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教育不必惠及全民

  我们的免费义务教育走上了一条歪路。那就是不仅仅贫困人家的子弟可以享受免费义务教育,就连那些家境殷实、完全可以自己负担子女教育经费的人,也可以享受免费义务教育。

  作者:周克成

  李克强在27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会议指出“要用好2万多亿元年度财政性教育经费,提高各级各类教育质量。”

  高达2万亿元的年度财政性教育经费,不是一个小数目,按照2012年51.9万亿的国内生产总值算,这笔钱占GDP比重达3.8%左右。虽然还是没有达到“财政性教育经费占GDP比重4%”的目标,但这也是一大笔钱了,我们应该考虑如何把它用得最好。

  我认为应该大幅缩小免费义务教育范围。教育对于个人、社会的长远发展来讲都是至关重要的,因此我们希望人人都能享有良好的教育,我们也担心有些家庭负担不起孩子的学费,而主张实行免费义务教育。可以讲这就是人的“恻隐之心”了,我们不忍心看到一个孩子由于家庭出身不好而失去了读书机会。

  但是,当我们为此而推行免费义务教育政策的时候,却开始走上了一条歪路。那就是不仅仅贫困人家的子弟可以享受免费义务教育,就连那些家境殷实、完全可以自己负担子女教育经费的人,也可以享受免费义务教育。导致我们的教育经费连年增加,但有相当一部分没有真正拿来帮助穷人,而是落入了富人子弟的手中。

  以我所见,北京中关村地区的一些中小学教育资源绝对是全国顶尖级别的,但这些学校也实行所谓的“免费义务教育”,每年从教育局获得财政性教育经费。我们扪心而问,北京中关村地区的中小学,是穷人能上的吗?那些有钱在中关村地区花费数百上千万购房置业家庭,有哪一家会是穷人吗?

  以北京五道口的华清嘉园为例,前段时间爆出有些房子均价高达10万元每平方米,为什么能卖出这么高的价格?其中一个因素就是在这里买房的人能获得中关村三小的学籍。

  当然,我们都知道,其实这也就是以“价高者得”的方式分配学籍,谁出高价谁就能上得起中关村三小,这其实也是我非常赞同的一种制度。我所反对的是,对于中关村三小这样的富人学校,它就不应该获得一分的政府财政补贴。政府的教育经费,应该划分给云南、贵州、黑龙江等边远地区的贫穷学子。

  那么,如果我们要将教育经费更多地划分给穷人的话,应该怎么办呢?我主张实行弗里德曼教授提出来的“教育券”制度。那就是不再直接将教育经费划分给学校,而是直接向学生发放教育券,学生拿到教育券之后可以让他自由选择学校,学校拿到教育券之后再向政府部门兑现教育经费。

  这样做有两大好处。一是我们只需要甄别出谁是相对贫穷的学生,我们就支助谁,那对于那些家庭条件比较好,自己承担得起学费的学生,则不再由政府出钱资助。这样可以为我们省下一大笔钱,用来帮助更多更穷的学生。

  二是将大幅提高教育经费的使用效率。我们知道,任何由政府公家提供的产品和服务,其质量都不能让人放心,教育也不例外,否则极少数办得好的学校——如中关村三小——就不会那么抢手了。

  这主要是因为现在的学校之间的竞争规则有问题。现在学校之间的对教育经费的竞争,主要面向教育局,而不是学生。在这样的情况下,学校要做的就是讨好教育局,而不是讨好学生。这样学生就很难获得最好的教育服务。

  当然,教育局也会发放教育经费的时候,也会提出一些竞争规则,如哪家学校的升学率高,哪家学校就可能获得较高教育经费。但这样一来,学校为了提高升学率,就拼命给学生增加学习任务,这样可能有助于知识增长,但学生为此付出的代价太大了,年纪轻轻就累得死去活来,没有多少游玩时间。这恐怕不是我们任何一位家长愿意见到的。

  而如果教育经费以教育券的方式划分到学子头上,那学校为了讨好学生和家长,就会努力开发最有价值的课程,就会合理安排学习时间和任务,既让学生学到有用的东西,又不用让他们操劳过度,从而能够享有一个欢乐美好的童年生活。

  我从来不认为免费教育或公办教育是好制度,但是,在全面废除免费教育已经不可能的情况下,我们至少应该尽量缩小其覆盖范围,让这笔教育经费能够真正落到需要它的穷人头上。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