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对话投资人阎焱:世界永远有赚钱的机会,创业需要自由的氛围,最怕年轻人躺平

赛富亚洲创始人 阎焱

对话嘉宾 | 赛富亚洲创始人 阎焱

编辑 | 郑青春

主编 | 王德民

阎焱是最早的一批风险投资人,见证了中国的风投行业从草莽时代走向黄金时代。从1994年进入投资界,阎焱已经在行业深耕了29年。在将近30年的投资经验中,阎焱因投资盛大、中海油、58同城、神州数码、科兴生物等标志性项目而被称为“VC教父”。

2001年阎焱从AIG离开,加入了软银亚洲信息基础投资基金,专注高科技投资。2004年从软银独立出来,创立了赛富亚洲投资基金“20年来没有变过”。2023年,创投行业将会有哪些新的变化?投资人如何洞察市场,挖掘投资机会?创业者如何得到资本的青睐和投资人的加持?搜狐智库“投资中国”栏目对话了赛富亚洲创始人阎焱。

阎焱具有多学科背景,1982年毕业于南京航空学院飞机系;1984年转读北京大学社会学硕士学位;1986年研读于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国际经济学博士学位。他认为做风险投资知识越广阔越好。“有志于做风险投资的年轻人,都应该去读一个社会学学位。”阎焱说。

什么样的人适合做投资人?阎焱对此表示,首先要聪明,品性要好。“他必须是一个正派的人,心有邪术肯定不行,因为我们这不是赚快钱的地方,风险投资是长期的,需要扎扎实实地干。”阎焱说。

谈及过往投资经历带来的心得,阎焱表示,一个人要想在投资生涯中,赚钱比赔钱多,一定要对一个行业有非常深刻的挖掘和理解。“如果对一个行业不太了解,投资肯定是赔钱的。对一个行业半懂不懂的时候,就是赔钱最多的时候。什么时候能够不断盈利,就是你对这个行业非常彻底地了解,比别的竞争对手要了解更多的时候。”

对于最近爆火的chatGPT,阎焱认为,它将给各个行业带来革命性的影响,将从根本上改变很多行业。“在投资领域中间,未来最难替代、最晚替代的就是风险投资,”阎焱表示,风险投资包括了大量人的判断,用chatGPT取代人的判断和创造性,还有一段距离,但未来一定会逐步地蚕食这个行业。

“投资是件快乐的事,我非常感恩能够在这个领域做了将近30年。”在阎焱看来,中国有全世界最大的统一市场,是创业的沃土。中国人天生比较努力工作,尤其在科技创新的大潮下,无论对创业者还是投资人来说,都是巨大机会。

“另外,一定要保持职业道德,不要走歪路。”在对创业者的建议中,阎焱表示,创业成功的秘密就一条,不要进大坑,不要为了一时的短利跳进大坑里出不来。“帮助企业家们避坑,这也是做投资人最重要的责任。”

什么是好的创业环境?对此,阎焱表示,创业需要一个自由的氛围,创业者需要有独立的思考和自由的精神,这比任何政策的鼓励和刺激都重要。创新需要有长期稳定的预期。

未来,阎焱是否还会一直做投资?“不知道,说不定我哪一天突然不喜欢了,”阎焱表示,人一辈子可以做的事情很多,如果有一天他发现比这个更好的事,就做其他事情了。

以下为对话精编:

搜狐智库:多学科的背景对您做投资有哪些影响?

阎焱:多学科的背景是最好的了,因为做风险投资知识越广阔越好。我以前在北大读社会学的时候,觉得社会学就是一半常识一半废话。直到我做风险投资,我才觉得要做风险投资,最好有一些工程技术加社会学的背景。所以如果有志于做风险投资的年轻人,都应该去读一个社会学的学位。

搜狐智库:您怎样选择自己的合伙人,作为一名优秀的投资人应该具备哪些特质?

阎焱:我觉得很多投资人更多是他自己的成长,中间有淘汰的过程,最后剩下来的肯定是各方面比较优秀的。

首先,他必须是个聪明人,傻子不可能在这个行业里面生存。另外,他必须是一个比较正派的人,心有邪术肯定不行,因为我们这不是赚快钱的地方,这是个跑马拉松的工作,不是跑短跑。需要扎扎实实在那干,以成绩来表现。

所以,我觉得比较重要的是要聪明,品性要好。

搜狐智库:前段时间著名经济学家厉以宁先生逝世了,他对您有哪些影响?

