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朱镕基赏识的楼继伟

摘要:楼继伟就任中国的财政部部长,事实上,没有朱镕基就没有楼继伟的今天。早在,1988年,时任在国务院办公厅调研室财金组任职的楼继伟,被当时的国家经济委员会副主任的朱镕基发现,很是赏识。在朱镕基出任上海市市长后不久,楼继伟被任命为上海市经济体制改革办公室副主任。楼继伟与郭树清、周小川等人相识多年,并且一直都是中国改革事业的规划者之一。

  楼继伟一直很低调。但这次没法低调了。因为他将就任中国的财政部部长,作为中国财政大权的掌门人,他将万众瞩目。有媒体评论认为,他即将面对10.7万亿元人民币的地方政府债务处理难题,而那是4万亿的后果。

  楼继伟当过兵,刚过17周岁时,他进入中国人民解放军服役,成为南海舰队4009部队的一名士兵,当了5年兵。退伍后,当过工人,考入过清华大学,读过社科院的研究生,后从国务院办公厅开始自己的仕途。

  没有朱镕基的慧眼识英才,就没有楼继伟的今天。早在,1988年,时任在国务院办公厅调研室财金组任职的楼继伟被当时的国家经济委员会副主任的朱镕基发现,很是赏识。在朱镕基出任上海市市长后不久,楼继伟被任命为上海市经济体制改革办公室副主任。

  1998年3月,朱镕基出任国务院总理后不久,楼继伟就被从贵州省副省长召到北京,出任财政部副部长、兼任党组副书记,继续主持财税改革的工作。

  尽管楼继伟的工作得到朱镕基的赏识,但是他在财政部副部长的位置上,一坐就是九年,历经项怀诚、金人庆两任财长。直到2007年初,中国政府决定要成立主权财富基金,57岁的楼继伟才再次获得重用,先是在当年3月被提升为正部级的国务院副秘书长,来筹组新公司,在那年9月,正式“挂帅”,出掌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的董事长,掌管资金达2000亿美元,成为中国主权基金的掌舵人。

  历经15年,楼继伟终于“扶正”了,当上了财政部的部长。

  楼继伟与郭树清、周小川等人相识多年,并且一直都是中国改革事业的规划者之一。在1984年,楼继伟、郭树清等人被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征召在一起,他们撰写了《体制改革总体规划报告》呈给了国务院领导;1985年4月,在天津中青年经济学会首届年会上,他、冯仑、马凯、朱明、华生、李剑阁、宋国青、周其仁、张维迎、郭树清、周小川等人的论文都获奖,这些人如今,都是中国学界、商界、政界的精英;在当年9月2—7日,楼继伟、郭树清等青年经济学者,还受邀参加了深远影响改革的“巴山轮会议”。他还参与设计了1994年的税制改革,是当时外汇管理体制改革的牵头人。

  可以说,他这次重回中国财政界的中心舞台,与央行行长周小川搭档,一个是国家的“总出纳”,一个是“总会计”。

  2006年,在央视节目上,时任财政部副部长的楼继伟曾经介绍财政部“一年如何花3.8万亿”,而如今,当2012年中国的财政收入高达11.72万亿元时,怎么花这12万亿,估计也够他头疼的了。

  那么,楼继伟就任财政部部长后,中国的财政政策将有哪些可能的转变呢?让我们从他发表在吴敬琏主编的《比较》杂志上的文章《中国需要继续深化改革的六项制度》,一探究竟吧:

  1、养老保障应逐步实现由中央政府直接负责

  中国应借鉴其他大国经验,养老保障逐步实现由中央政府直接负责,管理责任要上划。我们原来的养老保障是县统筹、市统筹,2010年已经完成了各省统筹,接下来要做省级之间、区域之间的账户转移。为什么不维持县统筹、市统筹呢?因为不符合经济规律,倒逼着国家往集中方向走,但是越走麻烦越大,因为养老保障制度本身漏洞太大。原来地方管的时候,由于最终由其承担支付责任,所以地方总是想办法控制成本;但是当中央统筹管理的时候,地方就有扩大成本的动力,所以必须首先要设计出有约束机制的社会保障制度。

  社保应实行基金积累制,但宜采取记账式账户。

  目前,全国不到20万人管理社会保障是太少了,可以把这些管理人员大部分划到中央来,地方再发展社保管理人员,管理地方社会保障事务。

  2、个人所得税应当由国家来统一征管

  当前关于中国个人所得税的讨论,重点应该放在改税制,而不是提高免征额。目前的工薪所得是累进税率,其他都是比例税,这对工薪阶层并不公平,将来应该转型为综合征收的个人所得税制度。改革个人所得税的税制设计并不复杂,简单地说,就是放宽税基,设定三项扣除,即赡养、抚养、基本生计(主要是购房)等三项扣除,降低边际税率,减少税收档次,加入资本利得税,个人所得税和企业所得税挂钩的那部分不重复征收等。

  个人所得税应当由国家来统一征管,地方分享部分,可按国税局设定的税基,地方税务局依率征收,地方税率各地可有差别。

  3、协助改革户口制度

  户口制度,这个中国特殊遗产不值得保留。毫无疑问,它不公平且不公正。在目前需要大力增加内需的情况下,这种户口制度阻碍了城市化进程,也有很多效率的损失。应当说,目前关于这方面的改革共识是具备的,我就不细谈。关键是如何实施,如何在注重平衡的基础上保持平稳过渡,逐步推进。

  4、开征房产税?

  房产税天经地义归当地,税本身发生在某个地方,跟别的地方无关。税收是按照经济属性划分收入归属,税收按经济属性分给各级政府之后,国家可以通过不同级别的转移支付保证各级政府的财力,所以才提出来事权(支出责任)和财权相匹配,这个方向是对的。

  分清中央与地方的支出责任,这是正确的方向。现在我们的做法是维持现有不合理的事权,多给地方政府资金让它们办本应由中央政府办的事项,这样做没有出路,这个问题事关重大,如果没搞清楚,就维持现状,不宜压缩中央收入比重。不然,会为今后的改革设置障碍。

  5、规划放开资本项目兑换

  资本项目开放不必要等到所有前提条件都完全具备时才能推进。如果我国的债券市场和利率、汇率形成机制在未来几年维持现状不作任何改进,同时又单方面快速推进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这将带来严重的隐患。但若我们明确了发展国内债券市场和推进利率、汇率市场化改革的方向,则资本项目开放可在一定程度上相应推进,并与其他的国内金融改革形成相互促进、相互推动的关系。因此,协调考虑未来五年国内金融改革和资本项目开放并作出相应规划可能是非常必要的。

  6、用财政发债,把外汇储备买下

  外汇储备管理方式改革的方向应该是学习其他大国,用财政发债,把外汇储备买下,自然对冲外汇储备的增长。这样就可以更多地用公开市场操作而不是用准备金率,用利率而非汇率来调节总需求,使经济更加稳定,也为国内债券市场的发展提供基础。

  综合新华网、《第一财经日报》、中国宏观经济信息网报道。

两会期间,“今日主角”栏目将推出“两会特刊”,关注两会,与您聊两会的那些人那些事。您有财经人物的料要爆吗?欢迎“我来说两句”跟帖,或者发邮件爆料:yuxiangliu@sohu-inc.com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