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被“跨省”的记者们

摘要:面对质疑者连篇累牍的质疑文章时,中联重科、广汇能源都“不敢怠慢”,纷纷报警,而当地警方对本地的上市公司更是“爱护有加”,动不动就跨省抓人。其实,上市公司被质疑了,大可以去法院起诉报社“不实报道”,或者干脆拿出证据揭露报道背后的利益动机,可个个都动用了当地警方的力量,而警方也一接到上市公司的报案就千里迢迢抓人——要是证监局接到股民或者质疑者对上市公司的质疑,也能有如此神速的反应速度就好了。

陈永洲(资料图)”
陈永洲(资料图)

  都说干记者这行的是挣卖白菜的钱,操卖白粉的心,就算是公司报道,搞不好也面临牢狱之灾。

  就在本月17日上午,某报记者陈永洲接到警方电话称要向他了解情况。18日,陈永洲与妻子来到派出所,“几位长沙警察称陈涉嫌犯罪,要将其带走”,随后陈被带上湘牌奔驰商务车。陈永洲之所以被带走,是被长沙警方以涉嫌损害商业信誉刑拘。真正原因是,陈永洲曾发表10篇报道批评中联重科,中联重科回应称其“从未就报道事宜采访过中联重科的任何一个人”,并就此向长沙警方报案。

  据说“陈永洲在熬过三天三夜,终于见到律师时说,他可以熬个三十天,多了,就不敢说了……”

  此事反响强烈。

  其中《财经郎眼》的制片人发微博表示,“《财经郎眼》会找时间用大篇幅讨论中联重科财务造假问题,以前讨论过,现在看来,还不够。”

  郎咸平的介入,会引发什么后续风暴,且看下回分解。

  其实,因为报道上市公司的负面,不少记者也差点面临牢狱之灾。

  2010年7月,因为连续报道上市公司凯恩股份公司的内幕交易,《经济观察报》记者仇子明近日遭到该公司所在地浙江丽水警方的网络通缉。不仅如此,丽水警方还将转载仇子明文章的杭州男子当作“线人”刑拘。凯恩股份董秘田智强坚持对仇子明恶意诽谤、诬陷的违法犯罪行为的控告,当时仇子明坦言自己处境危险,正在“潜伏”,但心情淡定。

  当时,也是舆论震动,在媒体、网民的呼吁下。

  2010年7月29日上午,浙江省丽水市公安局责令遂昌县公安局依法撤销2010年7月23日对仇子明采取的刑事拘留决定。7月30日晚上8点半,遂昌县委宣传部部长、县公安局副局长专程赶到北京,向报社和记者仇子明诚恳道歉。

  就算不是记者,一些学者、网友的质疑,也往往让中国的上市公司吃不消。

  就在陈永洲被刑拘的前几天,10月12日一个叫“天地侠影”朋友的网友在新浪微博贴出一份编号为乌公(经)拘通字2013年(179号)的乌鲁木齐市公安局拘留通知书,显示2013年10月12日15时汪炜华(注:“天地侠影”本名)因涉嫌编造并传播证券、期货交易虚假信息罪而被刑事拘留。而此前,他写了一篇《广汇能源:曲线买卖自家股票涉嫌严重违规》的文章,质疑广汇能源第四大股东张建国是主导公司自买自卖、隐身于两融账户的背后推手。随后,他将相关质疑信息以邮件方式发送给证监会。

  广汇能源于8月27日晚间发布了《关于网络传闻及媒体报道的澄清公告》,并在公告末尾处表示,公司已采取相应法律措施,维护上市公司以及广大投资者的合法权益。随后有消息称,9月份广汇能源已向公安机关报案。12日那天被,“天地侠影”上海某地警察带走。

  看来,中国的上市公司可是怕了质疑者们了。一篇报道,就能让上市公司的股价死去活来,甚至一些准上市公司的上市计划也都被他们搞黄了。

  2001年10月26日,学者刘姝威撰写了一篇《应立即停止对蓝田股份发放贷款》的 600 字的文章。发表在印数仅有 180 份,读者为中央金融工委、人民银行总行司局级以上领导的《金融内参》上。 蓝田股份有限公司就起诉刘姝威“该文所述事实完全失实”,属“捏造事实”,请求湖北省洪湖市人民法院判令刘姝威“公开赔礼道歉、恢复名誉、消除影响、赔偿经济损失 50 万元,并承担全部诉讼费用。” 与此同时,蓝田集团总公司总裁瞿兆玉、副总裁陈行亮“登门造访”,恐吓电话和电子信件接连不断。

  最后经查明,蓝田公司确实造假,蓝田公司的 10 名管理人员被拘传,生态农业(原蓝田股份)被强制停牌,2002年5月,因连续3年亏损,暂停上市。

  或许是有前车之鉴,所以在面对质疑者连篇累牍的质疑文章时,中联重科、广汇能源都“不敢怠慢”,纷纷报警,而当地警方对本地的上市公司更是“爱护有加”,动不动就跨省抓人。

  其实,按照应该的流程,上市公司被质疑了,大可以去法院起诉报社“不实报道”,或者干脆拿出证据揭露报道背后的利益动机,可个个反而都动用了当地警方的力量,而警方也一接到上市公司的报案就千里迢迢抓人——要是证监局接到股民或者质疑者对上市公司的质疑,也能有如此神速的反应速度就好了。

  但纵观中国股市,监管部门似乎还真没媒体给力。

  2001年8月,《财经》杂志发表“银广夏陷阱”一文,揭露上市公司银广夏虚构财务报表,震动股市,其后银广夏股价被“打回原形”,但在造假案发前,证监会宁夏监管局曾数次前往调查,但均未发现问题。

  所以啊,还请有关部门尽快透明、公开、公正调查,给个有理有据的结果,要么还人家记者一个清白,要么给上市公司一个说法。

  您有财经人物的料要爆吗?欢迎“我来说两句”跟帖,或者发邮件爆料:yuxiangliu@sohu-in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