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美国的酒鬼伯南克

美联储主席伯南克(Ben Bernanke)19日在联储公开委员会公布利率决议后召开了新闻发布会。伯南克表示,如果经济预估符合预期,预计可能在今年减缓购债步伐,明年年中前将结束购买资产,结束购买时,失业率可能在7%左右。

  伯南克终于开口谈QE退出了。也许,正如美国总统奥巴马所说,伯南克明年要离任了。伯南克似乎要带着他任期内最重要的成绩“量化宽松”退出了。在很多人看来,伯南克已然超过他的那位长期“服役”的前任,成为影响力最大的联储主席了。

  在格林斯潘之后的美联储,伯南克压力重重。要使联储的政策转向,他需要面对比前任更为棘手的经济难题。刚刚上任后的伯南克,倒霉透顶。不仅造成了金融巨鳄们的倒闭和接踵而至的信用危机,也不排除部分联储和其他的政策的滞后性因素,他还带来了了自上世纪30年代以来最为严重地经济衰退。一时间,左派恨他,右派对他更是咬牙切齿。但QE1、QE2、QE3推出后,虽然效果渐微,但他还是拯救了美国经济,以高超的技巧引领美国经济度过历史上最艰难的时期。

  目前美国进行了三轮量化宽松,但必须承认的是每一轮量化宽松的效应正在递减。新一轮量化宽松对经济的影响力更弱,即使是充满想象力和创造力也几乎无回旋之地。经济学家布兰查德说:“我认为伯南克已经做了所有能做的。人们必须接受,尽管他做的“不够”,但其实已经够多了。”

  短期内,伯南克采取量化宽松是为了提振经济,降低失业率,而长期来看,美元一定会走强。从另一方面来说,美元走强,黄金价格是走低的。美国采取量化宽松政策以来,主要目的是为了提振经济,降低失业率,而其副作用也是显而易见的,比如不可持续的资产价格泡沫,甚至还有量化宽松政策可能导致许多美国企业推迟了投资。

  量化宽松政策有利也有弊。但现在外界关心的是,何时退出QE。日前,伯南克的国会证词被很多媒体热炒为退出QE的信号,这恐怕误解了伯南克的本意。仔细阅读伯南克的证词,所谓的信号更像是在情景分析,具体什么时候退出QE,他的答案很明确:“不知道”,因为“一切取决于数据”。所以,与其臆测伯南克的态度,不如从数据分析中寻找答案。

  从就业数据来看,尽管美国失业率已从年初的7.9%下降到7.5%,但劳动力市场并未出现“实质性改善”。从通胀数据来看,目前通胀基本无虞,甚至有通缩风险。美联储为何频频释放“退出”信号呢?答案或许就在于伯南克,他的动机就是为了抑制投机行为。

  但是,中国和德国对美国也开始心生不满。这些国家长期保持着贸易顺差,有贸易顺差必然就要有贸易逆差的国家。美国就是这在逆差这一行列里。如今美国实行了货币宽松政策,使美元贬值,其产品在世界市场上的竞争力就提高了,从而降低了本国的贸易赤字。中国和德国当然不愿意看到这种事情发生。

  伯南克是个性情中人。早前他在学校里教书,闷头搞学问。后来出山,就遇上金融危机。搞经济学的人,逻辑思维强。但压力还是压垮了伯南克。有传闻称,伯南克曾在酒吧买醉,大声嚷嚷着美元不值钱,量化宽松救不了美国。“当然,我们可以压低长期利率,实行量化宽松计划,但拜托,大家都知道,这根本不会对经济产出、需求或者就业带来丝毫改变,”伯南克说。不知道醉酒的伯南克说出这句话后,第二天是不是后悔了。

  当时,醉酒的伯南克向点唱机投入点钱,选了英国摇滚乐队恐怖海峡(Dire Straits)的歌曲“钱一无是处”(Money For Nothing),而且连续唱了5遍。这首歌太应景了,证明伯南克还是有头脑的。常喝酒的人应该知道,话虽曲折,但多为实言。

  美国经济苦了伯南克。但伯南克要知道,就像他在普林斯顿大学演讲的那样,“没有人希望失败,但失败是生活和学习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