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财经

找寻红利:城镇化钱途几何

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我国城镇化率刚超过50%,若按户籍人口计算仅35%左右,远远低于发达国家近80%的平均水平……城镇化是我国经济增长的巨大引擎。[详细]
  经济学家史蒂夫·罗奇:中国正在进行的城市化,是全世界都未曾经历过的伟大故事……到2030年,中国迅速增加的城市人口,会再增加3亿……会让今日死气沉沉的鬼城,迅速变成生机盎然的超级大都市……可确保中国未来数十年的发展。[详细]

内需提振 每年新增1500-2000亿元消费

调查数据显示,2011年城镇居民人均收入为23979元,农村人均收入为9833元,约占城镇居民收入的41%;城镇居民人均消费15161元,农村人均5211元,约占城镇居民人均消费的34%。
  若城镇化水平再进一步,即更多的农村居民变为“城里人”,他们的消费支出将大幅增加,中国总体居民消费将因此加快增长,中国的内需亦将得到极大的提振。
  如果按照经合组织(OECD)的预测,“平均每年增加的1500-2000万城市人口”,即平均每年1500-2000万人的年均消费水平从5211元增至15161元,对中国内需而言,这是每年1500-2000亿元人民币的新增消费。[详细]

基建膨胀 未来18年新增30万亿基建投资

据经合组织(OECD)报告称,到2030年,中国正在迅速增加的城市人口,将会再增加3亿,相当于美国人口总数。三亿的新增城市人口,将会为中国的基础建设带来巨大的提振。
  报告同时称,城市化过程中新移民的到来,会带动房地产、教育、医疗卫生等多个产业的发展,每增加一个城市的新移民,大约可以带动该城市增加10万元左右的投资。
  据此估计,三亿的新增城市人口,将在未来18年内为中国带动近30万亿元的投资总额,并使房地产、轨道交通、汽车等行业迎来近20年的繁荣。[详细]

寄予厚望 城镇化或难以为继过久

目前官方公布的城镇化率是按常住人口划分的。这种划分方式,一方面容易忽略城市流动人口,少算城市人口;另一方面容易混淆农村全职和兼职农业人口,多算农村人口,进而极大的忽视了中国的实际城镇化率。
  经济学家李迅雷称,如果按照“城镇非就业人口”加“全国非农就业人口”除以全国总人口来估算,2011年中国的城镇化率已经达到60%了。这也意味着,我们所憧憬的拉动未来经济增长的城镇化因素,其动力已比较有限。城镇化进程,到2020年前后,或许就大致结束了。[详细]

点评:

中国约3.14亿人持有农村户口,却不在农村生活;在城市工作和生活,却无法享有市民身份。
  推进土地自由化改革,降低城镇入籍门槛,使其能获得更多资本、更容易融入城市,对城镇化的深入将起着极大的作用。[详细]

改革遗产:制度红利将尽

  中国的经济改革始于1978年末的改革开放政策,但最近十年的快速增长,则尤其受益于上世纪末开始的一些列改革与开发政策,或谓之于“制度红利”,包括加入WTO、国企改革和房地产改革等一系列市场化改革。但是,就像世界银行年初推出的报告——《2030年的中国》——所暗示的那样:简单的改革所产生的唾手可得的经济果实已被拾摘殆尽,下一阶段,中国需要更深入的变革。

你好,WTO;你好,全球化!

  2001年,中国正式加入WTO,积极拥抱全球化。截止2011年,与中国有贸易关系的国家和地区数量已激增至124个,居全球第一,远远超过美国的76个。
  中国积极参与全球产业分工,利用劳动力充裕和成本低廉的比较优势,迅速成为世界工厂。2011年,中国对外贸易总额达3.6万亿美元,超过美国。
  但如今,随着欧美深陷经济危机和债务危机的泥潭,以及中国变得不断庞大,外需越来越难以成为中国经济的引擎。[详细]

国企改制 抓大放小

  上世纪末开始的国企改制政策,抓大放小,扶植大型国企,对中小国企则采取“放”的态度,国家不再包养。
  这为中国经济赢得了制度红利,但红利并不是来源于“抓大”,而是受益于“放小”——无数的民营企业利用这一机会迅速发展壮大。民营经济对GDP的贡献已超50%、出口贡献超30%、就业贡献超80%。
  但如今,随着中国经济结构的变化,以及大型国企的不断庞大霸气,相对“放小”的优势,“抓大”的坏处愈来愈明显。[详细]

