欺骗了温总理的蒋洁敏

摘要:国资委主任、前中石油董事长蒋洁敏因违纪被带走调查。纵观他的一生,他从普通工人一步步走上来,让他知道唯有拼命工作,靠业绩才能步步高升,所以蒋洁敏对业绩看得很重,但这也让他不知不觉中陷入了“业绩强迫症”——他需要拿更多的油田、更多的产油来证明自己的功劳。为此,他不惜不切实际要求海拉尔油田高产,但花费巨资后,效果还不到他目标的三分一。搜狐财经独家获悉,他无视技术专家的意见,急于表功,宣布发现了10亿储量的冀东南堡油田,结果,让不明就里的温总理,白高兴了一场。。。

温总理视察冀东南堡油田
蒋洁敏视察冀东南堡油田

  1972年,当蒋洁敏在胜利油田孤岛采油厂井下作业队当修井工,瞭望这片辽阔的大地,他或许不会想到,有朝一日,他将走出荒野的油井工地,走进富丽堂皇的中石油总部大楼,脱下满是油污的工作服,换上西装革履。他更不会想到,高升为国资委主任的他将以被带走调查的结局离开为之付出一生的石油事业。

  那一年,他17岁;这一年,他58岁。41年,石油改变了他一生,而他也塑造了中石油。

  起家油田,知识改变命运

  当时,谁也不会想到1972年走进山东东营市河口区孤岛镇的两位年轻人,将会有飞黄腾达的人生,并将在40年后分别锒铛入狱。比蒋洁敏大6岁的郭永祥也在那年成为了胜利油田孤岛指挥部作业27队工人。所不同的是,蒋洁敏一直在生产技术线,一步步从工人做到了大队长,而郭永祥则因为文笔不错,在第二年就被调入孤岛指挥部宣传部当宣传干事。

  蒋洁敏在胜利油田稳扎稳打,步步升迁,用了22年时间,官至胜利石油管理局副局长;而郭永祥更是在宣传口干得有声有色,1990年调入中石油总部,并成了高层秘书,此后调往四川。两人在表面上再无交集,但事实上,总有一根线将两人的命运紧紧联系在一起,并且最终殊路同归。

  当时的修井工作异常苦累,整天野外风吹日晒,不能按时吃饭,如果遇上井喷和冲沙,内衣都会被油浸透。几乎每个修井工都挂着一副与其年龄不匹配,准确地说,更显苍老的面容。年轻的蒋洁敏并不甘心一辈子与黏糊糊黑漆漆的原油打交道,他知道唯有读书和努力才能改变命运。

  所以他比所有人都更努力。

  “那时我们不仅活累,而且吃不太饱,回到宿舍,工人们恨不得倒头就睡。”曾任胜利油田孤岛采油厂技术检测中心党委书记的李正国回忆当年,“蒋洁敏却在看书、学技术。这在学徒工里很少见。”

  靠着勤奋,蒋洁敏在1980年到1982年期间在山东大学经济学系工业经济专业学习,接受过高等教育,使得蒋洁敏在油田中迅速脱颖而出,当1987年胜利孤岛、孤东两个采油厂联合成立滨海指挥部时,32岁的蒋洁敏被任命为副书记,主管矿区建设。

  从普通工人一步步走上来,毫无根基背景,让蒋洁敏唯有拼命工作,靠业绩说话,才能让他步步高升,所以蒋洁敏对业绩看得很重。

  据原孤岛采油厂党委副书记袁础说。“蒋洁敏任职孤岛采油厂的时候,我们的油气产量达到高峰,约在580万吨/年,而且保证每年都有新发现。”

  这种对业绩的追求,也让蒋洁敏不知不觉中陷入了“业绩强迫症”——他需要拿更多的油田更多的产油来证明自己的功劳。

  为了业绩,瞒骗温总理

  本栏目昨天独家报道的《起底海拉尔:中石油窝案的接班人故事》曾披露:2006年,时任中石油集团副总经理的蒋洁敏视察大庆油田旗下的海拉尔油田时,不切实际的提出“58553”目标,即:用5年的时间,探明8亿吨储量,动用5亿吨储量,形成500万吨产能,年产量达到300万吨以上。结果,当他的得力干将王永春发动“万人大会战”,发现油田动用储量仅为1.9亿,建成产能仅为200万吨,而年产油更是连100万吨都不到。

  其实,在此之后,蒋洁敏就同样为了求业绩,匆忙上马项目,结果遭遇了和海拉尔一样的结局。那就是冀东南堡油田。

  冀东南堡油田曾被各方寄予厚望。2003年非典期间,当时的勘探方经过勘探发现了大批以前漏掉的油层,这些油层都位于中浅层,估计有上亿吨的储量。中石油总公司在得到情况汇报后,迅速批准定下3口探井,并在2004年5月23日海上第一口预探井老堡南1井正式开钻。

  当年7月,时任中国石油集团公司副总经理的蒋洁敏多次亲临冀东油田调研后,在南戴河会议期间点名要听取冀东油田的勘探汇报,并当场决定对冀东油田不再限制投资,“看准了就要打,打空了算总部的,打成了算你们的!”

