涨价能否解决打车难

  3月27日,有消息称,下月起北京地区出租车有可能会全面涨价,起步价上调到15元,每公里收费上调到2.4元,燃油附加费收费标准不变。

  作者:周克成

  3月27日,有消息称,下月起北京地区出租车有可能会全面涨价,起步价上调到15元,每公里收费上调到2.4元,燃油附加费收费标准不变。

  看到这条消息之后我有两个感受:1)北京出租车价格早就应该涨价了;2)目前的涨价幅度可能还不够,北京市应该考虑进一步提高涨价幅度。

  早在2011年11月,经济学家茅于轼先生就撰文指出北京出租车应该涨价,茅于轼先生开篇就写道:

  “近一个多月来,北京的出租车越来越难打。上下班时候,总要等十几、二十辆有客人的车经过,才能碰上一辆空车。从飞机场下机后也要排很长的队才能打上车。机场管理方在排队等出租车的队伍上方发出公告:近来来机场候客的出租车减少,建议乘客改乘机场快轨。是什么原因造成这种变化?我认为,最主要的原因是出租车定价太低,造成供不应求。”

  茅于轼分析说:“从上次北京出租车提价到现在的这段时间里,仅仅近两年,物价已经涨了十分之一还不止,特别是作为出租车成本构成的主要部分,汽油的价格涨得更多。虽然政府给出租车燃油涨价一些补贴,但远赶不上物价总体上涨。”

  茅于轼在文章最后写道:“政府如果定价不妥,就会毁灭一个行业。不论定价太高或太低都一样。定价低了压制了供给,这个行业将因缺乏供给而趋于消亡,就像现在的北京出租车。定价高了会赶走消费者,市场也将趋于萧条。所以政府定价一定要跟随市场。当然最好是由市场来定价,免得政府操心。可是总有一些行业不得不由政府来定价,像出租车行业就是一例。”

  现在两年多过去,在北京上演的出租车故事,每天都在证明茅于轼观点的正确性。任何一位在北京工作生活的人,应该都已经深切感受到了北京打车之难,其中一个因素,就是价格太低了。

  人们也指出数量管制是北京出租车供不应求的原因,这当然是对的,但即使是在数量管制下,如果没有被严重压低的价格,人们打车也不会那么难。这是因为打车的人少了,也因为在高峰期躲活挑活的出租车司机少了。换言之,数量管制是错,但在数量管制之下再搞价格管制则是错上加错,它让北京出租车市场的供求关系变得更加紧张了。

  现在北京市考虑让出租车价格上涨,无疑是一个进步,虽然这必然招来一片骂声,但这政策本身肯定是有益于司机和乘客双方的。有时候人们没有耐心去理解一项政策的逻辑关系,从而误解了它的真实后果,往往只看到它的坏处看不到它的好处。就像小孩子生病需要打针吃药,但他们往往看不到其中好处从而加以抵抗。

  我还想进一步指出的是,北京市出租车的价格上涨幅度可能还不够。有两个依据:一是现在我们所看到的调价幅度,其实还是赶不上物价上涨的普遍幅度,比如从2003年到现在,北京房价就上涨了好几倍,而出租车价格却一直是2元/公里;二是现在北京一些黑车的价格,都已经比现在要涨价后的出租车价格更高了,黑车价格应该比较真实反映了出租车的市场价格,但就是在涨价之后,在某些地区和时段黑车价格还是要更高一些。

  我当然理解大幅上调出租车价格的难度。一方面如果涨幅太高的话民众反对声音会太大,而政策制定者可不太敢得罪民意;另一方面更重要,就是政策制定者本身也不知道应该将价格提到多高才算是合适的,而如果价格提得太高的话,同样会有不小危害。

  从经济学角度看,当然是由不同的出租车司机自主定价更好。他们可以实现准备好若干个清晰醒目的标牌,在不同的地区和时段挂出不同的价格,而乘客则视自身需求来决定是否接受这位出租车司机的出价。比如一个司机他可以准备好3块、5块、甚至10块的价格标牌,在空闲时期收低价,交通高峰期收高价。乘客在上车前只需要看清他挂出什么标牌,再决定是否成交就可以了。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