房地产市场化助推中国经济

  1998年后,中国推出住房改革政策,明确提出停止住房实物分配,实行住房分配货币化。这一政策开始了房地产业市场化发展的历程。
  中国的住房改革伴随着中国经济的迅速腾飞以及中国居民收入的迅速提高,三者互相促进互相助力。至2011年,全国房地产投资占GDP总量的13.1%,若再加上房地产相关产业,则占GDP总量的50.6%。
  但如今,伴随着房价的飙升以及地方政府对“土地财政”的迷恋,这一现状越来越难以持续。[详细]

时移世易:人口红利变苦酒

未富先老+加速老龄化 养老体系承压

中国正处于人口红利消失和老龄化加速的关键时期。2011年发布的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显示,至2010 年11月1日,全国13.71亿人,0~14岁人口占比16.60%,比10年前下降6.29个百分点;15~59岁人口占比70.14%,上升3.36个百分点;60岁及以上人口占13.26%,上升2.93个百分点。据联合国预测,未来中国65岁以上的老年人口将不断加速增长,至2011-2020年间,年均增速将增至4.2%。中国不仅将失去人口红利,而且还将面临“未富先老”的老龄化,并给养老体系带来沉重压力。[详细]

年轻劳动力迅速减少 人口红利变人口负担

中国人口红利的消失,不仅体现在加速老龄化上,也体现在劳动力的减少上,尤其是年轻劳动力的减少。统计局数据显示,2011年中国15-64岁劳动年龄人口比重为74.4%,比上年下降0.10个百分点,自2002年以来首次出现下降。联合国预测,中国的劳动年龄人口将在2015年达到9.98亿的峰值,此后逐年减少。人口学者则预言,到2050年,中国15岁~59岁劳动年龄人口将下降到7.1亿人,比2010年减少约2.3亿人。劳动年龄人口的减少意味着,人口红利将变成人口负担。[详细]

工资膨胀——再见,世界工厂

如果人口红利的彻底消失还是几年以后的时期,那么劳动力价格上升以及用工荒则是企业现在就要面对的事情。瑞信经济学家Andrew Garthwaite表示,中国似乎已经遭遇“刘易斯拐点”,过低成本的劳动力已经耗尽,从而将导致工资通胀的到来,随着时间的推移,社会保障的成本也会上涨,同样会对劳动力成本上涨起到助推作用。日本大和证券则预计,中国可能在未来五至十年内失去世界工厂的地位,制造业将转向劳动力成本和人口结构更有优势的东南亚诸国。[详细]

劳动生产率的增速赶不上工资的增速

荆棘密布:未来十年的经济挑战

调结构与稳增长任务棘手

过去五年,增长率下降了一半,从07年GDP增速超14%的峰值下降到2012年第三季度的7.4%。这是国外经济危机和国内不作为共同导致的结果。如何在调结构的同时稳增长,是未来十年的重大挑战。

增长模式受到打击

出口曾是中国经济的引擎,但过往几年,由于工资水平日益增长、人民币的走强以及可供开发的新市场有限,出口驱动的增长模式正在受到打击。伴随着中国经济规模的不断庞大,出口引擎或难以为继。

房地产繁荣走到尽头

伴随着房价的飙升以及政策的转变,地方政府对土地财政的迷恋似乎难以继续,房地产市场的繁荣似乎已走到了尽头。城市的天际线上到处是未完工的建筑,过去的投资导致房地产供应过剩。

劳动力市场萎缩

如本专题所述,中国的劳动力规模已达到最大化并将开始萎缩。据联合国预计,从2015年到2030年,中国劳动年龄人口将减少6900万。这是中国短期内所无法改变的最大的不利现实。

国有部门改革固化

如本专题所述,国企改制所带来的坏处,已越来越超过了其收益。近十年,国有部门改革已经停滞,在某些情况下甚至出现了倒退。民营企业仍无法进入电力、石化和银行等战略性产业参与竞争。

利益者阻碍进一步改革

过去十多年每年增幅接近10%的经济增长使中国一跃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但经济的快速增长也削弱了推行必要改革的动力。反对改革的既得利益者,以及金融危机都成为阻碍改革的绊脚石。

系统性改革政策滞后

在维稳和稳增长心态的影响下,中国的系统性改革严重滞后,包括改革户籍制度、利率、资源定价机制和税收政策等,已严重滞后于中国社会经济的发展。而越是滞后,改革的难度就越大。

政治、经济改革如何协调

维稳心态下,稳增长已成为决策层习惯性选择。如经济学家张维迎所言,改革即是刮骨疗伤。如何坚定政治决心,如何协调长、短期利益,如何协调政治经济改革,将成为未来十年最重要的任务。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