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掌门人
财经掌门人文案

周小川:不能让老百姓手里的钱毛了

这次新上任的证监会主席肖钢曾是他的老部下,加上同样在央行任职过的银监会主席尚福林、保监会主席项俊波,中国财经界的“一行三会”(央行、证监会、银监会、保监会)就全是央行人士,而楼继伟是周小川的多年老友,相信,中国的财政政策会更步调一致。【以下文字是搜狐财经独家稿件

                 

在3月13日央行记者会上,面对记者提问是否继续执掌央行时,周小川打了“太极”:“这个问题不该我来回答,这都是有既定程序的,到目前为止,我自己不清楚这件事”。

但其实,周小川留任央行行长,早有端倪。

3月11日,在全国政协会议中,周小川以2159票赞同、25票反对、7票弃权的得票结果,当选为政协副主席。而周小川在今年1月份已经达到65岁的规定退休年龄,在去年召开的十八大会议中,周小川未能当选中共中央委员。按照惯例,周小川将于今年3月份卸任央行行长,但11日,当选为政协副主席后,就荣升“党和国家领导人”,年龄可以放宽,继续执掌央行大印。

中国的央行行长不好当,经济学家陈志武曾表示:“换任何一个人做央行行长,我相信央行的独立性都会比周小川的要小,这和他个人背景有关系,也和他对市场化的价值坚持有关”

说到背景,其实周小川还真颇有家学渊源。其父周建南曾任一机部副部长兼对外经济联络总局副总局长,一机部机械研究院院长。后从事调查研究和参谋顾问工作,是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中央财经领导小组顾问。周小川深受其父的影响,是一位学者型官员,是清华经管学院系统工程专业最早的博士生之一,曾两次获得中国经济学界最高荣誉奖“孙冶方奖”。

早在1987年10月,时任国家体改委主任的李铁映曾经委托8个课题组研究1988—1995年的经济体制改革中期规划,周小川加入了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的课题组,不但亲身参与了改革规划,还结识了不少志同道合的经济学者,比如郭树清、楼继伟等等,如今,他们都位列中国财经政界的高层。这次新上任的证监会主席肖钢曾是他的老部下,加上同样在央行任职过的银监会主席尚福林、保监会主席项俊波,中国财经界的“一行三会”(央行、证监会、银监会、保监会)就全是央行人士,而楼继伟是周小川的多年老友,相信,中国的财政政策会更步调一致。

事实上,相比起央行行长,周小川更重视其他两个职位:一个是“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中国人民银行研究生部兼职教授”,另一个是“国有独资商业银行股份制改革试点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

这个“办公室主任”,曾力挽狂澜,挽救了当时濒临绝境的国有银行系统。如今盈利万亿的国有银行们是天上的“凤凰”,而在2000年前后,它们却是“草鸡”的模样。当时的国有大行背负巨额不良资产,资本充足率严重不足,被西方银行界认为是“技术上破产”。

为推动国有银行的改革,当时国务院成立了国有独资商业银行股份制改革试点工作领导小组及其办公室,周小川任小组办公室主任。在设计改革方案时,周小川创造性的提出以外汇储备注资商业银行的举措,这一举破除了国有银行资本严重不足的“死穴”。同时,财政部发行特别债券剥离国有银行的坏账,经过“洗心革面”的国有银行们均完成股份制改革,成功上市,一举跻身全球上市银行的前十名。

周小川此役奠定了中国金融的大局,虽然其后有人指责国有银行的上市让国外投资者赚了大钱,但当时的国有银行股还真没人看好,是周小川等人的改革让它们“麻雀变凤凰”。然而,这位操盘中国金融大局的掌舵人的办公室并华丽,反而三面墙摆的都是书,颇为拥挤。

具备背景、市场化价值、操盘经验的周小川无疑是央行行长最佳的人选,这位被称为“人民币先生”的行长,在1988年,曾陪同经济学家马洪到莫斯科开会,亲眼看到计划经济体制下的莫斯科商店里商品不多,排着长队,二人问最后一位排队者,对方也是不知道前面在卖什么。周小川走到柜台,才发现在卖南斯拉夫的进口剃须刀。

周小川指出这是因为存在 “强制性储蓄”——即有钱,但买不到东西,最终不得不存进银行的情形。他说“大量的钱追逐少量商品,如果买不着的话,你要么干别的,要么储蓄。”在“2005年中国银行家论坛上”,他还表态“ 不能让老百姓手里的钱毛了。”

只是,当面对2011年中国的M2/GDP的比值达到了181%,中国似乎也是“大量的钱追逐少量商品”;当中国的储蓄率高达52%,位列世界第一时,似乎也是被“强制储蓄”;当中国印钞规模世界第一时,“老百姓的钱毛了”。

但愿周小川在新一届任期内能解决这些问题。

周小川:M2的总量和“堰塞湖”不是一回事

储蓄的渠道既可以走直接融资,比如说股票、债券,从直接融资变成投资,也可以走银行,从银行存款变成银行贷款去支持经济发展,这叫间接融资。间接融资比重比较大的国家,M2往往也会偏高。中国这两条都占到了,整个国民经济中的储蓄率高,其中包括家庭储蓄率也是高的,同时间接融资比重也比较高,大量的储蓄资金走银行,从银行存款变成银行贷款。

因此,我国M2的比重是高的。如果我们今后能够控制M2的增长率,将其保持在合适的水平,就不会导致突发性的物价上涨,所以M2的总量和“堰塞湖”不是一回事。

周小川:央行高度重视保持低通货膨胀的目标

中央银行高度重视保持低通货膨胀的目标。我刚才也提到过货币政策有四个目标,但是在绝大多数情况下中央银行最强调的还是物价稳定的目标。因此,首先要给大家一个印象就是中央银行高度重视这个事,也就是说要防止物价过快上涨。

周小川:改革可以有具体的路线图和时间表

可能中国每隔十年、二十年都是需要有一些大手笔的绘制蓝图,为今后五年、十年甚至更长时间描述一个方向,改革应该怎么走,开放应该怎么做。这件事情是有意义的,所以我也参加写了一篇文章,回忆了一下当时有哪些讨论,这种讨论是有意义的。我觉得如同习近平总书记所说的,改革要搞顶层设计,要事先从高的角度把事情想好想清楚,这样的话具体做起来就有了方向指导,也就可以有具体的路线图和时间表。这样的话,改革对整个经济发展所起的作用也就会更突出,而且比较系统化,少犯错误,少走弯路。

  (责编:刘宇翔 如需转载请联系我们:010-62728613 您有好的建议请发送至邮箱:yuxiangliu@sohu-inc.com)

·搜狐财经出品 ·策划制作:刘宇翔 ·设计制图:余芳芳
Copyright © 2017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 全部新闻 全部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