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财经
54

【编者按】已经很少有人知道,今天的一家大型民营企业,旗下拥有两家上市公司的中国远大集团发展总公司曾是一家中央企业。原中国远大集团发展总公司总经理胡凯军,通过令人眼花缭乱的资本运作,将原属于国务院扶贫办的这家央企,变成由自己控股的私企——中国远大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中国远大”),并以之为基础打造了拥有3家上市公司的“远大系”。值得注意的是,在长达10年的“私有化”过程中,胡凯军购买该央企股份的费用,远低于该央企所持两家上市公司股份的股东权益。

   至此,远大集团的股权改革路径已经明晰,但是,仍有一些疑问没有得到答案:远大集团的股权转让是否进行了资产评估?所谓承受国务院扶贫办出资的企业没有实际投资,是否意味着中国远大的资本产权性质没有变化?在股权转让过程中,没有实际交易,是否意味着虚假改制?谜一样的远大集团,真实面貌仍待揭开。

最新[主角:没手下有钱的胡凯军] [5000万购1.45亿元国有股] [远大系公司扫描] [七次股权腾挪]

分享到:

远大集团变身记:从国资到民企

  • 扶贫办下的“蛋”

    993年,中国远大集团发展总公司(下称“远大集团”)成立,主管单位为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下称“扶贫办”),注册资金一亿元。1996年起,远大集团进行改制。当时,扶贫办出具了《关于同意远大集团发展总公司进行股份化改造的批复》,为远大集团的改制埋下了伏笔。

这家成立于1993年的企业最初主管单位是国家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后经改制和一系列令人眼花缭乱的股权转让,其控制权最终落在曾经的管理层手中。从本报采访获得的资料来看,远大集团多次股权转让的价格涉嫌被低估。

  • 模糊的“身份”

    远大集团成立之初,到底是什么性质,由谁出资?远大集团1993年创办时的“企业法人申请开业登记注册书”显示,1993年由扶贫办组建,首任法定代表人为当时扶贫办的负责人,经济性质为全民所有制。值得注意的是,在05年,胡凯军实际控制公司对H股上市公司远大医药股权进行收购时,其公告披露,远大集团是一家成立于1993年的私人公司,胡凯军于当年加入远大集团。

  • 从独资到股份制

    远大集团又是如何从独资企业改制为股份合作制企业的呢?1996年远大集团提出股份制改造。随后,远大总公司申请变更登记,修改章程,载明远大总公司是受扶贫办业务领导的法人企业,公司注册资本金仍为1亿元,变国有独资为扶贫办、中国爱地集团公司、辽宁省投资集团公司、德宝实业总公司、鞍山市信托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各认缴2000万元。

中国远大10年7次资产腾挪

  • 中国远大集团

    成立于1993年,系股份制集团公司。主营业务涵盖医药健康、置业投资、物产物流及金融服务等产业领域

  • 没手下有钱的胡凯军

    前中国远大集团总经理,从93年到07年,胡凯军完成了从远大总公司一名主管业务经理到中国远大控股者的“华丽转身”。

远大系资产腾挪公司扫描

  • 炎黄置业变身

    在远大集团股份制改革过程中发挥关键作用的北京炎黄置业有限公司前身是北京炎黄大厦有限公司。1998年8月,远大集团的全资子公司收购北京炎黄经济技术开发公司20%股权;2001年8月远大房地产开发公司又将20%股权转让给北京泰亚投资;泰亚公司是以胡凯军等个人名义注册的公司。[详细]

在远大集团资产腾挪过程中,涉及到多个关键公司及数十个壳公司。胡凯军以多家入股公司为棋子,通过令人眼花缭乱的资本运作,将原属于国务院扶贫办的这家央企,变成由自己控股的私企。

  • 远大科创

    北京远大科创是远大集团转移和受让制药类企业股权的工具。09年6月,以中国远大和胡凯军名义申请设立北京远大科创,为独资企业,注册资本金5100万元,首次验资中国远大入资2040万元,胡凯军未出资。验资后资金逐渐转移出科创医药,09年10月,再以胡凯军的名义入资3060万元,形成胡凯军控制科创医药(60%)的格局。[详细]

  • 华创科基

    华创科基作为胡凯军的投资主体,是与远大集团联合投资新企业的工具,以便于新公司有“足够的资金实力”来“受让”中国远大子公司股权。该公司前身为北京泰华永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泰华永昌公司于2003年6月16日设立,法定代表人陈洪慧(远大集团人事总监),注册资本金3000万元,股东是中国远大下属企业常熟雷允上制药有限公司和武汉天天明药业有限责任公司。[详细]

  • 远大置业

    远大集团置业投资有限公司是胡凯军转移中国远大旗下十多家地产公司股权的工具。2008年11月,远大集团和胡凯军个人共同注册设立远大集团置业投资有限公司,注册资本金5000万元,中国远大认缴3500万元,胡凯军认缴1500万元,采取分期出资验资的方式,首期由中国远大出资1000万元办理注册。[详细]

中国远大“私有化”大起底

胡凯军的股权腾挪术

国资流失何时休?

南药1元转让南京同仁堂给民企被疑国资流失
南京医药转让南京同仁堂等医药资产的棋局步步严密,先是增资,然后引入红石科技,随后向南药国际转让南京同仁堂等医药资产,最后,剥离南药国际股权,红石科技顺理成章获得“乐家老铺”品牌等医药资产,而这一切冠冕堂皇的理由都是因为要与联合博姿合作。更值得注意的是,在本次转让中,同仁堂黄山和同仁堂洪泽的转让价格仅为1元。[详细]
河北国人啤酒国资流失:亿元资产作价千万出售
伴随着国人啤酒公司4600万元到期债务不能归还,新乐支行诉诸法院依法查封了国人啤酒上亿元资产并予以拍卖,在其拿到拍卖所得中的区区305万元之后,这两个债权人和债务人却神秘地达成和解,而数千万元国有资产也去向成谜 。[详细]
中钢巨亏致30亿国资流失 骨干离职无人被追责
根据中钢与另一家民营钢企山西立恒钢铁股份有限公司达成的托管协议,立恒钢铁将以削债方式托管山西中宇,山西中宇所欠中钢40亿元债务,削减为约10亿元;山西立恒托管山西中宇后,先支付给中钢1亿元,剩下的9亿元根据山西中宇的经营情况,每月偿还1亿元。这意味着,30亿国资将人为流失。[详细]
分享到:

中国远大“私有化”大起底

Copyright © 2014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 全部新闻 全部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