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外媒这样表述我国部分地区菜价出现的怪现象:“中国模式”曾被视为全球经济疾患良方,但一直在良方滋补下的中国市场却患了怪病,CPI迎来三年以来最高水平,而食品在CPI中比重很大,按理说,本该赚得盆满钵满的菜农却因为菜价过低任由成吨的菜烂在地里。
  目前,一方面蔬菜烂在地里,另一方面市场的菜价却居高不下。从菜农到消费者,蔬菜跨越了多少道坎而最终身价暴涨?那么利润流入了谁的兜里?零售商?物流企业?他们却在喊:我们冤! 【我来说两句】  转发至: 搜狐微博 白社会 人人 开心网 豆瓣

1.3元 底价

  蔬菜的流通环节复杂,哪个环节不挣钱,这个链条都不能成立。有人对菜价做了这样一个成本估算:以成本较低的白菜为例,从种植、施肥到收割,以600元一亩地的劳动价格、亩产2000斤算的话,一斤菜的成本3毛钱;农民的劳动利益一斤3毛;蔬菜运费和中间商利润3毛钱;零售小贩一天卖个百十斤蔬菜,还要交市场管理费,一斤5毛钱;也就是说最便宜的蔬菜正常最低应该是1.3元。

  但目前在这个链条中,农民的利益被严重挤压,而消费者的购买价格并没有降低,那么这个过程中的利润到底流向了哪里?有人将责任推到了物流和零售商,但是他们却感到很冤!

1-2倍 物流利润被公路收费消耗

 流通成本过高已成为不争的事实,占蔬菜成本的50%-70%,而物流和这脱不开干系。油价上涨这个事一直是个焦点,所以托油价的福,菜价怪圈一出现,人们就自然的将这件事和蔬菜物流联系起来了。而当油价上涨顺理成章地成为物流成本提高的理由时,人们也开始用放大镜来观察这个环节,并将重要原因归在它身上。而中国的物流成本比世界平均水平高1-2倍这组数字就更加印证了人们的猜测,一时间,物流似乎成了罪魁祸首。

  但是,物流行业还另有隐情,国家物流信息中心副总经济师闫淑君明确表示,这中间的钱并不是被物流企业挣了。据了解,一些数据显示,中国菜价上涨带来的实际收益也许是被公路收费系统拿去了。在现有公路网中,95%的高速公路,61%的一级公路,42%的二级公路都是依靠收费政策建设的,而全世界82%的收费公路在中国。公路收费也在很大程度上造成了物流成本的增长。

1公里 零售商承受各种费用压力

  有人说,菜价上涨最猛烈的是在最后一公里,也就是零售商这里。调查显示,这里涨价高达十五倍。如此看来,零售商是获利匪浅。但提及这种说法,零售商表示强烈反对。因为他们在菜市场里要缴纳各种高额费用——包括摊位费、进场费和招标费等5种,如果不大幅加价,他们的生活也难以为继。而商务部在上海的调查也印证了这一点,在上海菜市场卖菜的一对夫妇,每月赚的钱扣除各种缴费只相当于城市普通居民的最低生活保障。

  据了解,目前菜市场大多由社会资金建设,他们都是以盈利为目的的,所以实现利益最大化是他们的初衷,而这必然给蔬菜零售商带来较大的成本压力,这样看来,零售商也并非其中的最大获利者。

小结

  菜农不赚钱,物流不赚钱,零售商不赚钱,消费者不少付钱!那么钱到哪去了?他们各自有各自的苦衷,各自有各自的盘算,可最重要的还是谁来为“伤不起的菜农”和“吃不起的市民”负责。而他们只能将希望寄托在政府的管理和调控,如何从喊冤者的“冤情”看到问题的本质并有针对性地付诸行动进行改造,这才是根本!

搜狐财经出品 2011.04  策划\制作:张晗

| 财经首页 | 查看更多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