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到高利贷,人们自然而然地将其与旧社会富人残酷地剥削穷人的种种行为联系起来,“驴打滚”、“利滚利”等民间金融行为,一直被认为是不劳而获的经济剥削。新中国成立后,政府禁止了所有的民间借贷,这更是从侧面妖魔化了高利贷。近期,我国国内银行信贷紧缩,高利贷又一次被人们热切关注,这甚至被看做银行信贷难以覆盖领域的大救星。而对于温州“宝马乡”事件的反思,也告诉我们无序化的高利贷行业存在隐忧,需要给高利贷个“名分”,然后严格监管起来。【我来说两句】 

                                               分享到:


束缚:民间资本遭到束缚,只能暗流涌动。

央行也放高利贷 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何为高利贷?从字面意思来看,高利贷的“高”就意味着高利贷是比出来的。而比较的参照物又是什么呢?毫无疑问,大家想到的都是以国家为后盾的银行的贷款利息。那么比这个利息高的应该都算是相对的高利贷了。而《民法通则》规定,利息高于银行同期贷款利息4倍就属于高利贷。

  但目前,央行只是对存款利率的上限和贷款利率的下限进行限定,并未对贷款上限做出规定。现行法律甚至还表示,贷款利率在银行同期同档次人民币贷款基准利率4倍以内的予以司法保护。我们先不论4倍以内算不算高利贷,但是至少这代表法律对高利息形式的一种接纳和理解。今年初,央行条法司司长周学东针对《贷款通则》提出修改意见,希望通则对超出基准利率4倍以上的贷款最好不要界定为非法。这似乎为高利贷来了先河,既然银行都允许“高利贷”的存在,那么在民间高利贷中,就不应该“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吧。



断裂:银行贷款的希望渺茫,中小企业抓住高利贷这根救命稻草。

高利贷救活中小企业 存在即合理

  没什么靠山的中小企业历来贷款就难,而今年又遇到信贷紧缩,银行“锅里的米”都少了,那么分到中小企业碗里的就更是少得可怜了,以温州36万家中小企业为例,能从金融机构取得贷款的占比不到10%。融资难让这些中小企业面临生死考验,近期也从浙江、广东陆续传出中小企业面临集中倒闭的消息。这种情况下,中小企业将目光转向民间高利贷。最近几个月,随着民间借贷升温,利率水平已经超过历史最高值,有的甚至高达月息15分,即年利率180%。虽然借高利贷的企业中不乏零星的临死一搏的案例,但是大部分还是比较理智的,如果他所从事的经营活动不能给他带来足够大的利益,企业也不会傻到白白地冒那么大风险去借高利贷。

  一方面,有需求;而另一方面,民间资本缺乏其他投资渠道,闲置资金用来放高利贷。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这似乎顺理成章。对此,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表示,高利贷很好,这是资金优化配置的结果。资金应该配置到效率最高的项目上,也就是能够支付最高利息的项目上。这和拍卖一样,商品应该卖给出价最高的人,谁也没有说商品应该卖给出价低的人。



疏与堵:给民间资本生存空间!

行业混乱 宜疏不宜堵

  纵使高利贷具有其存在的意义,但其中的问题是不可忽视的。目前的民间借贷主要还是无法可依,出现赖账、纠纷等很难依法解决,而这也造成了这一市场的混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长巴曙松认为,对于民间信贷、包括一些合法的民间金融机构,既要监管,也要让给予合理的发展空间。

  让民资发挥正向作用,要处理好疏与堵的关系。就目前来看,高利贷对银行信贷无法覆盖领域具有一定的积极作用,而此时政府要做的,应该是对合理的民间放贷行为予以保护,加强监管,保证其发挥好的作用。而不是强硬地堵住它的出路,有堵就有躲,而躲在没有监管的角落造成的危害会更大。我们期待着民间金融走出阴暗的地下,逐步“阳光化”。这在其他地区也是有成功先例的,我国香港地区的《放债人条例》就规定:任何人经过注册都可以从事放债业务。而我国相关法律还需完善。

搜狐财经出品 2011.07  策划、制作:张晗

| 财经首页 | 查看更多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