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迎国资的“快递之王”王卫

摘要:在中国,能融资几十亿、铺就上市通道、搞掂各方的,就只有国资以及类似博裕资本这样人脉深厚的投资者。无论是“电商之王”马云还是“快递之王”王卫,最终都得向现实低头。

王卫

  贵为中国电商界的第一大佬,马云也曾诚惶诚恐地说过:“只要国家需要, 随时准备把支付宝献给国家。”

  当然,现在,“国家”也没明目张胆笑纳马云的支付宝,但今年,马云还是开门迎来了以中国投资有限公司、中信资本和人脉极其深厚的私募股权投资公司博裕资本,以及国家开发银行旗下负责股权投资的国开金融有限责任公司组成的“国家队”财团,“国家队”财团趁低收购了阿里巴巴集团约5%的股权。

  阿里巴巴集团日进斗金,马云不缺钱,为何敞开大门恭迎“国家队”?老谋深算的马云此举,可谓有一石多鸟之功效——其一、借力打力,以“国家撑腰”制衡大股东美国雅虎和日本软银,少唧唧歪歪;其二、“投名状”和“护身符”,从此就是“国家的人”了,你懂的;三、借花献佛,马云的生意做得很大,上市规模据说过千亿美元,不孝敬孝敬关键人士,在中国恐怕过意不去;四、买路钱,上市不是你想上就能上,煌煌“国家队”利益均沾,会帮你打点一切的。

  据说,博裕资本还打算再增持阿里巴巴的股份。马云大概求之不得吧。

  绕了这么一个大圈,但小编今天不是谈马云的。而是谈马云最敬佩的一个人——国内速递行业的龙头老大“顺丰速递”的掌门人王卫。2012年,顺丰的销售额已突破了200亿,是国内最大、最快捷的快递公司,并且市场地位很强势,人称“砸30亿,花三年时间也再造不出一个新顺丰”,而王卫高中毕业,以在珠三角和香港之间送快件起家,做到百亿规模,一直深居简出,基本不接受采访。

  2010年春天,王卫花3亿5千元港币购买了香港九龙塘喇沙利道的一块地皮,自建两栋4层楼高的独立屋,附带独立泳池。这桩打破同区地产价格记录的买卖引起了《壹周刊》记者的注意。敬业的狗仔队不仅在顺丰深圳总部的写字楼前守候王卫数日,还混进顺丰香港的点部,做了一整天的快递员,收派了300多个包裹。最后,狗仔队终于拍到了王卫的照片,文章以《水货佬做到买屋仔,买757飞机》 为题发表。据说这件事情让王卫很不爽。

  而3年后的今天,拥有30架货运飞机的顺丰和王卫,再次走到台前。

  在昨天晚上,顺丰速运声明,顺丰已与元禾控股、招商局集团、中信资本等机构签署相关协议,前三家机构投资者总体投资不超过顺丰25%的股份,成为顺丰的新股东。该笔融资金额为40亿元,按照顺丰360亿~400亿左右的估值计算,约占顺丰股份10%。

  顺丰也正式接纳“国家队”,而且这三者的来头也真不小。招商局集团驻扎在香港的央企,老牌国字号,正部级单位、管理总资产3.59万亿元。中信资本也是正部级央企中国中信集团有限公司旗下的“孙公司”。而注册地苏州的元禾控股核心业务包括与国开行联合开办的国家级VC母基金,其众多投资项目中有28家企业已上市或过会。都是级别很高、能量很大的主儿,会是可靠的靠山。

  王卫为何选择在这一时机迎接“国家队”?都是马云逼的。

  王卫开门迎接“国家队”的原因,二三四都与马云的一样。但王卫还有两个苦衷——其一、法律原因决定了顺丰不能接受外资。2009年开始实施的《邮政法》明令禁止外商投资经营信件的国内快递业务,而相关业务正是顺丰的核心业务,使得顺丰不可能考虑接受外资的产业或金融资本;其二、顺丰如今价值数百亿,民资没钱就算有钱也没本事帮不了顺丰什么,而面对有“国家队”撑腰的马云,王卫也急需拉上一票“国家队”。

  做电商的和做物流的,原本应该亲密无间、鱼水交融,但奈何马云和王卫都是胸怀远大的人,都想牢牢控制整条产业链。两个想做王者的男人,多次交锋。

  几年前,在阿里巴巴还未如此强大时,马云曾在香港两次秘密约见王卫,那时这位神秘的顺丰老总还没有人知道相貌如何,此时的顺丰还在忙着和申通等快递公司争夺市场。“说客”马云的巧舌如簧并没有机会得到发挥,这位曾被外界开价1000万美元只为见一面的王卫,婉拒了马云的约见。