阎焱:我是1984年到1986年在北大读社会学,那时候北大非常开放,思想很活跃。厉老师当时是开大课,我们各个系的学生都去听他的课,那门课程叫西方经济学概论。

我们那个年代对西方经济学的了解很少,大家都是一传十,十传百,尤其在我们研究生中间,厉先生的影响力非常大。那个时候,在国内能够系统讲述西方经济学的人非常少,所以厉老师对我们这一代人算是一个开创性的、振聋发聩的作用。

在我们这一代人的心目中,厉老师地位非常高。他知识很渊博,我记得他给我们上课的时候,跟我们讲一些卡拉马佐夫兄弟这些小说里资本主义是怎么兴起的,以及资本主义是怎么回事。我们知道了市场以及竞争,在那个时代是比较罕见的。

厉先生对我们来讲是一个时代的标志,他的逝去也是一个时代的逝去,尤其在当下关于市场经济、民营经济的问题,经过40年了,还在讨论这个问题。所以对厉先生的哀悼,也是很多人对当下、对于市场经济、民营经济的一种担忧。

搜狐智库:您后面到美国跟着伯南克学习,伯南克对您的影响是什么?

阎焱:我在普林斯顿的时候,国际经济学是跟伯南克学的。伯南克讲课特别好,特别生动,所以我去听伯南克讲课的时候,就想到了厉先生,他们讲课都是非常生动有趣。

一个老师能把一门课讲得好,他一定是对这门课滚瓜烂熟,掌握得特别通透。我走上金融这条道路是因为我在普林斯顿的时候,跟美国前联邦主席保罗·沃克上了一门课叫《金融制度》才知道银行有商业银行、私人银行、投资银行,还有风险投资基金,还有Junk bonds(垃圾债券)这些东西。那时我们从国内出去的学生对金融了解很少,出国以后,金融是给我们开眼的开山作品,我也是因为学了这门课以后才去了世界银行,走上金融道路。

我有幸跟两个美国联邦储备银行的主席学习过,这些大师们的眼光,他们对课程的掌握玲珑剔透。后来我自己在做投资中这么多年也体会到了,其实一个基金、一个人要想在投资的生涯中间,不断地去赚钱比赔钱多,那一定要对一个行业有非常深刻的挖掘和理解。如果对一个行业不太了解,投资肯定是赔钱的,你自以为懂了,而对一个行业半懂不懂的时候,就是赔钱最多的时候。

什么时候能够不断地盈利,只有你对这个行业非常彻底地了解,你比别的竞争对手要了解得多得多。在这种情况下,才能够持续不断地赚得多赔得少,要不然都是赔得多赚得少。

厉先生和很多其它老先生是给我们这代人开眼的人,到了海外有幸跟一些大师们去学习。作为一个过来人,我们这一代人有很多幸运的地方,能够跟着大师一块去学习。

搜狐智库:您做投资的方法论和秘诀是什么?

阎焱:其实我不觉得有什么秘诀,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不断去学习。所以做投资的人应该永远有一颗好奇的心,永远有不断去学习的精神。另外,可能世界上好多人都愿意去学习,但是你必须要比别人学得深,更深刻地去了解一门行业,这才是最重要的。

搜狐智库:您平常的工作和投资节奏是怎样的?

阎焱:整个基金来看,一年至少要看几百个项目,最多的时候我们能看到1000个项目,投的也就二三十个项目。过去疫情几年,步伐是减慢的,大家没有像以前一窝蜂的上,节奏减慢,但是我们投资的方法和策略以及程序还是一样的。

对于项目,我们大概能够投的项目5%不到,看了100个项目可能只能投两三个项目,大部分可能都是不值得投和我们投不了的。这也是为什么创业艰难,别看创业这么多,但是成功寥寥无几。

我们要珍爱那些成功的民营企业家、创业者,因为他们真的是在市场经济中间,能够给国家带来巨大财富的这些人,不要轻易去打杀他们。

搜狐智库:在评估项目的时候,你最看重哪些方面?

阎焱:其实投资就看两件事:一是看他做什么事,二是看谁来做。评价一个事情,要懂他的行业。我也不觉得有一个范式或有一个checklist就解决所有的问题。所以,对事和人的判断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而且很多东西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

搜狐智库:有一些创业者的故事可能很打动人,但是从理性投资角度看不值得投,你如何处理这种情况?