  于是,蒋洁敏一声令下,中石油这台石油机器迅速运转,全力以赴。蒋洁敏知道,他需要一个大油田来证明自己。

  两年半后的2007年,冀东油田便对外宣布,发现了规模储量达10亿吨的南堡油田。消息传来,举国上下,一片欢腾,有中石油高层认为该油田的发现给中国的能源安全带来了“主动权”。5月4日,中石油发布公告的第二天,香港资本市场反应强烈。中石油股价当日飙升14%,创其上市以来单日最大涨幅;市值增加2200亿港元,一举超过汇丰控股,成为“港股王”。

  蒋洁敏在冀东油田调研时提出:发扬大庆精神,建设"科技、绿色、和谐"的现代化大油田。他还这样估算,“随着勘探及开采的工程展开后,预期实际储量可达75亿桶”,并表示“未来五年内将投入400亿元。”

  而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也为此欢欣鼓舞,他是学地质出身,深知如果这个发现是真的,那么意义何等重大。5月1日劳动节那天,他视察了冀东油田,去了油田人工岛、先导试验井,登上钻井平台,和钻井队的工人亲切交谈,称南堡这一“整装优质油田”为“40多年来中国石油勘探最激动人心的发现。听到这个消息,我兴奋得睡不着觉。”

  然而,看似阳光灿烂的天空,其实有乌云飘过。

  据知情人士向搜狐财经透露:“当时只是在原有油层上面发现近百米的油层,但为了夸大政绩,蒋洁敏报喜说发现大油田,就上报高层,并开展大面积建设。当时,冀东油田技术老总就反对说没有那么多储量,结果被直接拿下,至今还没有恢复职位。”

  另据了解,后来大面积的建立输油管线、大面积钻井,结果出来的是三个三分之一:三分之一高产、三分之一低产、三分之一空井。

  这一说法,在2010年媒体的报道中得到了佐证:“钻井人员发现其储量小于预期,这片油田的储量被高估了,而且还需继续勘探以确定其规模。中石油董事会助理秘书蒋立新表示,中石油尚不能向投资者解释冀东南堡油田的进展情况。蒋立新说,中石油发现冀东地区的情况比预想的要复杂,储量没有起先宣布的那麽大。他表示,已经在私下向一些提出疑问的投资者解释,但尚未公开作出说明。但他拒绝透露冀东南堡油田的具体储量规模。中石油2007年5月宣布发现该油田的时候称,冀东南堡油田油气总储量为10.2亿吨,探明储量4.05亿吨,约为30亿桶。但数月之后,中国一政府机构证实,实际储量小于这一数据,认为该油田经济可采储量为6.35亿桶。”(1)

  可采储量仅为一开始宣传的五分之一,甚至只有蒋洁敏预估的零头。

  为了政绩,蒋洁敏瞒骗了学地质的温总理。此后,关于冀东南堡油田的新闻逐渐了无音讯。曾经让国人欢呼雀跃的大油田就渐渐被人遗忘。

  而蒋洁敏已经因为“10亿油田”这一耀眼的政绩,而在2007年5月被升为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总经理。

  谎言的后遗症

  但资本市场不会遗忘,此后中石油的股价长期低迷。

  更糟糕的是,因为中石油宣称发现了这一大油田,紧邻的曹妃甸也欢欣雀跃,决定在首钢搬迁建新工厂的基础上,建造一个石化基地。2007年6月,冀东油田和曹妃甸在《关于冀东油田生产辅助基地用地协议书》中规定,冀东南堡油田生产、生活基地将建在曹妃甸工业区内,占地约为1500亩。与此合作后,曹妃甸提出了“大港口、大钢铁、大化工、大电力”宏伟蓝图。

  而蒋洁敏领导的中石油也准备了大手笔:计划在曹妃甸建设两座30万吨级的原油码头,以及一个大型的石油储备基地和LNG接收站,仅该项目一期投资的两座10万吨级的LNG码头,总投资就高达101亿元人民币,工程范围将远超过其他石油公司。

  但随着油田储量没有预期高的真相逐步显现。曹妃甸的石化项目也处境艰难,一一落空,债务激增。

  据媒体报道:曹妃甸的大石化产业,则喜忧参半而又夹杂着滑稽与荒诞。曹妃甸设想中的大石化产业,一是就近利用本地冀东油田的石油资源,尤其是南堡10亿吨整装大油田的资源,一是利用深水码头的优势进口原油。但曾经令温家宝总理“兴奋得整夜睡不着觉”、并于2007年五一节前往曹妃甸与冀东油田工人共度节日的南堡发现10亿吨整装大油田的消息,最终被证明勘探并不准确。

  当年蒋洁敏的谎言,最终在现实中形成了连锁的“蝴蝶效应”,最终不但坑害了无数股民,也将曹妃甸拖下了水。

  石油,是门“摸不准”的行业,谁也不知道地下的真相是如何,任何一个谨慎的石油人都不敢轻易妄言。但是,为了要政绩要擢升,蒋洁敏却急于将“好消息”上报,秉承“人有多大胆,地有多高产”,盲目拔高,结果大草原上的海拉尔以及海上的南堡油田,就成了烂尾工程。

  而他的这种风气,也“传染”给了心腹王永春们。另据知情人向搜狐财经透露,“大庆油田年产油气量当量为4000万吨,而今年目标是5000万吨,为啥?政绩!对于以后开发后期的油田区块,这样是破坏性开采,越是如此,产量越是下降快。好多钻井队抢进度,钻井破坏油层,干打井不出油,或出油后很快含水量极高,从而废弃。”

  从黄河三角洲的孤岛镇起家,蒋洁敏大半生都在中石油打拼。由于位高权重,从黄河边上的胜利油田,到黑土地上的大庆油田,再到渤海湾的南堡油田,“蒋氏作风”深远影响了油田的方方面面。

  大概,这一切,是三十年前那个油井少年所想不到的。

  (1)http://www.21cbh.com/HTML/2010-5-28/5NMDAwMDE3OTU5NQ.html

您有财经人物的料要爆吗?欢迎“我来说两句”跟帖,或者发邮件爆料:yuxiangliu@sohu-in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