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内容

阎焱:风险投资比政府行政命令有效得多

阎焱:知识分子比农民痛苦 因为欲望太多

阎焱:世界银行没有存在的必要

阎焱:老乡校友当了总理 我们这一代是带头人

做投资,是一个很有意义的事情,从经济学角度来讲,即使作为PE,作为一个收购兼并的基金来讲,它对于整个宏观经济起着提高效率,是最重要的一个手段。从VC来讲,是对一个国家,尤其是把科技转化为生产力是一个最有效的手段,它比政府行政命令和政策要有效得多。

卢梭讲世界进步,社会演变最大的动力来自于人们对那些没有实现的欲望需求,还没有实现的这些东西。我们这一代人欲望很多,但在社会进展过程中,经历了很多的磨难。

因为世行是到目前为止,我认为是全世界最轻松的一份工作,现在我还认为世行没有必要存在,各国政府出的钱,世行的人特别冠冕,尽做一些没事找事的工作。

现在中国的各个领域,无论是政界、经济界还是学术界,我们这一代人已经进入决策的领域,或者说是带头人的角色。我的校友,我的同届同学,也是我的老乡,现在已经当上总理了。

阎焱:风险投资比政府行政命令有效得多

做投资,是一个很有意义的事情,从经济学角度来讲,从VC来讲,是对一个国家,尤其是把科技转化为生产力是一个最有效的手段,它比政府行政命令和政策要有效得多。[详细][网友评论]

据说找您投资的公司办公室墙壁上如果挂满了和领导人的照片,这种企业一般你是不投的,为什么?

阎焱:一个企业的成功,与一个领导人的他的品性是有极大的关系。如果一个人在办公室里更多的精力挂的炫耀跟某个领导人的关系,基本上他的取向就是错误的。别说中国的过去,即使在今天的中国,他绝对不可能建立在你跟某个领导人的关系而是把企业做大的。因为我们做风险投资,要把一个大饼要做大,而不是说这一刀切多一点少一点的问题,蛋糕这么小,多一点少一点没有区别,关键要把饼做大。你可以犯错误在商业模式上,在财务管理上犯错误,你还有机会再重来。如果品性上有问题,不可以再重来的。因为永远有赚钱,永远有投资的机会,如果碰到这个,我宁愿不去花这个时间。

您个人的职业操守是什么?

阎焱:跟你说一个故事可以说明这个事儿,2004年底我们从软银独立出来的时候,软银总部派了四个人在我们香港办公室,待了一个星期,把我所有的帐,我每一张报销的东西查了一个遍,最后给我们提的唯一一个我们做得不好的东西,他提的建议,就是说我们今后要买专业的会计的软件。因为我们当时所有的会计帐是用excel表格做的,香港办公室六个人,北京办公室四个人,说实话那时候完全不需要花好几万美金买那个软件,但是我们今天都是用这样的软件。这么多年来,全球最大的投资机构中间,有40个都是我们投资人,不断的把钱交给我,越做越大,至少说明别人是对我们放心的。我跟大家说一下美国对于基金管理非常严格。我们出去只要超过25块钱必须有一个发票,写上跟谁吃饭,干什么用的,非常严格的,中国别人很难相信,20块钱。

怎么看中国现在银行业现状跟未来五年、十年的情况?

阎焱:银行业股票确实现在很低,而且大家资本市场,尤其在外国资本市场对它不太看好,最主要原因担心坏账会增加。过去几年中国坏账增加是会增加的,这是一个客观情况。再一个中国政府对于房地产一直是打压的政策,而银行大部分贷款与房地产相连的,这样造成整个银行界股票的低迷。但是我个人觉得银行其实可能是买得最好的时候,可能不会再像过去那样高速的增长,但是在现在这个情况下,你看看中国去年整个盈利,四大银行占了整个银行七八十。中国的银行借贷差是3%全世界最高,美国大概1%点几,我的存款利率和贷款利率差距,全世界大概1%几左右。利率如果不控制的话,中国银行盈利能力非常强的,当然要做一些选择。国有四大银行比较稳定,但是增长性不会那么高。未来大家谈的互联网金融,互联网的银行,但是我个人认为互联网银行可能还是短期内对传统银行业形成大的威胁不太可能,这是一个比较漫长的过程,或者在某一个行业会有一些影响,谢谢。

据说美国政府关门,如果假设违约对中国有哪些影响?如果违约中国怎么应对?

