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保护不了百姓钱包

  我们一边希望厨师能做出一桌好菜,一边不让他掌勺,每个人还希望自己也能来插一手,希望能参与控制菜料、火候,这有可能烧出好菜吗?假如我们希望央行能够真正保护百姓钱包,增强其独立性就是必然选择。

  作者:周克成

  在昨天下午的央行记者招待会上,有位记者向央行行长周小川提出了一个问题:“老百姓很担心自己的钱袋子会不会缩水,您能不能在2013年给我们投资理财做一点建议?”搜狐财经评论员李松随即作出点评,认为这正是央行行长能够解决的问题,解决的办法就是停止增发货币。

  我赞同李松先生的观点,但也想借此多说两句。

  我完全赞同,在通货膨胀下,央行是有办法防止百姓财富缩水的,而办法确实也如李松所言,就是停止增发货币。但恰恰就是这个任务,当我们将它放到中国央行身上的时候,就会发现困难重重。

  央行的困难来自两个方面。一是央行的职责太多了,正如周小川行长在记者招待会上介绍的,“中国的货币政策是为四项目标共同服务的,第一是保持低通胀;第二是促进经济增长;第三是促进就业;第四是保持国际收支基本平衡。”

  周小川在评价这些职责的时候,只是轻轻带过说“这四个目标确实有时候相互之间会存在不一致,是需要权衡的。”然而,只要我们认真追究的话,就发现这并不是“有时候”存在“不一致”,而是总是冲突的,无论央行如何权衡,当它要达到某一个目标的时候,都一定会牺牲其它目标。

  其中冲突最大的是三项,周小川也讲,“央行最看重的目标还是保持低通胀”,但当央行要完成第二和第四个目标的时候,就一定会损害低通胀目标。这是因为,央行要促进经济增长,在官员观点、官方做法中,唯一的手段就是压低货币贷款利率,让国有企业可以以更低利率获得贷款,扩大投资,这样做的后果是信贷扩充,通货膨胀。

  而当央行要“保持国际收支平衡”的时候,意思就是讲央行要通过干预人民币汇率来影响进出口水平。过去近十年来,中国广义货币从22万亿增加到今天的99万亿,就是因为央行为了保持中国出口优势而压低汇率,这样出口是保住了,但通货膨胀的洪水也到来了。

  央行的四个重要职责互相冲突,在这样的情况下,它不可能真正防止通货膨胀,从而保护百姓财富免受通胀侵蚀。

  央行防止通胀的第二个困难,在于它的独立性不够。我们知道,央行的重要性是怎么估量都不算过分的,列宁有言:“摧毁一个国家最有效的手段是摧毁它的货币体系。”我们也知道,要一个人、一个部门做好一件事情,前提是“责权分明、责任明确”,如果我们不能赋予它相应的权利,就不能要求它担负相应的责任。

  但中国央行的独立性到底有多高却长期存疑。首先它仅仅是国务院的一个组成部门,这就是说货币政策的制定难免要受国务院的干预与影响;其次就算是在国务院组成部门中间,央行也只排名第25位(2012年),几乎所有重要财经部委,都有领导兼任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发改委的职责甚至明确包括“参与制定货币政策”。这不能不说是对央行独立性的伤害。

  多年来,关于人民币是否升值的争论已经成为国际性议题,不光中国人关心,老外也很关心,但直到今天,我们恐怕还是搞不清楚真正能决定中国汇率政策的人到底是谁。如果你说是央行行长的话,恐怕不会有多少人相信。

  而这就是问题所在,我们一边希望厨师能做出一桌好菜,一边不让他掌勺,每个人还希望自己也能来插一手,希望能参与控制菜料、火候,这有可能烧出好菜吗?假如我们希望央行能够真正保护百姓钱包的话,增强其独立性是必然选择。但现在看来,这还只能是梦想。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