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职工争取权利不宜越俎代庖
关心职工权益是好事,但当我们要为他们争取“权益”的时候,就应该先理解什么是我们应作的,什么不是,否则只会适得其反。

“最低工资”不能保障工人

提高最低工资标准是人们最常想到的政策,但这也是被学界批评得最多的政策。因为最低工资法并不能真的提高工人工资,而只能提升企业用工成本,提高整个社会的失业率,并以此祸害工人。

“集体协商”很多余

从业者工资收入的高低和他们是否以集体协商的形式约定工资无关,而只和这个行业的劳动力稀缺情况有关。如果某些工作人人能干,那再怎么集体协商,这个行业的从业者收入也不会很高。反过来,如果人才稀缺,那哪怕没有什么集体谈判,这些人的收入也会很高。

经济学者论最低工资法

张五常:最低工资的杀伤力很严重
从本科课本到研究院的论文,我没有读过一句说最低工资对经济有贡献:因为政治上或职位上的需要而支持最低工资的经济学者,一律被行家们贬低。

薛兆丰:最低工资法不可取
很多人出于好心赞成“最低工资法”,那是因为他们没有意识到它的害处。但有些人则是别有用心的,因为强制性地提高工资,会产生极为微妙的后果。

何民杰:最低工资对弱者落井下石
最低工资的立法风潮,可说是社会主义的左倾象征,也引发大家思考最终受害的,将会是原想帮助的弱势社群。

赫兹利特:工会真正提高了工资吗
相信工会可以从根本上提高工人工资,这种想法是妄想。主要原因是在于没有认清工资根本上说是由劳动生产力决定的。

所谓“劳工三权”并不需要或不值得立法保护
人们热衷于谈论如何保障“劳工三权”,但这些权利有的不需要特别立法保障,有的则根本不是工人应有的权利。

财经漫谈

“组织权”无需特别立法授权

法律界有一句经典谚语:法无禁止即可为。在劳工市场上也是如此,如果没有什么法律禁止劳工结社,那劳工就天然具有这种权利;如果有法律禁止劳工结社,那就废除这些法律即可。而不必专门立法规定劳工有什么组织权。

“谈判权”也早就存在

任何人寻找工作,工资是完全有雇主决定的吗?当然不是,每个人工作之前都会先和雇主约定劳动报酬的支付方式和水平。也就是说每个人都已经拥有“谈判权”,何须额外立法保障?

“罢工权”并不是劳工应有的权利

看惯了国外罢工的新闻,学者也喊得够多了,人们就以为罢工是工人应有的权利。而实际上这是错误的,这是对雇主很不公平的。和别人协商好了工作内容和报酬水平,但又希望自己可以随时罢工,这是一种违约行为,而不是什么劳工权利。

当前提高工人工资的三个最佳办法
要提高工人工资,从宏观政策的层面看也不是无事可做,而是有很多事情可以做,而且做这些事既有益又立竿见影。

遏制通货膨胀 防止货币继续贬值

只要有通货膨胀人们的财富就难免缩水。而通货膨胀对穷人的打击尤其严重,因此要真正提高劳动者的收入,首先是要让他们把目前已经赚到手的钱给保住,否则货币不断贬值,就算工资能按时拿到手,那收入还是完全跟不上富人,社会中的贫富差距还是会更大。

大力削减税收 让企业有更多钱发工资

2009年,中国政府的财政收入就多达8.5万亿元人民币,相当于16亿农民一整年的纯收入。我们可以设想,假如政府削减50%甚至80%的税收,百姓收入将会有多大幅度的提升。所以,无论何时何地,削减税收,都是政府应该考虑的增加百姓收入的办法。

打破行政垄断 释放民企活力

打破垄断已经被说的太多了,可是不见什么进展,人们也就渐渐对此失去了兴趣。可是,但我们还是不能否认,打破行政垄断才是提升工人收入的正途。有些人收入高,是因为进入了拥有行政垄断地位的公司工作;有些人收入低,则是因为创业、工作机会太少。

往期相关策划:

“跟房价比,工资等于没涨”
  面对高企的房价,大多数人的工资收入之增长的确显得苍白而无力,即便是有幸被“平均”过后的。多数人承担了增长的成本,但只有少数人分享了增长的成果……[详细]

神秘的社保:税金还是保障金
  社保究竟能给我们怎样的保障,本身就是个问题。假设30年后我们能支取,且不算这笔钱累计30年后的复利是多少;钱是不断贬值的,按照2%的通胀率来计,30年后,这笔保命钱的实际购买力如何,能保障什么?[详细]

看到这些有些读者难免会问,为什么有的政策无助于提高工人工资,有的又有助于提高工资?我们认为这其中一个关键点,就是我们需要认识到劳动者和雇主其实是一种合作关系,而不是一种竞争关系,他们只有能够自由签订合约,充分尊重契约精神,才能更好地展开合作,从而把整个社会经济的蛋糕做大,从而每一方都能从中获得更大收入。    
    反之,如果认为他们完全是竞争关系,就是为了分眼前的蛋糕,那样则无助于生产力的提升,无助于经济的发展,那人们的收入自然也就上不去了。

我来说两句 网友讨论区

搜狐财经出品   策划制作:周克成   设计:余芳芳   电话:010-627263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