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图
survey

微博热议

反思 商业博弈,谁掌握资本谁说话

不变法则没有永远的朋友 只有永远的利益

盘点这场足以媲美好莱坞大片的商业争夺战,个中曲折,恩怨情仇,归结来说只围绕着一件事,那就是对企业控股权的争夺。这也是每个家族企业转型期必然面临的考验,不过从结果来看,黄陈都不算是最终赢家,个人利益在资本面前始终无法完胜,同时,国美之争也告诉众人,在商场上,如何才能获得最大利益,如何做才能对资本运作最有利,是投资人思考的最关键问题。一句话,在资本面前,无所谓帮谁或者不帮谁,只有获利最重要,而且最终掌握了资本的才是真正的赢家。

解囊相救是因有利可图

贝恩陈晓因利益达成合作

黄光裕被捕,国美陷入危机,作为管理层掌权人的陈晓,深谙资本运作之道,一接管帅印就将贝恩资本引入国美,随后,陈晓与贝恩资本合作,逐步将国美的股权转移,开始夺取黄氏家族“掌门人”的话语权。引入贝恩资本也成了2010年8月黄光裕公开向陈晓“宣战”的直接导火索。而另一方面,作为此时二股东的贝恩,也为日后的获利开了一个头。

黄陈和解背后的资本魅影

与其鱼死网破不如和解保本

不管陈黄之间存在何种“仇恨”,最终也是最有效的解决办法就是通过股权说事,争取到股东的支持才是争夺战的本质。而在这其中,中间介入的贝恩资本扮演了一个最关键的角色。因为它,黄才会地位受到威胁继而向陈发难引发国美之争,而后来,也是因为它改变了国美之战的最终命运,让众人预料的黄陈两人鱼死网破变成皆大欢喜的和解。

陈晓vs资本逐利 终会离开

资本面前 只有获利最重要

在国美内斗期间,就有消息称,贝恩和黄光裕家族曾私下达成陈晓离职的协议。此外,知情人士透露陈黄和解也是双方博弈的结果。而贝恩资本在某种程度上,并不能完全保证会继续帮陈晓;这一切皆源于贝恩的本质,如何才能获得最大利益,如何做才能对资本运作最有利,是其思考的最关键问题,在资本面前,无所谓帮谁,只有获利最重要。

谁会资本运作谁就是赢家

贝恩财富飙升日进三亿港元

似乎事态确实是在按照贝恩资本的和解方案发展。据了解,随着妥协局面的达成,贝恩资本账面财富便快速飙升。贝恩资本在实施债转股后,其持股数增至16.307亿股,在国美股价上涨后,贝恩资本曾一日斩获3.1亿港元。假如以当初转股价1.108港元计算,国美如此动荡局面,它依然狂赚大约34.77亿港元。客观而言,贝恩资本应该算是最大的赢家。

回首 陈晓步步合法 国美业绩向好

2006年5月,持有国美七成股权的黄光裕对国美公司章程进行了最为重大的一次修改。授予了国美董事会超乎寻常的权力,包括董事会可以随时任命董事,而不必受制于股东大会设置的董事人数限制;董事会可以各种方式增发、回购股份,包括供股、发行可转债、实施对管理层的股权激励,以及回购已发股份。

点评:做为强势老板的黄光裕,此举是在为其个人以国美电器为平台实施资本运作提供无尽便利。但2009年1月18日随着陈晓正式就职董事局主席,同样也就拥有了此前公司赋予的这一切权利。

2009年6月22日,陈晓为改变股权结构,引入贝恩。
2009年7月7日,陈晓推出“管理层股权激励计划”。
2010年5月11日,三名贝恩董事进入国美电器董事会。
2010年8月5日,国美电器对黄光裕提起诉讼,理由之一则是黄光裕于2008年1月及2月前后在回购公司股份过程中,违反了公司董事的信托责任及信任。

点评:陈晓依据正是国美公司章程赋予董事会的权利:董事会可以随时任命董事,而不必受制于股东大会设置的董事人数限制;同时还拥有的“定向增发”权,实施对管理层的股权激励等权限。

2010年8月23日 国美公布半年报,上半年净利润9.62亿,同比大增逾65.9%。国美管理层希望借此向投资者证明,即使没有创始人黄光裕在,仍能取得好业绩。陈晓的下一步则是继续增发,进一步摊薄黄光裕家族股权。其依据同样未超出国美公司章程所赋予的董事会权力。

点评:此前黄光裕想尽一切办法修改公司章程,使公司治理在制度层面更加方便自己进行一系列资本运作。但他唯一没想到的,是自己有一天也会被自己制定的这一套游戏规则所伤。

2010年12月27日 国美电器再次举行特别股东大会,据此次股东大会议案结果,本次大会的三项议案:增加许可的董事最高人数,从11人增加至13人;委任邹晓春先生为本公司的执行董事;委任黄燕虹女士为本公司的非执行董事均获得通过并即时生效。国美一分为二风险暂时解除,全天飙涨8.07%。

点评:这次写着“和解”标签的特别股东大会,将国美董事会席位由原本的11席,扩大至13席,前主席黄光裕的利益得到“彰显”。

横通图

相关专题

更多 >>

国美股权争夺战最新追踪

更多 >>

国美股权争夺战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