃住行,安居才能乐业,另外交通,北京很大,一段距离没有车的话,那么挤公共车要很长的时间,所以解决交通的问题。另外吃饭的问题,不要考虑怎么省钱,吃一个面条、吃一碗米饭,他们每天要加大力度的开发,身体要跟上去,所以我们一定要给开发人员一个好的待遇,好的环境。

  网友:你也是开发人员,你跟他们相处是总裁跟员工,还是技术人员跟技术人员?

  王江民说:现在实际上在开发上是退居二线,但管理上还没有退居二线,现在主要是抓市场的运作、公司战略发展方向、公司的运作。大家知道我的脾气,大家也理解我,我有时候可以要求比较严厉,但平常他们也知道我不会跟他们计较任何其他的小事情或者过失,从他们来讲,应该说还没有合不来怎么的。

  王江民说:从管理层来看,有人有不正常的观点就是河南人不能用,但跟他们融洽来看,我们公司管理层大部分都是河南人。河南人有很多的优秀人才,特别是在反病毒方面,河南人在国内是最早、最多的一个地方,所以现在河南大部分人才都在我们公司,第二就是河南人管理很优秀,我们管理阶层大部分也都是河南人,既然我能跟湖南人处的那么好,用的那么多,也就能看出来,我在公司跟大家是什么样的关系了。

  网友:如果你的开发思路跟程序员开发思路不一样的时候,听谁的?

  王江民说:我们公司绝对是对程序人员第一,研发人员绝对是偏向和保护和支持的。

  网友:你38岁学的计算机,您能讲一下吗?38岁在很多人不可想象的年龄学计算机,从那时候起步成为中国最著名的反病毒专家,能讲一下学习的动力从哪里来?

  王江民说:我是文化大革命毕业的,我小学刚毕业就文化大革命了,后来就待学,学校没有复课,复课之后整天稀里糊涂的喊口号、贴标语,没有很好的学习,毕业之后就稀里糊涂的出来了。

  王江民说:出来之后什么也没有学到,我就进了工厂,进了工厂之后,就发现自己知识怎么那么贫乏,什么都不懂,什么也不会,就感觉到知识太欠缺了,这时候就开始进行数理化的学习了,因为我当初进工厂是机械加工,什么三角、几何对我来说那时候还没有学过,虽然文化大革命时候是中学,我是初中毕业,感觉知识不够用,后来就自学,同时也参加业余学习班,一边工作一边学习,大概进了20多个学习班,后来又进了烟台职工大学.

  王江民说:最后在烟台职工大学机械专业毕业,高等数理化都学了,在职工大学也学了很多的东西,再后来我也接触了机电,当初我学习的时候,看了一本机械手册,我认为把那本都学会技术就很高了,也不知道看了多少机械的东西,但还是感觉知识贫乏,但还是有学习的劲,也愿意学习。

  王江民说:后来研究光学,后来接触到激光,做出的科研烟幕比较多就是激光产品,后来又高的机电一体化,就要跟电脑打交道,当时我38岁了,国家已经改革开放,跟国外接触,电脑也逐渐进入国内来了,我当时感觉计算机不会,作为科研人员是跟不上发展水平的,所以一定要学电脑。

  王江民说:也就是在38岁的时候学习了电脑,虽然没有学习过计算机,最作还是学贝斯特语言、汇编语言,最早开发是公共软件,业余时候开发了一些教育软件,就是小学一二年级数学和语文的辅导程序,在教育软件里面评为了第一名。最后一头扎进了反病毒领域里面,一直到现在。

  网友;你从技术人员到总经理,后来成为总裁,市场运作能力也是从技术人员从无到有,有的人一辈子学技术还学不好呢,你从开始管理到现在7年,这段是怎么过渡的?

  王江民说:你生产的产品就要在市场上销售,首先要建立自己的销售渠道,并且要完善自己的销售渠道,这样才能把自己的产品很好的推出去。建立和完善渠道我们在全国有1000多个销售点,跟3000多家有业务联系,怎么凝聚到一块,第一个原则就是让大家都能赚钱,有钱大家赚。

  王江民说:那么也就是说,在这样的原则指导下,怎么样增加渠道凝聚力,让大家感觉到卖这个产品能挣钱,也就是说同时软件销售起到当初在中国也是刚刚兴起,中国软件没几个好卖的,当时KV1出来是最好卖的,这一个品牌占利润率是20%到70%。这样一个产品往往是软件利润最高的产品,我们赚少量的钱,更多的钱让利给渠道,有钱赚他们才能改善门面、员工工资等等.

