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者吴敬琏

摘要:吴敬琏是一个守望者,每每发出危险预警,从“赌场论”到“谨防权贵资本主义”,再到警示重工业化的负面影响。但遗憾的是,手握重权的官员们,很多时候,是不愿意听真话的。

                 (吴敬琏)

  如果说中国经济是一艘巨轮,那么经济学家们就应该是守望者,时刻警醒这艘承载着亿万同胞的航船能够安全驶过“历史的三峡”。而吴敬琏先生就是一位出色的守望者。

  近日,他的新书发布在即,由中央编译出版社编辑出版的《吴敬琏文集》收录了吴敬琏1980年至2012年最具代表性的文章,是至今他出版著作中涵盖范围最广,资料最全面的文献类重要著作。该书首发式暨中国改革座谈会将在北京搜狐媒体大厦隆重举行。

  而此时,中国经济频发“危险”信号。据媒体报道,部分重工业再拉亏损警报,钢价下跌,钢铁行业再次亏损,水泥行业产能过剩,实际超出需求量约8亿吨。中国经济自2003年一路在“重型化”路上狂飙至今,终显疲态,“出来混的总是要还的”。

  其实,早在2003年,吴敬琏就对中国经济的“重型化”表示过忧虑。

  那一年,托政府大规模投资、基础建设、宽松的宏观经济政策的福,水泥、钢材价格“一月三价”,长三角都流传着“投资1000万,生产100吨钢,1年建成,1年投产,一年回本”的“发财秘诀。就连轻工业、民营经济发达的浙江省都坐不住了,各级官员纷纷表示要赶上“全国性的重化工业化大潮”。于是,在政府的鼓励、支持下,2004年,浙江省40多家民营企业向国家发改委打报告要重化工业,就连当时如日中天的国产手机厂商波导,也不用销售手机所积累的雄厚资本去开发自主技术,而是准备投入巨资搞汽车。

  2004年,吴敬琏两次南下浙江调研,看此情况,忧心忡忡,于是,在7月的全国政协常委会上的专题讨论会上,他作了题为《注重经济增长方式转变,谨防结构调整中片面追求重型化的倾向》,论证了政府推动的重型化道路不可行。

  在2005年,清华大学的一次产业发展国际研讨会上,吴敬琏作为第一个演讲者,提前15分钟就到会场一侧的投影仪前,不断校正,希望有个最好的展示效果。在那次研讨会上,吴敬琏发表了《中国重工业及化工产业的发展》的演讲,论证中国经济应该转向技术和效率导向的内生性增长,政府要让位于市场。

  然而,吴敬琏的很多观点被追求政绩和短期利税的各级政府所刻意忽视。各地纷纷”多快好省“上马重型工业项目,导致污染频发、能源告急,而一遇到经济不景气,投入巨资的重工项目亏损严重。至于,不愿意搞研发而热衷跟着政府指挥棒搞汽车的波导,时至今日,早已经风光不再。

  《华尔街日报》曾经有评语说:“如果说中国有一位经济学家的意见永远值得听取的话,那就是吴敬琏。”

  吴敬琏是一个守望者,每每发出危险预警,从“赌场论”到“谨防权贵资本主义”,再到警示重工业化的负面影响。但遗憾的是,手握重权的官员们,很多时候,是不愿意听真话的。

  相关链接:吴敬琏、林毅夫 周其仁等将做客搜狐纵论改革

您有财经人物的料要爆吗?欢迎“我来说两句”跟帖,或者发邮件爆料:yuxiangliu@sohu-inc.com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