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上海确定于1月28日起征收房产税后,新一轮的反对房产税的声音渐起。反对的原因五花八门,有人论证房产税没有征收依据角度,有人担心房产税达不到抑制房价的目的,有人认为羊毛出在羊身上,即使房价下跌也会使租金暴涨转嫁成本。
  今日第三方,为您分析为何反对房产税的理由站不住脚,而我们又应该如何让房产税的征收过程做到最大限度的公平、公正与公开。 【我来说两句转发至: 搜狐微博 白社会 人人 开心网 豆瓣

违反程序正义? 不过是拖延时间

  在反对房地产税的人群中,不少法律界人士认为房产税的征收违反程序正义。因为重庆、上海两地的征收房地产税并未经过严格的全国人大讨论,而只是由国务院常务会议同意,便在重庆和上海两个城市进行对个人住房征收房产税改革试点,而具体征收办法由试点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从实际出发制定。

  法律学者关注程序正义无可厚非,但却总能让人产生穿越的感觉。从三十年前小岗村村民通过按手印的方式私分责任田开拓出联产承包责任制开始,在中国的改革开放进程中,很多政策出台都是先试点执行后推广。在现行的政策下,以追求程序正义为名反对房产税的征收无非是延缓房产税征收的时间,却不能阻挡房地产税的征收。

无法抑制房价? 周小川的中药说

  反对房产税的人们说,房产税不会抑制房价。但此时,我们想到的是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的中药说。中药讲求综合治理,很少人会相信单单出台房产税就会平抑房价,房产税是国家调控收入分配的制度设计,房价的下跌是需要一系列的制度出台,房产税能否起到预期的效果,还取决于投资者对未来房价的预期和当地房价走势。第三轮房地产调控出台的国八条却确确实实触痛了不少既得利益者的切身利益,再加上房产税在各大中城市的扩散执行,中药综合治理的效果逐渐显现,人们有理由期待房价下跌。

  我们不愿用最坏的恶意来揣测反对房产税的心理,我们只想单单指明,征收房产税提升了购房持有成本,增加了投资客的风险,而这对渴望拥有自己住宅的普通劳动者并无太大影响。

转嫁成本?羊毛已经扒光了

  反对房产税的有一条理由是,征收的房产税是可以转嫁的。反对征收房产税的人认为“羊毛出在羊身上,如果征收房产税,那房租一定会飞涨”。此种说法忽略了房产税的征收细节,房产税并不是针对所有房屋征收,而是对特定价格,特定面积的房屋进行征收。如果按照现在重庆、上海的房产税实行办法,试问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这样的一线城市,到底有多少租户可以租得起比平均价格高两倍的房屋?又有多少个人租户需要租住60平米以上的大房子呢?

  通过政策对征收面积、价格等参数进行设定调整,房产税的征收并不会引发房租的暴涨,反而会因为让炒房投机客的成本上升,释放房源,扩大供给,甚至会让房租下降。

小结

  我们并不认为房产税无可争议,但我们认为讨论应该超越是否征收的范畴,更应该也更值得讨论的是征收细节是否能做到公平公开与公正。比如在上海房产税的试行办法中,将本地居民与外地居民区分,这可能是因为,但为何对外地居民不能像本地居民同样人均拥有60平米的免税面积,为什么对外地户籍人口不能从第二套房开始征收,如果担心炒房团,规则可以细化到征收存量房等,我们认为对细节的争论会帮助我们完善法律执行过程的公平、公正与公开。
  我们已经见过太多打着为穷人代言的既得利益者,他们中饱私囊,百般反对的根本原因只是因为触碰了自身的利益,而这正是房地产税征收的重要原因:让社会财富得到更公平的分配。

搜狐财经出品 2011.01   策划、制作:韩巍

| 财经首页 | 查看更多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