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见过在各种论坛上央行行长周小川被围追堵截的样子,你一定会感觉央行重要极了。周行长当年一句语焉不详的“池子论”影响力可比冯延巳强多了,后者不过吹皱一池春水,而小川行长最终澄清什么是池子时,咒得资本市场掉头向下简直都赶上李白了。
   可是在刚刚结束的陆家嘴金融论坛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吴晓灵,耶鲁大学金融学陈志武教授却表达了不同的观点,吴主任说“央行不够权威”,陈教授说他知道“央行官员的痛苦所在”,因为“决策层不一定认同、采纳他们的想法和政策建议”,你看央行这两头气受得。 【我来说两句】  转发至: 搜狐微博 白社会 人人 开心网 豆瓣

吴晓灵 央行太不够权威了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吴晓灵在陆家嘴金融论坛上说“在国外,无论是在金融业的发展过程中,还是处置金融风险过程当中,谁都不会挑战中央银行的权威,但是在中国,中央银行的权威太不够了。”她希望央行可以在金融体系中树立权威,这种权威不是个人权威,而是职能权威。

  吴晓灵副主任曾经是央行副行长,她在陆家嘴反复强调的是监管体系要树立功能监管的理念,监管方面更应该看到监管者的责任是使业务的发展合规和审慎,发展的责任归属在金融机构,金融机构在发展过程中要控制好自己的风险。从吴晓灵副主任讲话中,我们得出的是:监管并不是要扼杀创新,而是权责对应。以往中国金融系统的监管体制主要实行的是机构监管,而不是功能上的监管,传统的“一行三会”功能重叠的领域往往变成了灯下黑,而在党管政府,政府管金融的思路下,更是让央行成为了机构执行者,而不是功能统筹人。

陈志武 央行官员很痛苦

 中国改革开放至今已经30余年,从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开始,中国就近距离目睹了金融对一个崛起中国家的重要性。可以说,在中国政府机构中,金融机构最早体会到了改革的压力,于是剥离坏账,引进外资,中国的金融机构渐渐走出了泥潭,并成为支持中国经济飞速发展的支柱行业。

  但随着2008年次贷危机引发的世界金融危机中,中国从4万亿救市开始,到投入天量信贷刺激经济,让中国的货币流通M2攀升至70万亿之上,无论最近央行如何上调存款准备金率,如何通过缓慢加息扭转预期,过剩的流动性都已经摁不住通货膨胀。对央行管理中国经济的质疑早已不绝于耳,但陈志武教授说“实际上主要的央行官员是非常市场化的,因为熟,我知道他们的痛苦所在。他们的痛苦在决策层不一定认同、采纳他们的想法和政策建议。”当国家需要4万亿,天量信贷救市时,央行除了执行还能做什么呢?

 

周小川 我到底是搞政治的还是做经济的?

  在今年的博鳌亚洲论坛闭幕前的午餐会上,若干位政商界人士开始了轻松的午餐对话。轮到周小川讲话时,他表示:“我在想是站着说还是坐着说,我发现在座的政治家都喜欢站着说,我是搞经济的,应该坐着说;坐中间的站着说,我是坐在边上的,还是坐着说。现在演讲台也撤走了,我还是坐着说吧。”

  你看,我们做新闻的就是喜欢过度解读。本来人家可能就是一句玩笑话,但我们总是能正襟危坐得说一句:一语成谶啊!这是周行长在下意识得表达出自己内心的焦虑啊!中国历来的做官文化讲究的是官大一级压死人,如果说央行权威不够,岂不是说我们不怒自威的周行长权威不够?(注意,其实这种言论和吴晓灵副主任说得央行职能权威有所区别)

  但是,我们总归是要分析,为什么央行要纠结于自己权威与否的话题。给定当前的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当宽松货币环境形成后,中央财税获利巨大,今年第一季度,财税同比增幅就高达32%,这可是若干倍于我国的GDP增长的数字!而在宽松货币政策下,大型国企同样获利了得,这些企业先天就拥护凯恩斯主义,在他们看来那些已经颇为市场化的央行官员不过是技术官僚而已,在中国特色面前不堪一击。

  也正是因为央行职能的不明晰,在通胀已经形成的社会环境下,无论是数量型还是价格型都不过是亡羊补牢,而在陈志武教授看来,如今“政府不该管的边界”已经越来越模糊,越来越没有,短期是经济结构扭曲,长期则必将不利于市场经济的建设和发展。

 

搜狐财经出品 2011.05  策划\制作:韩巍

| 财经首页 | 查看更多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