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西村的接班人吴协恩

摘要:华西村的当家人吴仁宝逝世,他的第四个儿子吴协恩子承父业,接班扛起了大旗,领导这个村子。比起做实业的吴仁宝,吴协恩更喜欢做资本运营。如果按照他的思路,华西村的未来就在村子之外,拥有华西村户籍的乡亲们依旧是股东,他们做的那些制造业却赚不了什么利润,但将是稳定的现金流,而吴协恩则指挥他的“金融精英部队”,在上海等大都市为华西村企业帝国创造利润。

  3月18日,随着华西村原党委书记吴仁宝因病逝世,华西村的一个时代谢幕了,他的第四个儿子吴协恩子承父业,接班扛起了大旗,领导这个村子。

  那么,和那个喜欢在华西村民族宫做演讲的老父亲、“老书记”比,吴协恩又有什么样的经营思路呢?据他说:“我与父亲不同的是,我对投资工厂不是特别感兴趣。老一辈喜欢‘看得见、摸得着’,把力气花在做实业上。但我喜欢做资本运营,对资本市场、对智力劳动很感兴趣。”

  看来,和全世界的其他富豪一样,第一代人做实业积累资本,第二代人都喜欢玩资本,因为来钱快嘛。

  吴协恩就说,“2011年,我们一个70多人的金融人才团队,就创造了超过5个亿的净利润。”这个利润水平远超过华西村的工厂里几千工人创造的利润总和,难怪他要将华西村的未来押注在以金融等的服务业上。

  但众所周知,金融是一个智力密集型产业,最宝贵的是人才,那么,吴协恩能找到这些人才吗?

  吴协恩讲了一个他如何招贤纳士的故事。“我有个习惯,开拓任何一个新领域,如果没有合适的人才,我宁可不做,也要等。”吴协恩说,“为了发展金融业,我看好一位在国有银行工作的朋友,但他当时在单位做得风生水起,无意出山。我只好耐心等待,一等等了三年。好不容易这位朋友过来了,但没想到,老书记不同意。因为金融业对他来说,看不见摸不着,不靠谱。怎么办?”

  “你不同意,我就不干了。”但实际上,吴协恩走了一条迂回路线,“我就学老书记当年搞地下工厂的方法,悄悄地开起了‘地下公司’。到年终盘点时,老书记发现,这家公司盈利不错,问这个公司是做什么的。”

  于是,吴协恩就顺利“先斩后奏”在华西村植入了金融的基因。

  其实,早在2003年,吴协恩就提出向金融服务业拓展,这些年通过入股以及与银行、债券公司合作,目前已拥有典当公司、小额贷款公司、财务公司、咨询公司等,并参与了多家银行、证券、期货公司的股权投资,基本形成了一个金融控股集团的框架。此外,还在上海收购了一家会计事务所,“今后要在浦东建成华西上海金融中心。”吴协恩说。“目前三产服务业在华西产业格局中占40%左右,如果在‘十二五’期间,达到二产三产齐头并进,产业调整就算成功了。”

  如果按照这个思路,那么,华西村的未来就在村子之外,拥有华西村户籍的乡亲们依旧是股东,他们做的那些制造业却赚不了什么利润,但将是稳定的现金流,而吴协恩则指挥他的“金融精英部队”,在上海等大都市,为华西村企业帝国创造利润。

  就此看,不得不说,吴协恩的计划很宏伟。相比起他的父亲吴仁宝,吴协恩要走得更远。这或许与他的成长经历有关。

  吴协恩的人生经历曾被广泛流传为吴仁宝“爱民如子”的典范。吴协恩11岁那年,吴仁宝带着华西村民整天起早贪黑干活,孩子们都疏于照顾,导致村民孙良庆12岁的儿子溺死河中。当时孙良庆伤心痛苦,吴仁宝就去劝。劝到最后说:“你别哭了,我把我的儿子给你。”

  于是,吴协恩就被吴仁宝拖去了孙家。但到孙家后,孙家给他吃红蛋,筷子一夹二夹开,塞到他嘴里,他吐掉;孙家包了压岁钱塞进他袋,他就掏出来扔地上。但胳膊拧不过大腿,最终吴协恩仍然过继到了孙家。7年后孙庆良去世,孙家母女要求吴协恩成为孙家女婿。而此时吴协恩亦心有所属,但吴仁宝几乎没有多与他商量,便允下了婚事,将吴协恩入赘给孙家。

  订婚后的吴协恩愤然离家参军,前来车站送行的人只有姐姐吴凤英和嫂子,吴协恩回忆说“因为家里是坚决反对的,我就是想试试,自己离开父亲能走多远。”但吴协恩并没有走太远,在部队几个月后,他思前想后,觉得“他不是把我作为家里人,他把华西人都作为家里人来看待。”

  退伍后,吴协恩还是回了华西。如今,他主管着华西村,操刀华西金融大局,他的儿子孙喜耀负责华西在昆山投资创办的科技园。吴家将继续掌舵华西村的未来。

  综合人民网、新京报、《21世纪经济报道》报道

您有财经人物的料要爆吗?欢迎“我来说两句”跟帖,或者发邮件爆料:yuxiangliu@sohu-inc.com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