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今日精彩快评

陈志武:政府财政快速膨胀 人大应更加关注税收

  从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我们了解到,中国2009年GDP为33.5万亿,增长8.7%;预算内财政税收6.85万亿,增长11.7%。相比之下,城镇居民的人均可支配收入1.717万元,比2008年增加9.8%,而农民人均纯收入为5153元,新增8.3%。

  去年,金融危机对世界经济的冲击进入顶峰。在那种艰难环境下,中国经济的成就这么显著,政府的功劳突出,社会老百姓的贡献也非凡。关于这种经济成就背后的政策举措,包括9.6万亿的新增贷款、5万多亿地方政府债、各种基础设施项目、国企工业项目、房地产泡沫等等,其短期、长期的正面与负面后果,过去几个月已有广泛的讨论,尤其是“国进民退”的长久后果,这里我们暂不重复。

  读到上述经济收入数据,我们不妨看看国民收入在政府跟民间之间的分配结构有什么变化。

  预算内财政税收6.85万亿,这相当于近4亿城镇居民去年一年的可支配收入,也等于13.3亿农民去年全年的纯收入。当然,政府预算内财政收入还不包括1.5万亿土地出让收入,也更不包括十几万国企去年的利润和国有资产变现的所得。如果再加上那1.5万亿土地出让金,但不算进国企利润和其它国有资产的变现收入,那么,8.35万亿的政府收入相当于4.83亿城镇居民去年的收入,16.2亿农民一年的纯收入。

  2009年的政府规模,跟前些年比是减小了,还是在继续膨胀?为了便于比较,我们还是只以预算内财政收入为基础。那么,大致情况如下:

  ·2008年,政府财政收入相当于3.9亿城镇居民同年的收入,12.9亿农民的纯收入;

  ·2002年,本届政府之前,政府财政收入等于2.5亿城镇居民的收入,7.6亿农民的纯收入;

  ·1996年,新财政体系之初,为支持政府的规模,需要1.5亿城镇居民一年的可支配收入,3.8亿农民的纯收入。

  从这些趋势看,自1995年开始,国民收入在政府与民间之间的分配结构基本没有变形,是继续向政府手中转移,即使是在金融危机冲击之下的2008和2009年也如此,财政税收还是以超过GDP、超过居民收入的速度增长。这显然跟十七大决定的调整收入分配结构的目标不一致。

   当然,这引申出许多值得思考的问题。第一,尽管十七大有决议要改变收入结构,让民间老百姓从经济增长中分享到更多的好处,可实际的趋势照常是更大的一头进入政府手里?这是不是涉及到如何制约征税权的问题?也就是说,一个宪政问题?特别是在2008、2009年金融危机的情况下,财政税收照样以更快速度膨胀,旱涝保收,这变相让社会的经济水平相对下降。

   第二,政府的预算内、预算外的收入这么多,相当于近5亿城镇居民一年的收入,也够16亿农民用一年(尽管实际上没有这么多农民,这只能说明政府收入的相对规模是多么大),代表人民利益的全国人大不能再像以前那样,一年才开会十几天,而是应该每月一次,至少每两个月一次,针对各项开支预算的细节、针对各类新税老税的细节,进行全面公开的听证、讨论。这些不再是抽象民主权利的概念问题,而是非常具体的涉及到每年十几万亿收入、几十万亿国有财产的管理和决策问题,涉及到13亿公民的民生问题。

   在一片大好形势下,这次两会一定会开得很好。所以,也希望能更经常地开。

   作者陈志武系耶鲁大学金融经济学终身教授 《金融的逻辑》作者

  搜狐财经独家稿件,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相关专题

往期回顾

我来说两句 网友讨论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