阎焱:这个问题问得很宏大,我在普林斯顿读书的时候,我的老师是现在联邦储备银行行长,他是一个非常非常好的老师,他讲国际经济学,讲得深入浅出,所有学生特别爱听他的课。学校里面有一个打分的,所以他的分数永远是最高的。我对他是非常有信心,他的货币政策,我非常相信他能够做得很好。你说这个问题是美国两党政治的问题,美国债务的上限并不是说过了这个线就付不了钱的问题,即使美国今天这样子,全世界信用政府中间美国债券仍然是最高的,美国债券回报仍然是降低的,要求的人很多,供求关系当中需求大于供给,所以回报在降低。美国上线是两党斗争的结果,从经济上来讲并不会有特别大的影响,这就是为什么美国股市仍然在涨,我发现中国人比美国人担心还要多。我刚从美国回来,美国人倒不担心,其实东南亚的问题,跟美国债务完全不搭界的事儿,东南亚经济的问题其实是自身的结构性问题。你说我有什么办法解决?我又不是美国政治家,不知道答案是什么,当然我相信会解决的,两党都在憋着吧。上次结论也是这样,就在债务到期前一天晚上大家达成协议,政治上永远是在斗争,能不能比你憋的时间更长一点,你作为中国人不用太担心。

嘉宾介绍

阎焱,男。1982年毕业于南京航空学院飞机系,1986年获北京大学社会及经济学硕士学位,1987年研读于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国际政治经济学博士学位,1996年研读于WhartonSchoolEMBA项目。现任软银思科亚洲信息基础投资基金总裁及执行董事总经理,中国风险投资协会理事;中国海洋石油服务公司,香港四通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亚洲网通公司、Bocom数码、Mobi天线、盛大网络媒体及移数通公司董事会成员。曾任AIG亚洲基础设施投资基金大中国地区董事总经理、SprintInternationalCorporation亚洲区策划及业务拓展董事、美国华盛顿HudsonInstitute研究员和世界银行研究员等职。[详细]

  • 中文名:阎焱
  • 国籍:中国
  • 职位:软银赛富公司董事长
    软银亚洲投资基金首席合伙人
  • 出生日期:1957年
  • 出生地点:安徽安庆
  • 毕业院校:南京航空学院
    北京大学和普林斯顿大学
  • 犀利哥阎焱:“贪婪与冷酷”的投资人

      阎焱非常低调,甚少在媒体上抛头露面,但他的一些言论被媒体广泛引用。去年,他在微博上就某视频网站创始人在上市不久后抛售股票一事发表观点,“创始人套现是投资之大忌,更不用说如此之大。此股应避之!”与阎焱共事过的人点评他是一个很“强势”的人,一位与其谈判过的国企高层描述他“谈判时很强势”,还有人说“只有阎焱搞定别人,没有别人搞定他的时候”。一位朋友眼中的阎焱,则是“够贪婪,够冷酷”。[详细]

  • 阎焱:我的职业是赚钱 不是让人快乐

      阎焱:“我的职业是赚钱,是赚有良心、符合法规的钱,这就是我的工作,我的工作不是让人快乐。”近日,赛富亚洲投资基金首席合伙人阎焱在接受网络媒体采访时谈及雷士风波,讲出了这样一番话,来表达自己在雷士事件中的立场。另一方面,他也坦言,这场风波也给雷士照明带来了正能量,公司治理更加规范。“大团圆”结局同时也提升了雷士照明的股价。[详细]

  • 理想主义者阎焱:因雷士风波而走向前台

      阎焱隶属于“投资家”这个群体,成为财富和资本的代言人。这个群体不同于中国传统的企业家,他们游走于实业和资本之间,以“拼缝者”的精神、掠食者的残酷围猎财富;他们比企业家获利更多、更快捷,当然付出的代价也更大。在风投业做得顺风顺水的阎焱,修身治国平天下的理想依然未泯灭,非常想成为中国的亨利保尔森,但现在他对自己和体系都有了更为清醒的认识,以他多年在商场上商业投资教父的性格,在官场上其实很难生存。 [详细]

“江湖”沙龙是由中国金融博物馆书院主办,国际金融博物馆承办,与搜狐财经深度合作的对话节目,搜狐财经独家享有网络传播权。“江湖洞悉天下”,立意聊人聊天聊历史,邀请重磅级嘉宾与您穿越历史,分享点滴往事,追溯似水年华。已经光临和即将做客“江湖”的有野夫、任志强、陈浩武、张朝阳等等,“江湖”向天下英雄发起邀约,邀您光临江湖道场,把酒话事,笑看风云。

中国金融博物馆书院:打造金融人、经济学家和社会精英人群的读书夜场,分享他们的人生故事。

国际金融博物馆:中国金融博物馆麾下第三个普及金融教育融汇金融理念的公益博物馆。

搜狐财经:中国互联网最好看的新锐财经媒体。

Copyright © 2017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 全部新闻 全部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