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一边号称“史上最严厉的房地产调控”措施,另一边是至少10%的房价上涨。高昂的房价引发的争论日渐激烈,房产税被视为杀手锏蓄势待发。2011年,重庆、上海两地率先试行房产税试点。而现实却是雷声大、雨点小。1月底新国八条出台,随后各地纷纷出台了落实国八条的细则。
   北京将户口做为标准进行的限购引发轩然大波,在争议声中房价再次来到一个十字路口。是涨是跌,各方正在博弈。我们认为,房价下降仍然大有空间,而且我们的建议,怎么看都是双赢,我们也很纳闷,怎么就实施不了呢? 转发: 搜狐微博 白社会 人人 开心网 豆瓣

投机需求 限购VS限售

  关于限购,支持的人说此举会有效遏制投机性购房,并举出山西煤老板、温州炒房团等一个个案例试图证明外地人买房是北京房价上涨的重要原因。

  但如果说北京的“限购”政策错杀刚性需求的话,那么“限售”应该反对的人不会那么多。如果在北京买房规定五年内(或者十年内)不得出售,那么同样可以抑制投机性购买。说到底,在现有租售比的情况下,哪个投机客愿意自己买得房5年甚至10年不能脱手呢?

利率 上涨大有空间

  负利率早已成为现实并为更广泛的人群所知晓。我们不谈有没有泡沫的问题,我们谈论的是,房价与物价这么涨,老百姓是否能承受的问题。2008年2月的CPI甚至高达8.7%,如果说上次国内房价下跌是来自次贷危机引发的全球金融风暴的话,那么将此时利率与08年初相比,我们可以清晰的看到,07年底一年期存款利率达4.14%,而现在1年期利率不过3%,1个多百分点的差距,这些都会为加息预留足够的空间。加息不仅会加重地产商借贷成本,更会遏制房地产业的投机需求。

博弈 增值税与卖地冲动

  经济学家张五常曾经给出一道题,他认为如果调整县级政府增值税收入比例(目前增值税17%,地方提四分之一),将会有效遏制地方政府的卖地冲动。而经济学家谢国忠认为,中国应将增值税率从17%下调到12%。中国17%的增值税就是消费税,这是世界最高的此类税率。当投资、出口拉动不了经济时,中国经济需要加强消费转型,而现有高增值税(消费税)却将家庭收入转移给政府。

  谢国忠认为,“如果政府真的希望改变发展模式,增值税就要降到合理的水平才能鼓励消费。”一方面是增值税比例调整,另一方面是降低增值税税赋,如何协调地方政府这两项收入将会决定地方政府对房地产调控的实施动力。

小结 资本增值税是杀手锏

  早前限购引起的争议,最大的理由就是控制投机。在当前负利率的环境下,房地产被认为是防通货膨胀的有效方式,于是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投资房产,房价因而提升,投资房产带来的高资本收益把投机需求维持在很高的水平。

  在谢国忠看来,政府为了抑制投机,先后用房产税、限购等措施,但是更应该征收资本收益税,他进一步建议征收额度在50%到90%。资本收益税无疑是直接针对炒房者的,不会影响自住为目的的家庭个人,但是为什么我们总结的这些政策执行起来就那么难呢?是啊,怎么就那么难呢?

搜狐财经出品 2011.03  策划\制作:韩巍

| 财经首页 | 查看更多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