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90后美女放弃艺人道路选择创业,郭佳媛谈“篮球宝贝”生意的荣耀和不易|启点

对话 | 炫舞团体娱创始人郭佳媛

编辑 | 钟昕格

我们时常把创业想得太过简单,认为获得成功轻而易举。然而,看似“一帆风顺”的创业路,背后多有难以言语的艰辛。创业起始就像从无路可通的丛莽中,拼尽全力淘尽数千斤沙石,找寻那几粒金屑。

用微不足道的开始,去圆扎根内心的梦,搜狐财经全新栏目《启点》,对话企业创始人,了解不为人知的艰难创业路,本期节目对话炫舞团体娱创始人郭佳媛。

接触啦啦队,完全是被老师“骗”进去的

90后创业者郭佳媛从小热爱跳舞,并于2014年在深圳创立炫舞团。郭佳媛回忆称,13岁的她离开东北,来到大连读艺校,开始正式学习舞蹈,后来在高考那年,陪舍友参加厦门大学的艺考,结果“阴差阳错”地考上了。

但是走艺术这条路需要不少资金,这对于生活在县城的郭佳媛一家来说,是有难度的。“学舞蹈这事,全家人都反对,只有我妈顶着所有人反对的压力支持我,但还好,我没让她打脸。”

郭佳媛表示,之所以会进啦啦队,完全是被大学老师“骗”进来的。“我之前学的是民族、现代这些,跟啦啦操是没有任何接触的。到大学之后,学校校队每年都会纳新,我们刚好是舞蹈专业,学校负责啦啦队的老师就想让我们去,说进校队有机会出国,我一想没出过国,是个好机会,就答应了。”

2009年,CCTV5举办了一场NBA“啦啦宝贝”选拔赛,最后选出的六人,将代表中国啦啦队前往美国NBA赛场进行啦啦操表演。当时还是大一的郭佳媛代表学校去参加,最后止步于全国18强。但郭佳媛从小就非常要强,不甘心止步18强,于是在2011年又再次参加,成功拿到全国冠军,并代表中国站在了美国NBA的赛场。

“我们是带着中国文化去的,我们当时的舞蹈、创编都融入了京剧元素,就感觉大家脸上都发着光,觉得给中国人长脸,通过这种形式也让外国朋友们了解了我们中国的文化。”

全国各地跑节目,但总没有安全感

正是因为这段经历,让郭佳媛感受到啦啦操的真正魅力,也为她带来了更多的机会。

“当时国外媒体都有报道说来自中国厦门大学的郭佳媛摘得冠军,学校还因为这件事情给我保研,但是我没有读,因为比赛结束之后我陆陆续续参加了一些活动,也算半条腿踏入了社会,很喜欢在外面跑的感觉,比较享受舞台。”

2011年开始,郭佳媛陆续参加了很多电视台节目,包括《天天向上》、《超级演说家》等。“那时候我就属于八百线小艺人,没有经纪公司,只有我妈带着我,我妈是我的保镖、助理、经纪人兼造型师。”

郭佳媛回忆,因为经常在各种节目中露面,当时就有经纪公司向她抛出了橄榄枝,想要签约她。“我自己非常清楚我这个性格,我混不了娱乐圈。”

跑节目的那两年,并没有给予郭佳媛足够的安全感,同时,她也想让更多的人看到那些和她一样热爱跳舞的女孩子们,想让她们在舞台上闪闪发光,于是在2014年,郭佳媛选择了去深圳创业。

“我觉得舞蹈的商业价值不应该这么低,我看到很多很优秀的女孩子,比完赛之后回到自己的老家结婚生孩子,或者做了一些自己不是很喜欢的工作,就为了生活,就很难受。”

《启点》对话炫舞团创始人郭佳媛

赴深圳创立炫舞团体娱,打造“女神啦啦队”

2014年,炫舞团成立初期,其主营业务是以啦啦队为主的演出,当时第一个正规联赛就是CBA。“时代不同了,人们接受的东西也不一样了,后面炫舞团就拓宽到演艺这一块,除了啦啦队之外,礼仪、模特、主持、魔术、歌手等演艺公司该有的资源和业务,以及大型活动的策划执行、导演、秀导等都是我们的业务板块。”

“到后面结合体育赛事,你手里就会有很多体育赛事的IP资源,很多做体育营销的客户就会找到你谈合作。”

郭佳媛表示,2014到2017那几年,赞助方式多偏传统,例如硬广、现场logo、啦啦队的胸前广告等。她认为,炫舞团的商业价值不仅仅是女孩们在赛场上跳舞,而是可以以啦啦队为切入口,为做体育营销的B端客户提供更多与赛事有关的推广。

慢慢地,炫舞团开始打破传统的啦啦队行业与俱乐部和客户之间正常购买服务的雇佣关系。“后期我们有很多大的IP赛事以及在他们商业允许的情况下,我们可以带资进组,但是要给我一些权益,我把你的权益和啦啦队的权益结合起来,形成我们独特的资源包去招商。”

炫舞团成立9年,已与多家媒体和赛事进行合作,一方面,啦啦队的商业价值可以得到明显提升,另一方面,也可以为赛事做到有效推广。

2017、18年,炫舞团打造了“女神啦啦队”这一IP,不局限于出席线下活动,而是开始踏入短视频领域。郭佳媛回忆称,“新媒体这一块我们已经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全网矩阵加起来大概最高峰的时候有六七百万的粉丝,点击量很早单条就已经破亿。”

疫情期间,炫舞团线下归零

疫情三年,对很多企业来说都宛如寒冬,炫舞团也不例外。

“疫情期间,我们整个线下全停,归零。”郭佳媛表示,啦啦队是需要赛场的,而疫情期间赛事全部停掉,炫舞团的大部分活动策划都无法执行,全面停止,而这也意味着只能从线上找寻生存机会。

“到第三年,我感觉就快看不到希望了。”郭佳媛回忆,疫情这三年炫舞团亏损了几百万,但就是在如此艰难的情况下,她依旧选择不裁员,竭尽全力保住团队。

“在这么艰难的情况下,这三年我们没有裁掉一个人,我们调整公司的战略和方向,全面转战到线上,很多别的岗位的员工都被转到线上,他们很多也都是从零开始学习线上运营。”

“啦啦队这个赛道虽然很窄,但它是一把刀。”

郭佳媛表示,之前炫舞团是体育娱乐公司,除了体育娱乐化之外,之后自媒体板块将更垂直体育领域。她认为,在体育垂直领域,自媒体仍有很大空间。同时,除了做品牌的植入和展现,炫舞团接下来也会通过对青少年、企业、成人的培训及比赛业务扩大群体,从而推广体育文化、带动体育消费。

除了培训板块,炫舞团今年还会与科技相结合,例如AI舞蹈教学,在教学过程中加入娱乐部分。

郭佳媛坚信,啦啦队这个赛道虽然很窄,但是它是一把刀,以啦啦队为切入口,有很多商业都可以去做。“我是比较看好啦啦队这个行业,也希望有更多的人能够加入到这个行业,哪怕大家是竞争对手,但我觉得越多越好,因为这样行业才能发展起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平台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