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小官杨成毅

摘要:因为"救灾不力",芦山县清仁乡副乡长杨成毅被免职了。据知情人说:"其实他是干了活,却没有表现出来,不会体现,干活时没有袖章,也没有标语,领导和媒体都看不到。",这引起了县领导的不满。或许,这才是他被免职的真正原因吧。

                 (图:杨成毅)

  每次大灾后,救灾时,总有官员被免职,有些是罪有应得,有些是"躺着中枪"。但从官方的角度来看,一来要给民众一个说法,二来也是对救灾工作的有力督导。

  这次,一个小官就被推到了这样的风口浪尖。他就是芦山县清仁乡副乡长杨成毅,因为"救灾不力",确切地说是因为上级领导认为他"擅离职守",所以他被免职了,成为雅安地震以来首个被免职的官员。据他的领导、乡党委书记彭清翔说,杨成毅在横溪村共星组发放救灾物资时,并不在共星组,可杨成毅走的真不是时候,就在这天下午两三点钟,芦山县督察组恰好来到横溪村暗访,找不到乡负责人。更不凑巧的是,当时横溪村发放物资现场出现了一些混乱,有“哄抢”现象。因为帐篷不够,一些年轻力壮的年轻人抢了帐篷,而一些老人孩子却只能孤苦伶仃淋雨。

  此情此景,导致当晚8点左右,该县县委召开会议,认为杨成毅并未和任何人做工作交接,属于擅自离岗,因此做出对杨成毅就地免职的决定,并且全县通报批评。当然免职不是撤职,杨成毅只是不再当副乡长而已,他依旧是公务员。

  就这样,科级公务员杨成毅丢了官。他自己解释说当时他正在带领人员冒雨踏着泥泞道路前往最远永林组发放物资。因为那边没有帐篷,资源缺乏,“我就想下雨了,我帮助他们提前送去,大雨是不可预计的,万一下大雨了,那怎么办?”按照杨成毅说的,早晨11点左右他带领工作人员清点了物资前往永宁组,在搭建完帐篷分发完物资后,又慰问了村民直至近下午5时左右才回到了村发放点。

  而当他回到村发放点不久,却得知他被免职了。他后来说:“大灾大难当前,我这个官位子不要紧,只要能服务就好",被免职后,他看上去并没有多少思想包袱,依旧在救灾第一线奔走,现在胡子拉渣,满眼血丝。

  被丢官的杨成毅今年47岁,在该县乡镇基层工作二十多年,去年6月才升任清仁乡副乡长,用了二十年才爬到科级,在80后90后领导层出不穷的我国,也够慢的了,相比杨成毅也是没啥背景的人。而且还一直在基层一线,"官"当得挺窝囊的。他其貌不扬,身穿一套迷彩军装,脚穿一双橡胶球鞋,挽起的两个裤管都能看到脚脖子,满头花白的头发,架着一幅啤酒瓶底般厚实的老花镜,看上去要老得多。

  这位一辈子在农村基层工作的基层干部,在地震当天,他从自家房子里逃生后,就骑着自行车赶到了乡里,随着进村每天睡三四个小时救灾。而如今,上级的一句话,他辛勤工作半辈子的职位就没了。

  在乡党委书记彭清翔的眼中,杨成毅平时是一个工作很踏实的人。杨成毅也告诉记者,从地震后到前天:他没有回过一次家,没有洗过一次澡,没有吃过一顿大米,“今天下午吃了一顿米,是在农户家。”

  作为国家最基层的"领导干部",杨成毅挺不容易的,他所负责的几个村子和村民小组,据清仁乡一名干部说,这些村子里村民间存在家族矛盾--在中国的农村,家族宗族邻里关系极其复杂,很多基层干部活多钱少,工作挺难做的,跟在办公室里发号施令的天壤之别。杨成毅主要负责村里的计划生育和驻村常务工作统筹领导。据当地村民介绍“乡长蛮平易近人的,你看嘛,他看上去很老实的,在农村最难的计生都由他来做。”

  所以,当地不少村民都觉得杨成毅挺冤的,也有官员说"我们也不知道他冤不冤枉,那免职合不合适,我也说不清楚。"

  就在杨成毅被免职的时候,如果坐车经过清仁乡时,道路两边都是各种感谢、感恩的标语,还有孩子手拿牌子,一旦有车辆经过时,孩子们一边挥手一边整齐地叫喊着"谢谢您们"。不止清仁乡,雅安各地都有此景。据说这些是根据当地政府要求而成立的"宣传组",他们的主要工作之一就是"做一些感恩方面"的宣传。

  而据知情人说:"其实他是干了活,却没有表现出来,不会体现,干活时没有袖章,也没有标语,领导和媒体都看不到。",这引起了县领导的不满。

  或许,这才是他被免职的真正原因吧。

您有财经人物的料要爆吗?欢迎“我来说两句”跟帖,或者发邮件爆料:yuxiangliu@sohu-inc.com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