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石躲得过薄熙来,李俊们躲不过

摘要:当了解到薄熙来在重庆打黑期间很多违反法治原则的做法,对企业家所造成的负面影响(时),我也出了一身冷汗。如果不是薄谷开来杀人、王立军出逃,如果薄不出事,企业家能躲得过他吗?——万科董事长王石

前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和前重庆市公安局局长王立军
前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和前重庆市公安局局长王立军

  亿万富翁 亡命天涯

  2010年10月22日,重庆亿万富翁李俊秘密的从成都乘坐飞机逃到香港。在此之前,他曾收到匿名警告,称他可能被重庆警方再次逮捕。

  李俊曾是重庆最富有的人之一,总资产约有45亿元,年收入约10亿元。

  李俊是重庆俊峰实业发展集团(以下简称俊峰集团)实际控制人,他的投资范围包括房地产、加油站、夜总会、金融业和酒店管理,他旗下的公司包括:重庆俊峰置业有限公司、重庆金龙玉凤(投资)管理有限公司、重庆金龙玉凤大酒店、重庆金得利石油制品有限公司、重庆诚安信用担保有限公司、重庆丰驰物业管理有限公司、重庆金鹏超投资有限公司等十多家公司。

  在香港时,李俊获悉俊峰集团20人被判刑的消息,这些人包括他的妻子、哥哥、侄女婿和三个外甥。

  此后不久,公安部也发布了对他的B级通缉令:“重庆市公安机关正在侦办一起黑社会性质组织案件,该犯罪组织头目李俊涉嫌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寻衅滋事、非法拘禁、组织卖淫、非法经营等罪名,现在逃”。

  当时,重庆“打黑运动”正值如火如荼之势。

  牢狱之灾 严刑拷打

  2013年9月下旬,万科董事长王石在纽约的一家酒店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时称,“当了解到薄熙来在重庆打黑期间很多违反法治原则的做法,对企业家所造成的负面影响(时),我也出了一身冷汗。如果不是薄谷开来杀人、王立军出逃,如果薄不出事,企业家能躲得过他吗?”

  这并不是王石第一次在公开场合做出上述提问。

  从大连到北京,从北京到重庆,尽管王石和万科与薄熙来有诸多交集,但王石最终还是成功的“躲过”了薄熙来。可惜的是,王石躲得过薄熙来,很多重庆的企业家,却没法躲过薄熙来。

  李俊就是这样一个没法躲过薄熙来的企业家,他也因此落得三个月的牢狱之灾、遭受严刑拷打、被迫亡命天涯,几乎落得倾家荡产、家破人亡的结局。

  2010年10月,几乎在李俊逃亡香港的同时,俊峰集团及下属企业多名职工被当地公安机关以涉黑问题逮捕;12月,除李俊以外的20人被判刑。在之后的一审开庭期间,20人全部翻供,控诉专案组对他们实施了残酷的刑讯逼供。

  虽然李俊躲过了这次牢狱之灾,但他之前已经被重庆警方以“涉黑”逮捕过一次,拘押了三个月,并遭受了长期的严刑拷打。

  2009年8月22日,时任重庆市公安局长王立军亲自签署命令,成立联合专案组,对李俊涉及的案件展开调查。12月4日,李俊从外地回到重庆时被警方抓获。

  据报道称,“他被蒙上面罩、戴上手铐,然后带走接受审讯”,“在接下来的三个月里,他受到了长时间的肉体和精神折磨”,“在接受审讯的大部分时间中,他的手脚都被绑在老虎凳上,他还经常被打、被踢,遭电击”。

  南方都市报后来报道称,李俊这次“被抓关了3个月,事涉一个征地合同的纠纷,最后通过赔付4000多万元解决。”

  但李俊的妻子罗淙认为,根本不存在什么“纠纷”,“征地时涉及一个加气站,当时对方承诺负责拆迁,但最后算我们的责任。

  在对俊峰集团员工进行抓捕之前,重庆警方就已经开始了对俊峰集团的资金扣押和企业接管。

  俊峰集团的一位高层管理人员后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回忆称,“2011年专案组开始接管企业,同时企业主要账号被冻结,两亿元被划到打黑专用账户。”

  当时该案尚未宣判,依照法律规定,未有判决之前,警方对涉案企业、个人的相关财产只有查封和扣押的权力。

  此时,俊峰集团正处于迅猛发展之际。据南方都市报报道称,该公司拥有几十亿资产,负债率仅20%,公司史上最大地产项目“香格里拉”开盘即售卖一空。突如其来的风暴,使该公司迅猛发展的步伐戛然而止。

  目前,据俊峰集团高层人士透露,当地警方自去年以来已经陆续返还企业公章及两亿元资金,两个主要账户也予以解冻。但李俊案相关申诉却没有任何进展,据李俊的一位亲属称,“申诉材料送过去,也接收,但既不表态立案受理,也不说不受理。”

  “对象均为民营企业家”

  李俊并不是重庆唯一一个没有躲过薄熙来的企业家。

  2009年8月,一篇名为《重庆打黑风暴刮倒一批亿万富翁》的报道写道,“最近2个月来,重庆市掀起了一场史无前例的打黑行动,该市原公安局副局长文强落马,一批亿万富翁级的黑帮老大在这次行动中落网。”

  据2010年2月28日重庆“打黑除恶”专项斗争阶段总结表彰大会上发布的数据,当时,重庆市共抓获涉黑涉恶人员3348人,立案查办涉黑团伙案件63个、涉恶团伙案件235个。

  华东师范大学教授童之伟称,这些被打黑对象均为民营企业家。童之伟研究并撰写了《重庆打黑报告》。

  律师李庄则表示,他在认真查了重庆多个打黑判决书后发现,几乎所有判决书的最后一页,都有相同的六个字——“没收全部财产”。李庄曾为重庆打黑案中的龚刚模辩护,被重庆法院认定犯有伪造证据、妨害作证罪,判处有期徒刑1年6个月。

  在《重庆打黑报告》中,童之伟教授写道,“重庆打黑……是削弱或变相剥夺非公有制经济中的私营经济和相应的私营企业、私营企业家,并用在这个过程中的所得来壮大国有企业或补助地方财政。”

  童之伟教授还指出,“重庆打黑运动最突出的行为,是使得那里最大的一批私营企业家都倾家荡产、家破人亡。”

  (本文作者尹守革,综合中国经营报、南方都市报、金融时报、云南信息报、重庆打黑报告等编辑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