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老师”严介和的数学算盘

摘要:严介和再一次进入公众视线,是其所主导的太平洋建设集团,因采用全新的国际BT模式,在兰州推山造地的举动。从2012年10月的隆重动工,到如今工作面的大面积萎缩,半年时间已经过去。然而,这距离严介和当初宣称的“半年内推掉700座荒山”,似乎还差得太远。“大嘴”严介和的BT神话会不会破灭?

严介和

  说起严介和,争议纷纷。外界对其的印象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在会场、饭局、采访间隙,严介和总是给人敢言的风格。我行我素的严介和曾经参加一场会议时,随行五位助手,气场就跟面前他们所称谓的“严主席”一样,强大的让人窒息。走到任何地方,严介和只喝自己带的茶,而且用农夫山泉煮开泡,也印证了其个性鲜明的一面。

  1960年出生于苏北淮安的严介和之前是位语文老师,娶了自己的学生当媳妇,并为其生下一男一女俩孩子。据严介和的哥哥说,“他上小学的时候,经常打架,即使比他年纪大的都听他的。” “虽然晚去一个月,但是成绩非常好,当上了学生干部,不过经常和班主任打架。”严介清说,“以至于校长找上门来。”严介和急躁、好胜心强的性格开始显露。

  如今来看,作为语文老师,多少还是有些底子的。只要见过严介和的,都知道他口才让人赞叹不已。当然,有人能卖嘴皮子,有的人还一直是语文老师。

  严介和的老乡亲提起他,褒贬不一。严介和说他能从2楼往下跑,再变成3楼,最高时从5楼往下跳。村民们说,到现在为止三堡乡都没有5层楼房,而在严介和的年轻时代,整个村子连2层楼都少见。这种质疑的情绪在村门口那条路上见证了。当时严介和要修路照顾村民出行,但后来始终没有兑现诺言,后来就成了村民自己出份子钱修路。

  但严介和的怀旧情却值得赞赏,“华佗论箭”董事局主席张桦是淮安教育局局长,还是严介和时任教师的学校校长,曾教过严介和的子女。就凭这层关系,张桦就能挑起严介产业链中最为重要的一环。

  严介和将其商业版图划分为“五经”产业体系,包括“产经、智经、财经、文经、子经”,分别对应其在建设、咨询智库、资本运营、文化和教育领域的建设。严介和控制下的三大集团已形成了完整的链条:太平洋建设集团承接BT项目;郑和舰队是资本的富集地,吸引成员加入为项目投融资;华佗论箭专为太平洋建设集团筛选项目合作单位。

  中央党校北门对面的楼上,“华佗论箭”的招牌引人注目,这是严介和在北京的“巢穴”,他自称受中央党校邀请而选择此地。“华佗论箭”的会员分级别──理事、常任理事、副主席和主席会员,分别要缴纳从二十多万元到二百余万元不等的年费。而在华佗内部的人士称,进来的多半都是副总裁,而这种副总裁太平洋建设不少于100个。之前有网友就曾举报称自己被这个组织“洗脑”。通过一层层的提成计划以及党校课程进修有效的框架体系传播。他经常说,企业的领袖非常重要,正如一只狮子带领着一群羊,羊也会变成狮子。但问题是,狮子会不会张口吃羊呢?

  严介和在北京创立华佗论箭组委会时,称是国内唯一一家从事日常义诊、非常经营、危机处理、品牌塑造、文化建设的智慧机构。“华佗论箭”就曾邀请到国内外众多政要捧场。克林顿、萨科齐、李肇星……这一连串的名字让很多企业家望尘莫及。

  2011年11月13日晚上,上海国际会议中心宴会厅里一场筵开百席的婚礼现场。严介和的儿子严昊就是新郎。而现场的国内外政要有几十位之多。就在当天,华佗论坛召开,严介和巧妙的用这个组织为儿子做了一次至高荣誉的激励。这种手法,也是中国近年来颇为盛行的排场文化。中国人多喜欢讲究圈子文化,比排场。有煤老板嫁女儿几个亿的送,但比起严介和的总统出席,可谓小巫及大巫。也正是这种排场,看起来高端的形象,让严介和始终活跃在高端商务圈中。但在中国的众多精英俱乐部里,严介和的身影很少出现。像刘东华的中国企业家俱乐部,马云、任志强等人参加的阿拉善,以及泰山会等名人圈子从未有过严介和的字眼。也许,严介和想说的是,我行我素才有了他的今天。

  圈子文化的发展给了很多企业家从泥淖到峰顶的机遇,缺少交情的严介和最大的难题就是“资金链”。2006年,太平洋建设集团深陷债务风暴,对于2005年还是胡润百富榜榜眼的严介和而言,快速经历了“从大名鼎鼎到臭名昭著。”严介和回顾那场“风暴”,直言当初“败走麦城”是自己个性太过张扬、太过激情。意识到问题后,严介和依然高调行事。去年他就提出要重返上海滩,并提出在五年内把苏商集团做成上海最大的民营企业之一。并号称要在浦东建成最高的大楼苏商楼。

  而严介和面对的出了质疑就是质疑。一时间,严介和想做空太平洋建设、将资产转移到上海的传闻不断。同时,太平洋建设中国式BT(所谓BT,通俗而言,即由企业垫资建好基础设施项目后移交政府,政府在数年内按约分期付款给企业)建设模式也被广泛质疑。

  严介和的BT模式也称为回购模式,即政府把基础设施的投资建设任务交给社会资本,在社会资本完成基础设施建设后,再由政府出资分期付款和利用补偿措施等方式完成对基础设施的收购。在兰州新区已经完成了至少200公里各类道路的建设,总造价超过28亿元,“即便按照兰州新区审计部门已经审计完毕的投资额计算,我们也有21.6亿元的施工额度得到了政府最终确认。”但从兰州方面传出消息是,严介和的团队夸大其辞,有炒作的成分。事实上,严介和拿到了只是很小一部分的土地。而BT模式最大的问题是,如果政府支付放缓,资金链就成了最大的问题。

  对于BT模式从未间断的质疑,严介和底气十足,称太平洋建设目前零负债,资金链不成问题。严介和初出道时就有“赔五万不如赔八万”的魄力,这同时也是他的儿子、现在的太平洋建设集团董事局主席严昊所秉承的。时不时说的,严介和总是重复那句“狂言”:“市场经济就是凭实力说话。

  严介和一直认为“5”是他的吉祥数字,因为“5”是1到10中间的数字,而人有五官、五脏、五指,所以“5”是“成功的中庸”。严介和的手机号码、车牌号都有好几个“5”。他的员工们在为自己选择手机号码时,也纷纷选择拥有两个“5”以上的。但面对媒体时,严介和又说6是自己的幸运数字 ,16岁工作,26岁“跳海”,36岁“下海”……76岁退休。不知严介和还有没有其他的幸运数字,但肯定不是2。

  严介和喜欢玩骰子,自称如入行肯定是亚洲赌王。不知道,如今严介和的算盘是不是在赌自己?(文/孟德思旧)

您有财经人物的料要爆吗?欢迎“我来说两句”跟帖,或者发邮件爆料:yuxiangliu@sohu-in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