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见了流动性危机的肖钢

摘要:上周银行间市场大波动,很大程度上是银行业表外运作导致的后果。在中国金融界,早就有大腕警示过这类“影子银行”的风险。那就是现任证监会主席肖钢,他之前是中国银行董事长。在去年的达沃斯论坛“中国的金融改革”分论坛上,被问到中国金融五年内最大风险是什么时,肖钢就曾表示:“最大的风险是中国式的影子银行体系。”

  最近,银行间市场利率大波动闹得沸沸扬扬、人心惶惶。

  先是6月20日,资金市场几乎失控而停盘:隔夜拆借利率突然疯涨至13.44%,盘中最高成交利率竟然高达30%!财大气粗的银行也缺钱了,四处不惜血本找钱。昨天,据传多地工行系统柜面取款、ATM、网银等均被告知出现故障,上海、北京、武汉等地用户报告无法正常使用,农业银行、中国银行工作人员也表示,昨天上午,网点的ATM一度难以使用,目前部分地区业务已陆续恢复——难道银行缺钱缺到没钱给储户了?未必。但两者之间到底有没有关系?这种紧张是咋造成的?

  其实,这些背后都跟“影子银行”有关。所谓“影子银行”简单来说,就是银行在表外进行的诸多交易,绕开了监管,其中,又以各种所谓的理财产品为主,这些表外运作占用了大量资金,导致某些时间点上,银行资金紧张。评级机构惠誉国际近日发布的报告更是指出,随着超过1.5万亿元人民币理财产品在本月内陆续到期,在上周四创下新纪录的中国银行间拆借利率将会面对更大的上行压力。

  看来,这种局面还得继续一段时间。事实上,在中国金融界,早就有大腕警示过“影子银行”的风险。那就是现任证监会主席肖钢,他之前是中国银行董事长。

  在去年的达沃斯论坛“中国的金融改革”分论坛上,被问到中国金融五年内最大风险是什么时,肖钢就曾表示:“最大的风险是中国式的影子银行体系。”他还撰文指出“从某种程度上讲,这(理财产品)基本上就是一场庞氏骗局。”他还对这些产品长短期错配可能引发的危机提出了警告。

  作为时任的银行业高层,敢于承认该类产品对中国银行体系构成风险,实属罕见。肖钢的预见也很有先见之明。

  然而,或许是肖钢后来就任了证监会主席,管不着银行的业务了,所以,理财产品和“影子银行”的清理再无下文,直到上周流动性危机的爆发。但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在上周,当市场传言满天飞时,肖钢曾经主持的中国银行也“中枪”了,被传言“中国银行当天下午资金违约,交易时间过了半个小时还找不到资金”,甚至有传言资金缺口“四千亿”,对此,中行表示,中国银行从未发生过任何支付违约,针对谣言,该行已经已向公安部门报案,以证清白。

  银行发行的“资金池”运作的理财产品,由于期限错配,要用“发新偿旧”来满足到期兑付。而且这几年商业银行奉行“规模扩张”,靠“短借长贷”,频频向同业拆借资金,高速扩张。一来,在拆入和拆出资金就可套利;二来,同业拆借利率较低,将拆入资金投到房地产行业还可以获取更高收益。如此空转和高速扩张,不出事才怪。

  长期在央行和银行系统工作的肖钢深谙其中危机。他1981年进入中国人民银行担任行长吕培俭的秘书,36岁成为了人行系统内最年轻正局级干部,对中国银行业的情况心知肚明。

  但“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就算肖钢对中国银行业的种种弊端很清楚,但他现在毕竟是证监会主席,而不是银监会主席或者央行行长,所以,不能直接干预银行间的问题,只能在资本市场系统能整治弊端。

  据传在上周二,央行召集了各大银行开了会,对两家股份制银行进行了点名批评,并让其作了检讨。那么,肖钢又会如何“收拾”此次流动性危机中的“坏孩子们”呢?就在今天,事件的主角之一光大银行H股发行的相关方案已获中国银监会批复,同意其首次公开发行H股股票并在香港上市,发行规模不超过120亿股,所募集资金用于补充本公司资本金。并已接到证监会行政许可申请受理通知书。

  看来,纵使有6月9日的“违约事件”和现在的流动性危机,各大银行并没有伤筋动骨,监管部门也没有处罚的意思。但资本市场却风声鹤唳了,银行股纷纷大跌,其中,肖钢的老东家中国银行也下跌了2.29%(截止11点20分),看来,监管部门想大事化小事,但投资者们却忧心忡忡。

  不知道,当年预见了银行业危机的肖钢,如今贵为证监会主席,又是如何应对上市银行的暴跌危机的呢?

您有财经人物的料要爆吗?欢迎“我来说两句”跟帖,或者发邮件爆料:yuxiangliu@sohu-in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