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少人遇见到2011年的中国会出现电荒。“荒”这个词再度覆盖了大小媒体,有句老话叫“备战备荒”,那是穷兵黩武靠天吃饭时候的未雨绸缪。如今的“荒”灾可是不能预防的。早年间沿海的“民工荒”,怎么预防呢?
   可是如果说民工荒还能局限在沿海发达省市的话,当荒得是来无影去无行的电时,那真是要把中国推到焦虑异常的边缘了。民工荒导致开工不足,而电荒则不仅是开工不足,更要支付员工工资等日常开销。看来这回,不慌,是真不行了。
   【我来说两句】  转发至: 搜狐微博 白社会 人人 开心网 豆瓣

原因 怎么就荒了呢?

   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表示今年的电荒是2004年以来中国所面临的最大一次电荒,无论是范围和深度都是前所未有的。可明明4,5月份还是用电淡季,夏季尚未来临,空调设备还没全力运转,怎么这电说荒就荒上了呢?

  我国目前的电力供应结构分析,火电和水电支撑着中华大地的电力供应,而核电等新能源的供电份额不过5%的比例。水电是电力供应不可忽视的力量,22%的供电由水力发电而成。但今年从入冬到晚春,干旱席卷中华大地,由此导致的水电供应能力大幅下降。以长江为例,长江水位处于历史低点,近三分之一的地区水位跌破历史最低水位记录。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啊。。

火电 刘备接过来的阿斗转手就要扔出去

 其实水电再不济,总归有三峡大坝做招牌,三峡再不济,自有当年硬上项目的人找各种说辞。我们并不想介入三峡水力发电的利弊争论,我们要谈论的是占中国电力供应大头的火电问题。火电一直是我国的传统发电形式,为什么火力发电不能在关键时刻加大生产,帮助祖国渡过难关呢?

  答案很简单:谁愿意赔钱发电啊。电网分开后(即电力生产和电力运输分开),电力生产厂(大白话说就是发电厂)就开始自负盈亏,数据显示,超过43%的火电厂2010年出现了亏损。过去三年,五大发电集团的亏损总额达到600亿元人民币。

   而今年3月,国内煤炭价格上升,加大了火电厂得成本压力,以秦皇岛环渤海动力煤价格为例,价格从每吨767元涨了60元到每吨827元,这样大的成本上升要全部被发电厂自身消化简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于是不少火电企业以大面积检修为名,停止煤炭发电,进一步加剧电荒。还是那个很简单的道理,成本上升带不来销售收入增加时,谁还会发电呢?

 

解决办法 提高电价

  别紧张,我不是在呼吁涨电价。这年头,一旦说涨价,人们心里都慌慌张张的,油价上涨前夜,你看加油站前那等待加油的汽车长龙浩浩荡荡的,你说要是因为说要电力涨价引发居民把储蓄拿出来先买上之后若干年的电费钱,那不是添乱嘛。

  我想说得是电网企业从发电厂购买的电价。当发电厂因为成本上升,发电意愿不强时,电网能做得就是提高上网电价,进而提振发电厂发电动力。但是提升上网电价又势必压缩电网企业的利润,这将会受到电网企业的抵制,除非,这笔上涨的电价继续向下传导到消费者手中,由消费者支付,或者,电网企业开始哭穷,寻求国家财政补贴,但是一个简单的问句是:为什么发电厂必须赔钱也要发电,而电网企业还有盈利就要求补贴呢?

  2004年,国家发改委曾经针对煤炭价格上涨做出过煤电联动的价格调整。当时规定,如果半年中煤价上涨5%,电价在接下来的6个月中将会上涨相当于煤价上涨比例的70%。但据新闻报道自2004年至今,政府4次提高了电价,但整体幅度仅为32%,同期煤价上涨却超过150%。“联动”模式无法被真正执行,也成为制约电力供应的另一个瓶颈。  

  很多有识之士在呼吁煤电联动真正的市场化,讨论在电荒情况下是否应该引入工业和居民消费差别电价等,这样专业的讨论理应有专家学者在充分论证后得出结论并做出相应的举动。作为普通百姓,我们只希望煤电企业和电网企业不要在互相扯皮,夏天就要到了,太热,我们等不起了。

 

搜狐财经出品 2011.05  策划\制作:韩巍

| 财经首页 | 查看更多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