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扎尔里迪斯拯救不了“黑莓”

摘要:两任美国总统乔治.布什、奥巴马以及著名球星贝克汉姆等都曾是“黑莓粉丝”。那时候,精英们不拿个黑莓机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就跟现在满大街的人们手持iphone一样。可是当技术革命迅速推平一切,不创新就得死时,黑莓落后于时代,最终从如日中天到现在无力回天。

拉扎尔里迪斯
拉扎尔里迪斯

  都是“水果”,命运在这个秋天分道扬镳。

  iphone5s 在质疑声中全球发售,其中“土豪金”不出所料全世界范围内卖断货,虽然被嘲笑创新不再,但苹果公司依旧是智能手机市场的领导者——即使,在很多消费者眼里,唯有大屏幕才是“创新”。

  而“黑莓”,这个苹果公司在北美市场上曾经的劲敌则宣布预计第二季度净运营亏损最多可达10亿美元,计划裁员约40%。这家曾经是企业移动计算市场霸主的加拿大科技公司在2008年夏天的市值还接近820亿美元,如日中天,当时苹果iPhone已经上市销售才不到一年时间。

  如今,黑莓的市值仅剩46亿美元,还不到其峰值的6%。

  黑莓公司也在自救。不但在昨今两天发布了iOS、Android版的BBM应用,打破了自家BlackBerry操作系统独家垄断BBM服务,该公司的创始人拉扎里迪斯甚至准备“私有化”公司,他正在和黑石集团、凯雷集团等几家私募股权公司接触,计划共同提出报价,买回黑莓公司经营。拉扎里迪斯持有黑莓5.7%的股权,曾经长期担任黑莓联席CEO,2012年初卸任。

  中国人对黑莓不是很了解,但它确实曾经是北美智能手机市场的王者。在2001年,“9?11”事件中,美国通信设备几乎全线瘫痪,但时任美国副总统切尼使用的“黑莓”手机,成功地进行了无线互联,能够随时随地接收关于灾难现场的实时信息。所以,事后,美国总统、国会都被配发了一部“黑莓”手机,用来处理国事。从此,美国掀起了一阵“黑莓”热潮,创造性的“手机+邮件”的模式,即BBM,赢得了市场。CNN曾这样描述:“在街角、车站和餐厅,你可以随处辨认出“黑莓”人群:嘴唇紧抿,拇指上下翻飞。”这些黑莓手机的粉丝被称为“黑莓族”。

  当时美国总统乔治?布什、著名球星贝克汉姆等都是“黑莓族”,一年间,美国的用户就从400多万跃升为550万,成为美国政治、金融、法律界人士的随身必备品。那时候,精英们不拿个黑莓机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就跟现在满大街的人们手持iphone一样。

  据说,现任美国总统奥巴马也是黑莓机的忠实粉丝。就算当上总统后,iphone横扫天下,他至今也不愿意更换其他的手机产品,依旧用黑莓机,在时代杂志专题《48 Hours with Obama》中摄影师Callie Shell非常有幸拍摄到了奥巴马的黑莓手机。据说,奥巴马用黑莓相当于免费为它做了一次价值5千万美元的广告宣传。

  但奥巴马也拯救不了黑莓断崖式的下坠。黑莓手机在北美市场的占有率一度超过了50%,一年前占有率大约为4%,而今年6月之后的市场份额甚至还不足1%。

  2007年初,苹果推出iphone手机,Google也说要推出名为Switch的手机。当时,面对这些竞争对手,拉扎尔里迪斯曾轻蔑地回应:“你知道它们在市场占多少份额吗?非常小。”

  虽然是拉扎尔里迪斯创造了“黑莓神话”,但也是他终结了这个神话。

  拉扎尔里迪斯父母为希腊人,他出生于土耳其,5岁时随父母迁居加拿大。12岁时,拉扎里迪斯获得了一项大奖,原因是他读完了自己居住地公共图书馆里的所有科技类藏书。他是科技的狂热爱好者,1984年,距离研究生毕业还有一个月,他就按捺不住激情,与三名同学一起辍学成立创建了RIM(Research in Motion)公司,利用他的“双向回复信息”的思路,设计开发出了黑莓智能手机。

  而且他还是“推销员”,推销“黑莓”的手段不亚于斯蒂夫?乔布斯卖“苹果”的伎俩。拉扎尔里迪斯总是随身携带3部“黑莓”手机,逢人就问:“你买了Pearl(“黑莓”的一个新款式)没有?”

  但或许正是因为之前产品的空前成功。当以电容触摸屏+APP STONE的“苹果模式”推出并迅速蔓延世界时,黑莓反应迟钝,无论是硬件还是软件都远远落后于时代,完全错失了智能手机市场发展的大好机遇,而且也没有预见到市场转型会给该公司的王牌企业业务带来颠覆性的冲击。

  当whatsapp 等新APP取代复杂的BBM,当触摸屏使用体验越来越高效,当陀螺仪、重力感应仪等传感器被整合入iphone,智能手机越来越变成一个无所不能的移动终端,但黑莓的形象还是一个能发邮件的手机。逐渐的,它就从“潮玩意”渐渐滑落成为“老爷机”,产品形象也从日理万机的精英专用机变成“老头子才用的过时玩意”。更致命的打击是BBM服务几次宕机,影响了使用者的业务。

  拉扎尔里迪斯也曾想力挽狂澜拯救黑莓。2010年,面对苹果公司推出ipad开创平板市场创造的辉煌业绩,拉扎尔里迪斯也推动黑莓推出平板电脑,并且还讥讽ipad不支持Flash,他说:“我们都将使用Flash。我们为什么不期待我们的平板电脑使用Flash呢?”

  结果,硬件、软件、体验全面落后的黑莓平板和移动版Flash一样,在市场上渐渐了无踪影。苹果公司的IOS和Google的Android平分天下,就连微软也兵败移动市场。当年黑莓的竞争者诺基亚、摩托罗拉更是被收购成了别家的囊中物。

  短短5年,世界市场翻天覆地。如今的科技产业,已经不再是1984年拉扎里迪斯创业时候的样子。技术革命迅速推平一切,无论之前是何等辉煌,只要不创新就得死。遗憾的是,无论是黑莓公司还是拉扎尔里迪斯,反应都太迟钝了。

  那么,下一个倒下的落后者又将会是谁呢?

您有财经人物的料要爆吗?欢迎“我来说两句”跟帖,或者发邮件爆料:yuxiangliu@sohu-in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