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官员才是最大倒票者

  • 作者:周克成

  • 在佛山经营一间小店的河源籍小夫妻钟权桢、叶某因为帮人代购火车票并收取10元手续费而被广铁警方肇庆铁路公安处查处并刑事拘留,此事在网上激起一片争议,小夫妻获得人们的广泛同情。这种舆论转向令人欣慰,人们至少认为代购火车票不是什么违法行为了。

  • 不过我们把镜头拉远一点,就能看到同样的行为,却还没有得到人们的包容与认同——那就是黄牛党倒卖火车票。就在为佛山这对小夫妻辩护的时候,还有人说他们的行为是“代购”而不是“倒卖”。

  • 实际上,黄牛党“倒卖”火车票,和佛山小夫妻“代购”火车票有什么区别吗?没有什么区别。他们的行为本质都是为乘客服务。我们可以这么讲,黄牛党的工作就是帮别人买票,帮别人买票的人就是黄牛党。因此佛山的这对小夫妻也可以说是黄牛党。

  • 说佛山小夫妻是黄牛党并不是贬低他们,相反,这是对他们赞赏。我认为所有的黄牛党都应该得到人们的赞赏。他们自食其力造福社会,当他们通过“代购”或“倒卖”火车票赚钱的时候,那些没空排队、无法上网、没有后门的乘客也能买到火车票了。

  • 人们对黄牛党有一个误解,就是认为火车票难买都是他们造成的,以为黄牛党抢票造成了火车票紧缺。实际上不是这样的,火车票紧缺是因为供应量本来就少,是因为需求本来就旺盛。而造成需求这么旺盛的根本原因是价格太低。在火车票价格这么低的情况下,即便没有黄牛党,人们也会对火车票展开激烈争夺,从而让很多人见不着火车票。

  • 当然,在现有情况下,确实有很多黄牛党是通过走后门拿到火车票,然后再倒卖的市场上的。但是,这里的罪魁祸首恐怕不是黄牛党,而是那些私底下将火车票扣留下来转手给黄牛党的铁路官员。

  • 刘志祥案是典型案例。刘志祥是前铁道部部长刘志军的胞弟,他在担任汉口火车站站长的时候,就通过倒卖火车票赚了大钱。当时的媒体报道说,刘志祥“把持计划配票大权”,把海量紧俏车票指令分配给 “合作者”,再由后者“加手续费”后卖给市场。

  • 而刘志祥其实只不过是全国无数火车站站长中的其中一个,多年来我们都能看到同一个景象,就是很多人一大早到售票窗口排队,可是火车票刚刚开始销售就被告知已经没票了。这是为什么?就是因为被铁路官员私底下拿去倒卖掉了。

  • 这才是我们真正要反对的倒票者。真正掌握火车票源头的是他们,真正靠公权谋取私利的是他们,而不是黄牛党。当然,有些黄牛党为了获得票源,可能给政府官员行贿了,可能干了些见不得光的勾当,但我们直接去追究惩罚他们这些行贿行为好了,而不是一旦见到有人加价出售火车票就要去抗议打击。

  • 如果我们总是把眼光盯住“黄牛党”,就会忽略了火车票分配不公的真正罪魁祸首,铁路警察每年也乐于抓一些黄牛党来糊弄一下百姓,而真正的倒票者他们是绝对不敢动的。人家铁路官员怎么做是他们的事,我们也许还管不着,但我们至少得搽亮双眼,把谁才是真正的魔鬼看清楚。

  • 最后一句,如果没有了铁路官员这一层利用公权私下倒卖火车票的行为,那么黄牛党随便怎么倒卖火车票,其实是无所谓的,其实是有益无害的。他们所能赚到的只不过是“代购”火车票的辛苦钱罢了。他们自食其力造福社会,和贪污腐败的政府官员绝对不同。

版权信息

 搜狐财经评论部出品 2013.01  

 专题:搜狐财经评论部

主动承担才是摆脱危机最佳方式

胡建秋

胡建秋
七匹狼副总裁

恰当处理,转危为安

  任何事情都有其两面性,危机事件也不例外,关键是如何找到事件的拐点,转危为安。可以说,如若处理得当,危机事件很有可能促成品牌形象的一次快速提升。

朱江洪

朱江洪
格力电器董事长

开诚布公,取信于民

  召回制度应该是建立在企业开诚布公基础上的,如果希望通过召回或其他方式掩盖产品质量缺陷,这将失去消费者的最后信任,对企业、对品牌的伤害更大。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