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狼”钟睒睒

摘要:农夫山泉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钟睒睒在商海中打拼了17年,绰号“独狼”,其商战手法独特、凌厉,是最早强调“眼球经济”的企业家之一,先后打垮了好几个饮用水巨头,是“行业公敌”。此番,面对有着央企华润背景的怡宝,面对铺天盖地的负面,钟睒睒打算再次奉陪到底。

                (钟睒睒在回应)

  水是透明的,但这些年却总是和“黑幕”联系在一块。

  这不,自2013年3月起,知名水品牌农夫山泉,在不到20天的时间,先后被某媒体曝出喝出黑色不明物、棕色漂浮物以及“水源地垃圾围城”等消息。这不禁让人想起2009年时,那一年从6月开始,在短短的四个月时间里,农夫山泉经历了“水源门”、“假捐门”,到了11月24日,海口市工商局又发布消费警示,农夫山泉相关产品被查出砷超标,一时间坊间议论纷纷。

  可以说,农夫山泉够“倒霉”的,连续多年被一些媒体、执法部门揪着不放,连爆“黑幕”。农夫山泉的当家人、农夫山泉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的钟睒睒(shan),面对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黑幕”想必够焦头烂额的。

  曾经在《浙江日报》当过五年记者的钟睒睒习惯将这所有的事情斥责为“竞争对手抹黑”,当年的“砒霜门”事件,钟睒睒就亲自召开发布会宣称国家质检再次检测后结果表明,包括海口工商局所指的相关产品均符合标准,他还大胆预测该事件背后有幕后黑手操纵;现在的“质量门”,钟睒睒又表示是其华南的竞争对手所为。

  在很多人看来,这个在商海中打拼了17年、绰号“独狼”的饮用水行业大佬屡屡被“围攻”并不奇怪。有知情人就透露:“在食品饮料的圈子,最让人头疼的老板有两个,其中一个就是农夫山泉董事长钟睒睒,因为他们总是不按常理出牌”、“他上去发言,一开口就把所有人都得罪了”,而钟睒睒的市场营销也着实狠、准,是最早强调“眼球经济”的企业家之一,先后打垮了好几个饮用水巨头。

  2000年4月,农夫山泉以广告的方式“证明”天然水比纯净水健康,推出以千岛湖为水源的天然水,这个策划击败了以纯净水为主娃哈哈、乐百氏。2004年,当康师傅大举进军瓶装水领域时,一场“自来水水源门”事件使得它的市场份额迅速下滑。多轮鏖战之后,奠定了农夫山泉的市场地位和钟睒睒的江湖地位。

  大获全胜的钟睒睒,得罪的人太多了,但这头“孤狼”似乎并不在意。这或许跟他的出身有关,据说他的父母曾被打成“右派”,但据其街坊领居说他的父母都是非常正直的知识分子,其母亲完全是受小人陷害。或许正是家人“被陷害”,使得钟睒睒洞悉了人性,生活的艰辛也让他有着不认输的劲头。

  钟睒睒的商战本事都是在实战中历练出来的,虽然当过记者,但其实他在文革停课时才上小学五年级,后来就去了嘉兴学做泥水匠。1977年高考恢复之后,虽然复习得很刻苦,但连续两年参考,都没能成功,才上了电大——这点还真跟同省的马云很像。在海南“下海”后,他还曾想创办中国第一份私营报纸,连名字都想好了,叫《太平洋邮报》,书生意气十足。

  做不成知识分子,钟睒睒就一门心思做起了生意。1993年,靠着超低温粉碎工艺制作的龟鳖丸,钟睒睒切入保健品市场,赚了第一桶金,其后又炒红了朵而、成长快乐、成人维生素、清嘴含片、农夫山泉、农夫果园、尖叫、农夫茶、母亲牌牛肉棒等等品牌,成为商界最能“生孩子”的老板。

  习惯了以一己之力快速成长的钟睒睒忍不了啰嗦,据说他的手下向他汇报事情超过5分钟,他就发飙。他对竞争对手也毫不客气,无论对方是同省的“中国首富”宗庆后,还是来自台湾的康师傅,甚至是海口工商局。

  而此番,面对有着央企华润背景的怡宝,面对铺天盖地的负面,农夫山泉、钟睒睒先是表明自己的标准高于国标,“是目前国内执行最高饮用水标准的企业之一”,在今天又宣布:将起诉《京华时报》,要求赔偿名誉权损失6000万元。这个回应方式与2009年应对海口工商局的方式并无二致。

  看来,钟睒睒打算奉陪到底了。

您有财经人物的料要爆吗?欢迎“我来说两句”跟帖,或者发邮件爆料:yuxiangliu@sohu-inc.com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