  2008年,在马云地盘杭州,已将顺丰发展至全国第二的王卫,悄然来此以续前“缘”,此时的阿里巴巴已然壮大,强强联手曾令得知这一消息的人士颇为兴奋。但这次,拒绝的人变为了马云,王卫那一套顺德派发展模式并未叩响杭州的大门。

  2011年,马云和王卫却站上了竞争擂台。“马云做仓储,如果他再往下做配送,王卫将一身冷汗,王卫做快递,如果他再往下做仓储,马云将一身冷汗。”2011年,王卫开始做起了“副业”—电子商务以及仓储。先后推出了顺丰E商圈、试水网点便利店以及在去年年中推出的顺丰优选等。

  而马云同样没有闲着。“退休”后的马云号称要斥资3000亿打造中国智能物流骨干网“菜鸟”,拉上了一大票快递公司一起组成“物流网联军”,意图彻底统治物流,而这可是要了做物流的顺丰的老命。

  所以,顺丰只好背水一战,引入“国家队”,从资本、资源、上市等方面蓄足能量。据顺丰方面称,融入的资金将用于进一步强化核心资源力量,如顺丰信息系统、中转环节及航空枢纽等——从中可以看出,面对马云电商、用户量、第三方支付、物联网等等方面的综合优势,顺丰的策略是强化主业优势,先修炼好内功。

  作为民营企业,特别是轻资产的快递公司,在弱小的时候,融资十分艰难。在顺丰的历史上,扩大规模的资金来源要么是银行贷款,要么是企业经营所得。2004年起,王卫先后9次将物业或商铺抵押给银行。在银行看来,如果刨去车辆和地皮,快递公司拥有的网点和快递员根本不值钱。2005年,王卫将整间顺丰速运公司抵押给中国银行,所借不过区区420万元。

  可在资本眼里,顺丰却是不折不扣的“金矿”。王卫其实是个“保守”的人,不轻易接受外来资本。

  早在2004,美国联邦快递(FedEx)在布局中国业务时即已接触王卫,试图以50亿元左右收购顺丰,被王卫拒绝。这些年,要寻找他想与顺丰合作的VC、PE如过江之鲫,所有人都见不着他。一位咨询公司的董事长甚至透露说,包括花旗银行在内的很多美国投资商曾经找到他,希望他能够撮合注资顺丰的交易,一旦成交,将付给他1000万美元的佣金。

  如今,谁也挣不到这些美国投资商的1000万美元了。

  时代终究是变了。王卫曾经不愿跟官方打交道,“有一次,邮政部领导都递话了,他还是委婉拒绝(见面)。可现在,邮电系统的长子EMS宣布将通过IPO募集资金99.7亿,马云打造“菜鸟网络”,王卫也不能再坚守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况且顺丰现在已经家大业大,旗下30家货运飞机,客户遍布全国,为了保持优势,就只能引入战略投资者准备上市。

  而在中国,能融资几十亿、铺就上市通道、搞掂各方的,就只有国资以及类似博裕资本这样人脉深厚的投资者。无论是“电商之王”马云还是“快递之王”王卫,最终都得向现实低头。

  大概,1993年那个清晨,春季的顺德空气清冷、生机勃勃,王卫背上装满快件的背包踏上开往香港的班车时,他不会想到他的一生将与千里之外一个叫马云的小个子交手,更不会想到将卷入一场资本与权力交融的盛宴。

  编年谱:

  1971年,王卫出生在上海。他的父亲是一名空军俄语翻译,他的母亲是江西一所大学的老师。7岁的时候,王卫随家人搬到香港居住。高中毕业之后,王卫没有继续升学。十几岁的时候,王卫曾经在香港叔叔的手下做过小工。

  一开始,王卫受人之托,在广东和香港之间夹带点儿货。慢慢地,东西越来越多,当用拉杆箱子也装不下的时候,王卫开始意识到这是一个商机。他跟父亲借了10万人民币,于1993年3月26日在顺德注册了顺丰速运,他是公司6名创始人兼快递员之一。

  作为起家业务的香港件,不但成就了王卫的第一桶金,目前仍是顺丰业务的主力军,占到公司业务总比重的40%。到1997年时,顺丰已经在局部垄断了深港货运,在顺德到香港的陆路通道上,70%的货由顺丰一家承运。

  到2006年初,顺丰在国内已建有2个分拨中心、52个中转场,拥有2000多台干线中转车辆以及1100多个营业网点,覆盖了国内20个省100多个大中城市(包括香港地区)及300多个县级市或城镇。

  2010年,这家公司的销售额已经达到120亿人民币,拥有8万名员工,年平均增长率50%,利润率30%。

  2012年,顺丰销售额突破200亿。

  (综合小编最欣赏的作者雷晓宇的《寻找王卫》一文、每日经济新闻、21世纪经济报道)

您有财经人物的料要爆吗?欢迎“我来说两句”跟帖,或者发邮件爆料:yuxiangliu@sohu-in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