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防止干部插手市场经济

  作者:周克成

  中纪委书记王岐山说:各级领导干部特别是高级干部既要严于律己、作出表率,又要加强对亲属和身边工作人员的教育约束,决不允许搞特权。严禁违反规定干预和插手市场经济活动,严禁违规收送礼金、有价证券和支付凭证,严禁利用职权和职务影响为配偶、子女及其配偶以及其他亲属经商办企业提供便利条件。

  这段话讲得漂亮。不过我们要从两个层面来看这个问题。

  一是领导干部当然不能违反规定干预和插手市场经济活动,因为这往往会伤害市场中人利益,会影响市场的公平公正发展,从而对整个社会的经济状况造成打击。比如领导干部不能随意干预企业的定价权、经营权,也不能为了给自己亲朋好友谋利益而随意划拨一块土地,审批一个化工项目,上马一条势必亏损的高速铁路。

  领导干部违反规定干预和插手市场经济活动,已经有很多法律法规和各级党委的纪律检查委员会去监督管理了,所以虽然问题本身重要,但还不至于那么让人担心。

  我认为真正值得我们担心的,是问题的另一个层面,那就是那些没有被法律禁止,甚至被法律法规赋予的政府官员干预和插手市场经济活动的权力,会不会也对市场经济造成伤害?

  我认为答案是确定的。那就是那些合法的,由法律法规赋予政府的干预和插手市场经济活动的行为,反而可能对市场经济造成更大的伤害。这是因为政府干预和插手市场经济活动,一定会存在不公,政府“干预”本身就是对规则的破坏;而政府“插手”则一定造成规则的不公,你一边做裁判,一边做运动员,怎么可能做到公平公正?

  举例来讲。政府赋予发改委制定和调整部分重要商品价格和收费标准的权力,这就是赋予政府官员“干预”市场的合法权力。但是我们从经济学角度看,由发改委来制定和调整商品价格,那这市场还能称之为“市场经济”吗?市场经济最重要的核心要素就是价格,买卖双方自主定价定量,必须你情我愿,来不得半点强求。但由政府制定价格,却一定会对市场中的某一方造成伤害,而更多时候,则是双方都遭受损害。从油价、城市水电费、高速公路收费、火车票价格到劳工工资,只要有政府干预定价,一定对市场造成伤害。

  再看审批权。政府赋予发改委重大项目和重大投资审批的权力,赋予证监会公司上市审批权,赋予银监会审批银行业金融机构设立的权力,甚至赋予银监会银行业金融机构董事和高级管理人员任职资格管理权。这些都是政府赋予领导干部干预和插手市场经济活动的合法权力,但这些合法权力本身能给市场带来什么,恐怕也是很确定的。那就是低效、贪污和腐败。

  类似政府官员可以合法干预和插手市场经济活动的例子我们还可以举很多,我在这里只想提醒大家注意一点,就是我们要防止领导干部“违反规定”干预和插手市场经济活动,但我们更需要警惕那些合法的干预和插手市场经济活动的行为。这些行为是合法的,但它对市场经济造成的伤害不见得更小,而政府官员也不见得不能借机中饱私囊、贪污腐败。

  而要防止这些干预和插手市场经济活动的行为,恐怕就不是中纪委领导一两次讲话所能解决的,甚至也中纪委一个部门所能处理的工作。而是需要更高政府从更高层面看待问题,重新梳理我们到底需要政府官员对市场经济进行多少干预和管制?我们能否大手缩减政府干预和管制市场经济的权力?如果做不到这一点,那腐败的温床就必定不能禁绝,市场经济的建设,就必定遥遥无期。

欢迎您致信作者参与讨论:freezhou@sohu-inc.com 谢谢!

版权信息

 搜狐财经评论部出品 2013.02  

 专题:搜狐财经评论部

主动承担才是摆脱危机最佳方式

胡建秋

胡建秋
七匹狼副总裁

恰当处理,转危为安

  任何事情都有其两面性,危机事件也不例外,关键是如何找到事件的拐点,转危为安。可以说,如若处理得当,危机事件很有可能促成品牌形象的一次快速提升。

朱江洪

朱江洪
格力电器董事长

开诚布公,取信于民

  召回制度应该是建立在企业开诚布公基础上的,如果希望通过召回或其他方式掩盖产品质量缺陷,这将失去消费者的最后信任,对企业、对品牌的伤害更大。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