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公敌”斯诺登

摘要:斯诺登称,他早在2008年之前就产生了这一行动的念头,奥巴马当选总统,给了他希望。但之后几年,国家安全局的行为变本加厉,“他们想监控全世界所有的对话,所有的交流……”斯诺登表示,“我愿意做出牺牲,因为我的良心不允许美国政府用庞大的监控机器侵犯民众隐私、摧毁互联网自由……”

爱德华·斯诺登,前CIA雇员,“国家公敌”。
爱德华·斯诺登,前CIA雇员,“国家公敌”。

  一个叛变的CIA特工,秘密逃往海外,威胁爆出所有国家机密,政府对其展开拘捕,发誓让其消声……

  这不是又一部俗套的好莱坞电影,这是正在发生的真实故事。

  爱德华•斯诺登(Edward Snowden),29岁,前CIA雇员,有一个幸福的家庭,还有一个年薪达20万美元的稳定职业;现在,他将永远失去上述身份——他成了一个“深喉”(whistleblower),一个国家公敌。

  在做出上述举动之前,斯诺登是美国国家安全局(National Security Agency)承包商博思艾伦的员工;如果按照中国的标准,斯诺登就是典型的“临时工”了。

  揭露国家机密:老大哥在看着你

  在经过数年的秘密准备后,他秘密拷贝了美国国家安全局(National Security Agency)的无数机密文件,从美国逃往香港,隐身于一家酒店,一步一步的将美国政府监控美国人民、对他国进行网络攻击的国家机密,透露给全世界。

  根据斯诺登的爆料,美国政府代号为“棱镜”(Prism)的秘密项目,直接接入苹果、谷歌、Facebook等互联网公司的服务器,收集用户的各种个人信息,包括电子邮件、聊天记录、信用卡信息等;

  ——美国政府每日每夜都在收集美国最大的电信运营商Verizon的用户信息,无论其用户是美国公民还是非美国公民,无论其有无犯罪记录,无论其通话是国内还是国际;

  ——美国政府数年来一直在对中国大陆和香港的电脑网络进行攻击,包括个人和香港中文大学这样的机构。

  斯诺登称,“我知道我会因为我的行为而遭到惩罚”,“我会被CIA带回美国”,(但)“我愿意做出牺牲,因为我的良心不允许美国政府用庞大的监控机器侵犯民众隐私、摧毁互联网自由……”

  官员要求严惩 媒体怀疑他的精神状况

  斯诺登对后果的预计当然是准确的,他也必然会遭到美国——这个全世界最强大国家——的惩罚。如果他的猜测没错,或许此时正有无数个特工,密谋使用合法或不合法的手段,将他从香港带回美国。

  政客们在指责他是叛国者。

  众议长、共和党人约翰•博纳称斯诺登是叛国者;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民主党人戴安娜•范斯坦则称斯诺登的所做所为是叛国行为;平时争吵的不可开交的两党议员,此时正一致要求政府迅速惩罚他;

  媒体则试图把他刻画成一个疯子,一个“背叛了宪法”的精神病患者。

  《纽约时报》专栏作家David Brooks、一个被当做共和党人的民主党人,在《纽约时报》上写道,斯诺登“似乎是一个不容易沟通的人……最近几年他也没有定期去看望他的母亲……他似乎是我们这个时代(社会原子化)的受害者……他出卖了我们所有人的隐私……他也背叛了宪法……”

  美国政府监控人民没有侵犯隐私,个人揭露政府行为却是;政府监控人民没有背叛宪法,个人揭露政府行为却是。美国媒体及媒体人的堕落,由此可见。

  为什么斯诺登不是阿桑奇

  也有人将他和“维基解密”中的阿桑奇和曼宁比较,认为他威胁了美国利益,将美国人置于危险境地。

  尽管斯诺登表示他“尊重”将美国军事机密泄露出去的美军士兵曼宁,但斯诺登和曼宁以及阿桑奇,还是有本质上的不同——斯诺登只是揭露了政府的监控行为,没有将除他以外的任何人置于危险境地;而阿桑奇等人的揭秘行为,却是直接将战场上的美军士兵、伊拉克和阿富汗平民暴露于恐怖分子的攻击之下。

  正如斯诺登本人所言,“我有很多资料可以公开,并产生很大影响,但我没有……我仔细审查每一份文件,确保我公布的所有信息都是关系且只关系到公共利益的……伤害其他人不是我的目的,公开透明才是……”

  斯诺登称,他早在2008年之前就产生了这一行动的念头,奥巴马当选总统,给了他希望。但之后几年,国家安全局的行为变本加厉,“他们想监控全世界所有的对话,所有的交流……”

  在斯诺登事件之后,奥巴马继续为监控辩护,“……你不可能在保持百分之百隐私……获得百分之百的安全……我们将不得不作出一些选择……”

  “妄想用自由交换安全的人,两者都不配拥有,两者也都将失去”,这是美国建国之父本杰明•富兰克林的回答。

  由此可见,隐私与自由已经变得多么稀有和多么宝贵了,即使是在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