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存款“出逃”后 美国银行危机或还有一个后果:经济衰退

事实证明,货币市场共同基金是投资者目前无法抗拒的投资场所。货币基金的资金规模已飙升至逾5万亿美元,如果增长规模过大和速度过快,就有可能成为美国经济的一个问题。受这些基金能够提供更高的利率的鼓舞,储户一直在将现金从传统银行存款中转移到这些基金中。这种情况甚至发生在最近的银行业动荡之前,但随着硅谷银行和其他银行的倒闭,这种趋势进一步加剧。

巴克莱银行货币市场策略师Joseph Abate在给客户的一份报告中写道:“储户正在注意到银行和货币基金在利率方面的差距。我们预计流入货币基金的资金将增加数千亿美元,从而加剧银行存款竞争。”

金融机构持续的资金紧张可能会对银行的放贷意愿产生连锁影响,进而可能影响向消费者和企业提供贷款。突然从银行系统流出的资金——可能超过了已经看到的规模——或将会增加软着陆演变为深度衰退的可能性。

根据美国投资公司协会的数据,货币基金资产目前已达到创纪录的5.13万亿美元,其中超过2380亿美元是在截至3月22日的两周内增加的。截至3月29日当周的数据将于周四晚些时候公布。

货币市场基金投资于从国库券到回购协议等各种类现金工具,还有一小部分基金投资于短期企业票据。不过,目前来看,其中很大一部分似乎只是被存放在美联储,而没有回到经济中。近2.3万亿美元存放在美联储的逆回购工具中,该工具为隔夜现金提供4.80%的年化利率,主要由货币市场基金使用。

与国库券等许多短期货币市场工具相比,该工具提供的利率是有吸引力的,这帮助该工具自去年年中以来一直保持在2万亿美元以上的规模。由于这些钱在美联储被边缘化,这些钱基本上没有任何用处——至少目前是这样。

其次,据美国联邦存款保险公司(FDIC)的数据,目前美联储一年期定期存单的平均利率在1.5%左右,尽管如此,定期存单利率也远远高于大多数银行提供的利率。

如果货币基金对储户的吸引力继续大于存款,银行准备金水平的下行压力可能会继续存在。美国规模较小的银行存款出现下降,引发了人们的担忧:如果存款外流继续下去,它们对企业和家庭的贷款将减少。美联储的数据显示,在截至3月15日硅谷银行破产的当周,最大的25家银行增加了约1200亿美元的存款,而规模较小的银行则损失了1080亿美元存款。

关键的是,过去几年里,小型银行一直是放贷的最大推动力。美联储的数据,最大的银行的未偿贷款总额为6.5万亿美元,而其他银行的未偿贷款总额为4.5万亿美元,但自2020年以来,贷款增长更多的是规模较小的银行。

美联储1月份对高级贷款官员的调查,甚至在本月的动荡之前,银行就已经收紧了对企业的贷款标准,贷款需求也在减弱。同一份报告还显示,对家庭的贷款要么没有变化,要么收紧。

加拿大皇家银行多米尼克证券公司(RBC Dominion Securities Inc.)北美利率策略主管Jason Daw在给客户的一份报告中称:“这是美联储大规模加息的直接副产品,而贷款标准的快速收紧历来与经济增长大幅放缓和/或金融市场压力一致。”

金融环境收紧使市场更能“配合”经济可能陷入衰退的风险,并提高了美联储提早而不是延迟开始降息的几率。掉期定价表明,到今年年底,美联储降息可能超过75个基点。令人担忧的是,持续的不确定性和资金流入货币市场基金使正常的过程变得更加无序。

与此同时,一些人认为,美联储需要调整其逆回购工具的参数,要么降低其支付的利率,要么降低每个交易对手可以存放在美联储的金额。然而,即使美联储确实做出了这样的调整,也不能保证从央行流出的现金最终会流入最需要这些现金的银行的账户。

所有这些因素都将美国银行系统置于十字路口。银行可以大幅提高支付给储户的利率,尽管这仍然落后于货币市场的收益率。它们也可以利用联邦住房贷款银行(FHLB)系统等融资渠道,或者收紧贷款标准以减少融资需求。它们也可以通过出售证券来支持贷款增长但会让亏损变成现实,这将对它们的收益和监管资本产生负面影响。

一种风险是,资金外流可能会继续,尤其是在美联储维持高利率并继续缩减资产负债表的情况下。

CreditSights高级固定收益策略师Zachary Griffiths称:“目前还不存在系统性的银行问题。如果我们错了,随着存款的转移,银行更加勒紧腰带,对存款‘粘性’的整体思考发生了更全面的变化,那么我们可能会面临更明显的经济衰退。”

来源:智通财经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平台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