阎焱:作为一个职业投资人,最基本的职业要求就是,要把感情因素和理性投资的决策分开。我这方面做得还是不错的,很难有人以眼泪或者是讲故事打动我。所以,有时别人说我这个人特别冷酷,其实我不是一个冷酷的人,我是个很有同情心的人,但这和我们投资没关系。如果我是被人讲了一个故事感动就投资,那我也不会存在到今天。

搜狐智库:什么样的创业者更容易成功?

阎焱:很多创业者绝大部分都是对现状不满,要改变现状而去创业的。现在很多人一上来就说要为民族争光,为国家争光,这种人有没有,可能有,但是这种人大部分都是失败者。一上来就是为国争光、为民族争光的,我们都见过,但这种人绝大部分都是忽悠。

但是有这种可能,当一个企业慢慢做大以后,创业者开始反思,开始想企业的使命是什么?那么就可能会想到国家、民族更多一些。如果一个人一开始说创业就是为了让民族复兴,让祖国强大,那基本就不应该投了,这种人99%要失败的。

只有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才能形成市场经济,这就是亚当·斯密讲的看不见的手,如果大家都躺平,就没有市场经济了。 未来最可怕的是什么?就是年轻人全部躺平,不想成家,也不想生孩子了,未来就没戏了,所以躺平是未来最大的挑战。

搜狐智库:你在考察创始人的时候,有哪些方式?

阎焱:一般就是见面第一次会有一个判断,这个人行不行,有基本判断以后,还会再做尽调。我觉得第一,必须是个聪明人,哪怕是个聪明的坏人,所以我有时候更喜欢跟一个聪明的坏人打交道,也不愿意跟一个特别好的傻瓜打交道。好的傻瓜给一个事业带来的损失要超过聪明的坏人,但聪明的坏人也是坏人,也不稳定。

这个世界上真正的坏人其实挺傻的,这种人我们不叫坏人,叫骗子,但基本上他也骗不了我们。我的经验比他多,读书比他多,看的东西比他多,他骗我其实也不容易。

但我们做投资的时候,比较难的地方就是,人是会变的,尤其是在压力下,他作出决策的时候,会不会屈服于引诱。这个人的企业使命、包括他的商业模式都是会变的。

要选择聪明人,因为人最不会改变的就是愚蠢。做投资最怕就是,你选择的是一个表面聪明实质愚蠢的人,那这个项目基本上就好不了。

搜狐智库:理想的创业者和投资人的关系是怎样的?

阎焱:我觉得是搭档关系,不要太密切,也不要称兄道弟。投资人也不要对企业过多干预。如果你觉得自己做得比他好,就不要投他,可以自己去做,因为你自己做收益一定是最大的。中国的创业者不大善于遵守规章制度,所以一个投资人建立好的规章制度是特别重要的。

企业碰到大问题的时候,投资人跟创业者应该是搭档关系,中国人对合伙人的概念比较弱,中国人都愿意当老板,宁做鸡头不做凤尾,这是中国人的文化。

搜狐智库:投资硬科技也是当下的热点之一,投资硬科技有哪些难点?

阎焱:首先你得懂,投资硬科技以后对投资人也提出了新的挑战,因为过去投资人大部分学金融,学文科,那你投资硬科技如果都不懂,确实是一个挑战。第二,要能跟踪科技发展的前沿,要投入学习的东西很多。

搜狐智库:硬科技的投资周期也很长,如何评估具有高成长性的企业?

阎焱:这个一言难尽,要看他的行业,看他所做的产品潜在的市场有多大。如果你对他的行业发展不了解,这个产品市场的潜在占有率都不了解的话,很难做出一个客观的、成长性的判断。因此,企业到底增长有多快,要看它所在的具体行业和产品。

搜狐智库:如何更有耐心地培育具备从0到1原创能力的企业?

阎焱:中国从0到1的原创能力非常弱,现在比以前好一点,但是我个人是比较担忧的,因为中国当下的文化是速食文化,从政府到企业到创业都是如此。人人都想明天或者明年就出结果,就成为世界第一。但0到1的原创是需要多年的寂寞和煎熬的。我们的文化和心态不支持这个。我们和美国、和其他国家差距不是在缩小,而是越来越大了。

搜狐智库:创新需要什么?

