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E走后,世间再无伯南克

摘要:实际上,伯南克发现自己处于左派和右派的争议焦点之上,两派各自认为他在刺激经济上干预过多或干预不足。但也正如哈佛著名经济学家Lawrence Katz所述,鉴于对美国经济无出其右的影响,他是唯一的选择。

美联储主席伯南克
美联储主席伯南克

  作者:郭儒逸

  再过四十余天,美国克利夫兰联邦储备银行的行长可能就不用再担心下班以后,接到从美联储办公室打来的电话了。这个一度被他当做是政治竞选宣传而试图屏蔽的电话,正是来自于美联储的掌门——银胡子老头伯南克。而这个老头,将在明年1月底交出权杖。

  伯南克如此的勤勉来自于他的焦虑。已经在美联储主席的宝座上盘桓了8年的他,一直以来,不辞劳苦地致力于在美联储内部寻求共识,期望他的部下们能就复杂的货币宽松政策与他保持一致。在过去的四年里,他贡献了无数的周六和周日,来一次次地拿起电话筒。

  然而,即将退隐江湖的伯南克,在离任前给全球市场送了一份圣诞大礼,他似乎要亲手来终结玩了四轮的QE宽松游戏。

  曾经历任美国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和美联储主席两大要职的伯南克,可能还未拥有他的前任格林斯潘巨大的声名,经济沙皇的帽子戴在他已经聪明绝顶的头上也似乎不太安稳。但他在全球金融市场的地位可谓举足轻重:2014年起每月缩减100亿美元资产购买规模的一句话,使得美股攀上新高,金价重重摔下。

  伯南克嘘一嘘声,全球投资者的耳朵也都得竖起来倾听——这点一如他的前任。

  伯南克的角色,类似于DOTA游戏中的全能骑士。这个被称作奶妈的“神的使者”,可以为队友在被打回祭坛的关键时候恢复生命值,也能在撑起保护伞的同时,敏感地抓住落逃敌人的尾巴。全能骑士最大的弱点在于入不敷出的魔法,没有魔法他将一事无成。而伯南克对于全球市场之所以如此重要,他的魔法,一个重要的来源可能就是QE。

  从2006年接管美联储之时起,伯南克一路谨小慎微,却仍争议不断。他最初的新政延续了此前一系列的小规模加息政策,而这被一些经济学家认为时间太晚、规模太小,未能阻止房地产泡沫,最终没有避免2008年的世界性金融危机。

  批评的另一种声音更认为,自2009年美国走出经济衰退以来,经济增速年均仅2.3%,远低于二战结束后经济扩张期前四年的4.1%。美国经济没能重塑昔日的辉煌——或者仅仅是没有实现强劲的复苏,那么伯南克这个大奶妈就难辞其咎。

  而在他的支持者眼中,历史最终将给伯南克正名,因为他是一位勇敢的经济管家。正是由于他在金融危机黑云压城之际,立即开闸放水向金融系统注入大量贷款,才避免了另一场美国经济的大萧条。为了实现这一目标,伯南克将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规模放大了3倍,达到惊人的29万亿美元,并实施了新方案以对银行和其他私人部门机构提供贷款。

  至于量化宽松可能引发的通货膨胀和汇率下跌,他们则给出了如此的数据:金融危机以来美国的平均通胀率(以消费者价格指数衡量)为2%,这正是美联储的长期通胀目标;汇率方面,美元目前汇率与2007年水平基本持平,并未发生大的动荡。

  哈佛大学经济学教授Carmen Reinhart直陈,只是说说“经济增长让人失望”之类的风凉话没什么难度,但是假如没有美联储所做的这一切,美国的经济情况可能会更糟。

  追溯以往,伯南克披上宽松的长长斗篷,在业界声名鹊起的一个重要节点发生在2002-2003年。在对待当时美国通货紧缩问题上,他极力鼓吹降息,结果美国联邦基金利率下降到1%(45年来的最低点)。

  这位对待个人资产投资极其保守的美联储主席,用美国前财长盖特纳的话来讲——教授的世界观在2008年1月那个特殊的时刻发生了变化。不过,伯南克仍然要比他的共和党批评者想象的要保守的多,对于大规模的救助计划,伯南克个人表示过极度的厌恶。但是作为美联储主席,这个光荣的最后贷款人角色,他应该没有选择。

  如今,在动摇发达经济体根基的全球金融危机爆发5年之后,痛苦在慢慢褪去,主要经济体和央行开始摆脱对通货紧缩的极端恐惧,选择了愿意适当放下货币刺激工具。过去四年里,美联储曾两次结束购债计划,但当经济增长减速或通胀过低,结果又只好重新推出新一轮购债计划。

  终于,在即将离任的最后关头,伯南克选择了刹车。

  伯南克是固执的,他认为一切努力是遵从了美联储的使命;伯南克是分裂的,在专家圈子里享有盛誉,但他却得不到公众的认同;伯南克也是困惑的,他和盖特纳都有共同的疑问,那就是为何他们认为是成功的金融救助行动却被广泛批评;伯南克更是情绪的,他会被那些看起来无异于诽谤的中伤所困扰,但也会被陌生人的鼓励而备受鼓舞。

  实际上,伯南克发现自己处于左派和右派的争议焦点之上,两派各自认为他在刺激经济上干预过多或干预不足。但也正如哈佛著名经济学家Lawrence Katz所述,鉴于对美国经济无出其右的影响,他是唯一的选择。

  伯南克和格林斯潘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在美联储掌门的任上,都收获了形形色色的外号。不过最后时刻,伯南克似乎选择变成了一只披着鹰皮的鸽。众人嘈嘈嚷嚷之中,他要自飞一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