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人克劳斯·施瓦布是个猛人,1971年,他组织了世界上规格最高的“party”——达沃斯论坛,而且一干就是40年,他能把这个侃大山的项目升华成关系人类未来命运的大命题,促使世界上最有权势的人准时赴约,这绝对是一种能力。
  每年只要他能凑齐足够的人数,这个会议就能自动获得动力,这个论坛负责交流不负责解决问题,所以其乐融融。对于普通人,这只是隔窗观望的一场聚会,而参与者却都玩得都很high,这是party的特质。
  2010年的9月,天津坐庄,让我们来看看这一次谁最得意?

靓丽天津市城市营销的杰出案例

天津举办夏季达沃斯论坛,可以作为城市营销的一个杰出案例,论坛的推广词“新领军城市,新领军者年会”是给天津量身定做的,目的也是显而易见的“让世界关注天津,让天津走向世界”。达沃斯论坛成了天津提升城市形象的重要工具,至于谈什么、怎么谈反而不重要。这点不像真正的达沃斯,论坛办了快40年,小镇还是个小镇。

克劳斯·施瓦布在这里赚足眼球

施瓦布发起组织的这个论坛以务虚为主,对世界发展起了多大的作用不好估算,但施瓦布作为主席却因此积累了足够的名望。他把智力与娴熟的逢迎技巧和作秀功夫结合在一起,并由此大获成功。他让年会议题显得足够模糊和多样化,使每个人都能找到一些值得谈的话题,皆大欢喜。

大腕赞助商

一个便捷的场所进行隐形公关

特别是为世界经济论坛提供大量资金支持的投行和咨询公司。他们利用这次集会来与客户沟通,不仅能安排与公司首席执行官们会晤,更重要的是可以与政府要员对话,这比同样耗资巨大的政府公关效果好得多。
而对于夏季达沃斯论坛的赞助商而言,这一点尤其重要,因为举办地是在中国。

西装革履的贵宾

商界领袖、经济学家、艺术家等等获得侃侃而谈的快感

这里既是谈论工作的地方,又是全球政策论坛;既是聚会和晚宴场所,又是逃离办公室的借口。它已成为政治与商业日程上的固定节目。那些能在论坛中发言的人会很兴奋,因为台下坐的听众里很多都是大佬。许多人认为,在论坛的通勤大巴上或酒店里与他人巧遇并自由交谈,本身就很有价值。

疯狂的听众

看上去无比尊贵的身份标签

能去达沃斯论坛本身就是一个身份的标签,它意味着你能突破日常工作生活的节奏,接触那些通常会被个人助理、公关人员和日程安排人员团团包围的人们,并与他们举行一次富有成果的闲聊。平时看起来几乎不可能达成的高端智慧交流,在这几天里会变得稍微容易一些。就冲这一点,也值得让人每年蜂拥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