阎焱:创新最需要的有几个东西:

第一,自由的思想,独立的意志。

第二,所有的创新都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我们的互联网是自成体系的。

第三,创新要有一个长期稳定的预期,这是最重要的。如果没有一个长期稳定的预期,所有的创新都是假的。政策的多变不利于形成稳定的预期。

搜狐智库:最近非常火热的chatGPT对行业有哪些影响?

阎焱:是革命性的影响。过去Google的AlphaGo下围棋,人类下不过它。但是那对人类的影响没有ChatGPT这么大。因为那是在逻辑的基础上推理。

ChatGPT横空出世,整个人工智能最根本的逻辑变了,它不是逻辑的关系,而是统计的关系。和人脑一样,它通过大量学习、用统计的概念把每一个问题,从几万亿的信息里面,通过计算机把最有关联的信息,以有组织、以有形态的方式呈现出来,这是人工智能很大的提高。所以它会从根本上改变很多行业。

搜狐智库:投资人行业要做哪些调整?

阎焱:短时间不会,长期会。比如二级市场过去都是靠人来买卖、选股,现在大部分计算机都可以做,不是人工做了。我觉得在投资领域中间,未来最难替代最晚替代的应该是风险投资,因为风险投资包括了大量人的判断,用chatGPT来取代人的判断和人的创造性,还有一段距离,但是一定会逐步地蚕食这个行业。

搜狐智库:未来什么样的人适合创业?

阎焱:聪明,读书好。别以为在大街上听到别人说一个新模式就能赚钱,这个时代已经过去了。

人工智能有三大要素:算法、算力、数据。算力要体现在芯片里面,团队用什么样的算法来做。首先必须是聪明人,中国进入硬科技时代以后,典型的创业者画像变了,像早年大部分的成功创业者没上过好学校甚至辍学,但只要胆大、脑子机灵,有市井聪明,就可以创业成功。但是今天在硬科技时代,在人工智能时代,这种读书不咋地、靠商业模式的更新已经没太多市场了。硬科技时代,创业者画像已经不一样了。典型的可能就是科技男。

搜狐智库:现在是精英创业的时代吗?

阎焱:创业都是精英,有两类精英:一类是书本上的精英,还有一类是傻帽中的精英,或者是叫做街角智慧的精英。但都是非常聪明的人。

搜狐智库:从你的角度来说,什么才是真正的投资人?

阎焱:还是结果导向,一是投资的回报,给投资人有没有带来回报,二是有没有创造出行业领袖的这些公司。如果能做到这两个就是牛逼的,你看中国有好些人,自己公司没做好就去做什么慈善。我觉得,一个企业最好的慈善就是把企业做好,交税、雇人。

民营企业家带来了中国90%的就业,交了60%的税,没有这些企业对我们的贡献,国家要停转的,这些人是中国最重要的慈善家。

搜狐智库:什么是好的创业环境?

阎焱:中国改革开放真正起步的地方是农村,就是由管改为不管。创业需要一个自由的氛围,创业者需要有独立的思考和自由的精神,这比任何政策的鼓励和刺激都重要。

如果没有这个,今天出一个政策,明天出一个政策,没有一个创业者能够对远期有一个合理的预期,怎么能够创新出好的企业来?

搜狐智库:一家企业要做成功,大概要花多长时间?

阎焱:按照我们的经验,至少是7到10年的时间。所以创业投资的时间周期跟宏观经济周期完全不一样。宏观经济的好坏对于风险投资和创业来讲,关系不大。

创业者的企业做得好还是不好,跟宏观经济有关系,但不大。做得好不好就是自己的本事。经济下行的时候照样有人赚钱,经济好的时候照样有人不赚钱。

搜狐智库:有些创业项目可能很烧钱,如何判断企业值不值得跟投?

阎焱:这是非常重要的问题,也是一个挺难的问题。你要分辨出什么呢?有时候企业是需要烧钱的,因为它需要达到一定的规模才能盈利。但是你必须要判断,这种商业模式在烧钱到一定规模以后,是不是有能够自己生存下去的能力。

换句话说,它能不能有规模效益而持续产生盈利。很多情况下,大量烧钱的企业都是它的商业模式没有自我盈利的能力,这种企业就不能投。但能不能判断出,需要很高深的本事。

搜狐智库:您的投资领域如何分布?

