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于北大的“李克强经济学”

摘要:早在1991年8月,他还在北大时,经济学家厉以宁同他、孟晓苏、李源潮合著并出版了《走向繁荣的战略选择》(经济日报出版社)一书。其中,李克强撰写了第七章“农村工业化:结构转换中的选择”。他的硕士、博士论文都极其细致分析了中国经济的结构,提出了诸多闪光的见解,可谓“李克强经济学”的思考原点。

  作者:刘宇翔

  外资投行向来喜欢制造概念,继创造了“安倍经济学”来概括日本新一届政府的经济政策后,巴克莱银行又创造了“李克强经济学”来说明中国新一届政府的经济政策。按巴克莱银行的说法:“如果日本安倍经济学是关于扭转通缩、重启增长,中国“李克强经济学”三大支柱是:不出台刺激措施、去杠杆化和结构性改革。双方政策命运都将由结构性改革成败决定。”

  简而言之,日本“安倍经济学”是“开闸放水”,用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刺激经济调结构,而“李克强经济学”就是管住货币闸门,重视结构性调整。“安倍经济学”是要刺激通缩已久、萎靡不振的日本经济,“李克强经济学”就是要调理国进民退十年、4万亿刺激亢奋过度的中国经济。

  有人说,李克强总理上任后采取的措施,其魄力有点像当年的朱镕基总理。事实上,李克强总理的班子里,确实有不少是朱镕基经济改革时的得力助手、改革方案的规划者,他们再次担任经济工作要职:财政部长楼继伟、央行行长周小川。

  事实上,在李克强担任辽宁省委书记时,就有“克强指数”之说。那是英国《经济学人》杂志于2010年推出的用于评估中国GDP增长量的指标,它源于李克强2007年任职辽宁省委书记时,喜欢通过耗电量、铁路货运量和贷款发放量三个指标来分析当时辽宁省经济状况。该指数是工业用电量新增、铁路货运量新增和银行中长期贷款新增的结合,就反映了李克强治理经济的思路。

  而李克强对经济结构的关注,已有多年。早在1991年8月,他还在北大时,经济学家厉以宁同他、孟晓苏、李源潮合著并出版了《走向繁荣的战略选择》(经济日报出版社)一书。其中,李克强撰写了第七章“农村工业化:结构转换中的选择”。他的硕士、博士论文都极其细致分析了中国经济的结构,提出了诸多闪光的见解,可谓“李克强经济学”的思考原点。

  其中“李克强经济学”的城镇化思路,源于李克强的硕士论文的思路;而近期的棚户区改造,则源于2004年,李克强调任辽宁省委书记后冒着零下29度的严寒到抚顺市棚户区调研,最终拍板定下的莫地沟社区改造。

  短短一百多天,“李克强经济学”正深刻地影响着中国经济。这寄托着李克强的“强国梦”。

  他的老同学说了这么一个故事——早年一次聚会上,有同学听说李克强带团参观朝鲜,便开诚布公地问对朝鲜的印象,他也直率表达了观点。据他的老同学何勤华转述:那里和搞文化大革命差不多,都是个人崇拜;北朝鲜的老百姓并不知道国际上怎么评价这个国家,也并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北朝鲜的落后导致他在联合国发言没有人听,甚至中国在联合国发言也没有太多人听。听得最多的还是美国、英国、法国等欧洲强国。

  李克强还感慨,国家要强大,不能总是内部阶级斗争,不发展生产。

  何勤华说:“从这一点可以看出他思维的轨迹。他一旦执政,经济肯定是他的工作重点。他从那时就意识到,经济不好,在国际上是没有地位的。”

  (综合新华社特稿、人民网、新华网、《中国经营报》、财经网报道)

您有财经人物的料要爆吗?欢迎“我来说两句”跟帖,或者发邮件爆料:yuxiangliu@sohu-in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