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嘉诚税”征不得!

  百姓呼吁政府实现公平,呼吁对富人征税的结果,最后的结果是穷人富人都受损,便宜的只可能是政府官员。

  作者:李松

  长和系年报记者会前,香港多个社会团体手举横幅和标语抗议李嘉诚年赚逾67亿港元却缴纳零元所得税;要求政府创设“李嘉诚税”,即资产增值税、股息税和累进利得税。因为通过财富再分配解决香港贫富悬殊的问题。

  这件事可见老百姓对民粹式“社会公平”的追求有多么变态。说它变态,是因为这种仇富思维是一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做法。因为任何征税,都是在增加生产的成本,不管是所得税、资本税还是特种货物税,最终受到打击的都是生产行为。生产被压抑,供给自然会减少。可供使用的供给降低,最后只会导致老百姓生活水准的下降。

  余华的名著《活着》中有一个故事,很能体现这种寄望政府“公正”切蛋糕的荒谬性。大公社下的饥荒时期,凤霞和王四对一块新发现的地瓜产生争执。双方都说是自己先找到这个地瓜的。争执不下,最后只能找到队长(政府)来仲裁。队长以权威决定双方各得到半个地瓜。说着一刀切下去,结果手一偏,切出来的地瓜一半很大,另一半很小。凤霞王四觉得没办法平分。队长就说:“这还不容易。”又是咔嚓一声将较大的一半切下来一块,放进自己口袋,算是他的了。然后拿起剩下来两块一样大但更小了的地瓜还给双方。

  像这个故事揭示的一样,百姓呼吁政府实现公平,呼吁对富人征税的结果,最后的结果是穷人富人都受损,便宜的只可能是政府官员。

  虽说,征收“李嘉诚税”是在“财富再分配”的名义下进行的。可是政府强制执行的“转移支付”从来就没有真正达到过它所宣传的效果。从富人身上拿走一笔钱,经过政府的手之后,再按照官员的意志分配给指定的穷人。这种政策思路从来不是什么新鲜想法。实践上都必然是让政府官员刮走最大的肥肉、增加政府机关的冗员、扩张政府长官的个人权威,穷人往往并不能从这种“劫富济贫”中获得多少好处。这一点我们只要看看中外的社保状况、廉租房、公租屋计划下充满寻租、裙带关系的乱象就能明白。

  此外,这种仇富的思路还反映了一种幼稚的财富分配观点。该观点认为穷人之所以穷,是因为富人赚了太多钱,把钱都赚了。

  这是彻彻底底的误解。富人之所以富,并不是建立在损人利己的基础上,在市场逻辑中,一人致富,是因为他给其他人带来了更好的商品和服务。古希腊人说:“为了取,必须先给与”。说的就是这种基于自愿交换的致富逻辑。

  香港最近这些年每况愈下,倒行逆施。几十年来的自由港在各种政府管制和民粹政策下不断自毁长城!

  前一阵,香港20多个市民抵制大陆客抢购香港奶粉,甚至把这种纯粹商业行为上升到“敌我矛盾”。颟顸昏庸至此,让人痛惜。但据香港友人解释,其实香港大部分老百姓根本不关心大陆客抢购奶粉的事情。此次“限购”当是由某些压力集团操纵夸大起来的。如果只是这样,只是因为利益集团的阴谋的话,那还真让人庆幸。希望这次“李嘉诚税”也只是某些压力集团玩弄的把戏吧,那至少比香港人民真诚地信奉荒谬的公平观、打心底地仇富要好得太多。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