阎焱:我们过去20年一直是注重在高科技领域,包括互联网、IT行业投资,大概占60%,30%投在医疗健康,10%在新材料新能源领域,我们20年都没变过。

中海油是我在AIG基金的时候投资的,当时叫做亚洲基础设施投资基金。我们那时投能源、投基础设施、投高速公路、投电站等方面。但是我从2001年就离开了AIG基金,开始做高科技投资,从2001年到现在从来没变过,还是比较专注的。

搜狐智库:投资中国,未来还有哪些您最看重的机会?

阎焱:过去五六年,我们一直专注在大数据、新型半导体、第二代、第三代半导体、机器人、医疗健康、生物、制药、新能源,包括电池、负极材料、正极材料、固态电池等等,我们依然觉得这些领域还有很大空间。

我们也投了好多家人工智能公司,都已经上市了,像创新奇智在香港上市,杰卡机器人公司要在国内上市,还有九章云集等做人工智能的公司。我们不需要变的,变的是这些创业者,今天张三明天李四,可能做的东西略有不同,但都在这个大赛道上。我们还是我们,我也不觉得,我现在跟20年前有什么变化,无非就是变得老一些。

但是我觉得我的思维现在跟90后没有差别,我甚至比他反应还快,因为我看得多、读得多、见得多,见了那么多的猪走路,所以比一个养猪人要见得多。

搜狐智库:你的投资敏锐性是如何建立起来的?

阎焱:可能每个人都不一样,有些人看似很慢,但是他事实上看一个东西看得很sharp。但是,我觉得一个人的敏锐性百分之七八十爹妈给的,就那一瞬间,然后与你的职业有关。比如你做新闻做多了以后,自然对很多信息就很敏感。我们做投资做久了以后,对行业一些冒出来的新东西也会敏感。所以这可能是职业的习惯吧。

搜狐智库:你做投资人有三十年了,有哪些心得?

阎焱:投资是件快乐的事,我非常感恩能够在这个领域做了将近30年。我至今都认为,中国是一个创业的沃土,因为中国有全世界最大的统一市场,中国人天生比较努力工作。你去美国、去欧洲会发现人到10点钟后才上班,下午6点前全走光了,中国人辛勤工作的程度可能只有犹太人能跟咱们相比。

所以在中国这么大的市场上,尤其在科技创新的大潮下,确实有好的机会,无论对创业者还是投资人,都是上天给的巨大机会。那能不能做好,就取决于你自己了,你要足够聪明,足够努力,要阅读很多的东西。

另外,一定要保持职业道德,不要走歪路。大家都说创业成功有什么秘密,我说就一条,不要进大坑,一个人一辈子,一个企业一辈子,不犯错是不可能的,都要犯错,但是一定要记住,不要犯大错,不要进大坑,不要为了一时的短利跳进大坑里出不来。

作为一个企业的领袖,尤其是创业者,最重要的就是避免公司掉入大坑里面。在这方面因为我们职业的特征,见得多了,知道哪有坑,能够帮助这些企业家们避免掉进大坑,这也是我们做投资人的非常重要的职责。

搜狐智库:你有焦虑的时候吗?

阎焱:我不焦虑,我觉得这个世界上很美好。人生都是焦虑的事,但是我觉得投资相对是一个最好的职业,因为你有焦虑就别投它。我们有很大的选择权。无非就是可惜几个可投没投的项目。但世界上永远有好的东西,永远有赚钱的机会,没有什么可焦虑的。我觉得投资行业最好的就是有很大的选择权利。

搜狐智库:一个创业者如果是拿个PPT跟你讲,你会跟他接触吗?

阎焱:基本不会,因为我觉得我的时间很宝贵。我们下面还有很多同事,每一层会有个过滤作用。如果每一个投资人拿PPT来找我,我都要见的话,那我这日子还过不过?

我觉得我活在世界上,第一是享受生活,不是为了创业,也不是为了挣钱,我要enjoy life。我必须要有自己的生活规律和生活安排,我不希望生活被突如其来的事情打乱。非常简单,生活要有仪式感,要有程序性。

搜狐智库:你打算在这个领域里继续做下去吗?

阎焱:不知道,说不定我哪一天突然不喜欢了,发现更好的事情我就走了。我没有任何想法说一定要做这事,人一辈子可以做的事情很多,还有那么多的事情都可以做。如果有一天我能找到更让我感兴趣的事,我就做别的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平台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