  王江民说:同时还有节余,这样的关系跟他们建立之后,他们也感觉到卖我们的产品能赚钱,所以我们这样的渠道建立比较好一些。同时也让他们有利,有的告诉他们这里面包含了服务费,你们还要替我们去服务,因为我们不可能服务到全国所有的用户,通过他们服务,这样用户也可以得到服务,也愿意到他们店买我们的产品。

  网友:杀病毒市场也是风起云涌,各个厂商竞争也是很激烈,你在和别人打仗的时候,一般采取什么策略?怎么立于不败之地?

  王江民说:该出手就出手,该回避就回避,该利用就利用。

  网友:什么时候该出手?

  王江民说:现在就该出手了。

  网友:什么时候该回避?

  王江民说:就是他们投入巨额广告的时候,他们消耗实力。

  主持人刘韧说:江民公司从一个人变成了100多人,怎么从1一个人变成大家的公司?有什么打算没有?江民公司未来怎么走?

  王江民说:中国软件开始都是这样一个过程发展起来的,最早都是哥们店、夫妻店、兄弟店或者一两个同事、同学起步的,我们也是这样一个过程。现在随着我们自己的积累,公司在规模化,一个是随着现代互联网平台的应用,我们单枪匹马,或者几个人开发的东西是跟不上时代的需要,首先是研发队伍要扩大。第二由于市场的竞争比较激烈,营销队伍要扩大。第三是用户越来越多,服务体系要增加,也要扩展。所以我们人从几个人一直扩展多现在100多人。

  王江民说:但这个规模是比较合理的规模,因为这个市场规模不能盲目的扩大,否则就是过多的投入和浪费。当然我们会随着市场和用户的比例增大而增大,随着市场的减小而减小。但现在规模是适应现在发展状态的,我们也是科学的对待,没有盲目的扩充。我们竞争对手也都看到了,也是盲目的扩充,一直到崩溃。就是因为他们前期没有合理的规划,有点儿太盲目了。很多厂家都倒下了。

  主持人刘韧说:王老师从38岁学计算机然后变成计算机专家,96年40多岁来到了中关村变成了一个总裁,也是一个强人,您觉得作为一个强人累不累?怎么做一个强人?

  王江民说:我到不认为做一个强人,我们公司开发这样一种产品能够在社会上有用,产生了社会价值,我也感觉到,我在公司里面工作,带领一班人马给社会服务能产生社会价值,也是一份事业,也是做人起码的准则,也是一种鞭策,做一点儿对社会有价值的事情。你要做的价值更大,你就要更多的付出,更多的劳累和更多的忙碌。

  主持人刘韧说:谢谢广大网友,由于时间的关系,今天的访谈到此为止,再见!

页面功能 【我来说两句】【我要“揪”错】【推荐】【字体: 】【打印】 【关闭
相关新闻
该作者文章
 ■ 我来说两句
用  户:        匿名发出:
请各位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00000008号
*《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规定》
 ■ 新闻自写短信
对方手机:
[最多2个] (半角逗号分隔;0.2元/条)
短信内容:
署    名  
手    机  
密    码  
 
免费交友,更有机会中大奖!

精彩相册[男][女]
活力社员[男][女]
魅力情人[男][女]
美女 天若有情
帅哥 不帅照脸踢
·和弦铃声:
原来的我 挥着翅膀的女孩
·疯狂音效:
On…个头啊 翠花,接电话…
订阅任何彩信服务
三天内退订不收费!!!

新闻搜索
关键字:



香遇桃花岛免费交友
·找老乡尽在激情老乡会
·攒魔法袜子拿圣诞礼物
·[] 眉飞色舞
·[] 厉鬼再现
热门词:必杀功 林忆莲
精彩订阅
新闻资讯
因SARS突发而暂缓的公务员加薪计划将从12月起实施。
订阅 焦点新闻,了解详情




搜狐商城
大染坊电视剧原著
1元图书特卖场
财富就在你眼前
股市潜规则
时尚女性巧理财
BUSINESS
  -- 给编辑写信


ChinaRen - 繁体版 - 搜狐招聘 - 网站登录 - 网站建设 - 设置首页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保护隐私权 - About SOHU - 公司介绍
搜狐财经频道联系方式:热线电话 (010)65102160转6682或6633
Copyright 2003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