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除户籍制度的前提是减少社会福利

  只要我们还要求政府提供这样那样的社会福利,户籍制度就一定会存在,哪怕有一天迫于舆论压力被迫取消了,只要社会福利存在,今天以户籍制度形式表现出来的社会不公就依然存在,只不过它不再是以户籍制度为划分标准罢了。

  春华资本董事长胡祖六先生在博鳌亚洲论坛上说:“户口制只有奴隶制可以相比。户籍制度就是应该取消,没有什么好改革的,改革奴隶制这种说法行得通吗?应该废除奴隶制,应该取消!”

  这句话讲得解气,深得人心,所以在微博上有很多人在转发。遗憾的是,人们一边希望废除户籍制度,却一边为要求政府提供更多的社会福利。胡祖六先生也不例外,在这次讲话中他就又讲到:“我们政府功能转变,政府以后更多加强社会公共服务,包括医疗保险、养老,提供公共教育,更好的环境,这样中国的城镇化应该有非常光明的前景。”

  显然,胡祖六先生认为政府应该提供更多的社会福利,但是,当我们要求政府增加提供社会福利的时候,难道有助于废除户口制度吗?答案是正好相反的。

  我们对户口制度深恶痛绝的一个原因,是政府面对不同的人群提供了不同的社会福利。但是,只要我们还要求政府提供这样那样的社会福利,户籍制度就一定会存在,哪怕有一天迫于舆论压力被迫取消了,只要社会福利存在,今天以户籍制度形式表现出来的社会不公就依然存在,只不过它不再是以户籍制度为划分标准罢了。

  这是自然而简单的道理,只要你要求政府提供社会福利,它就一定得对福利接受者加以甄别区分,而不能毫无限制地发放资源,因为它手中的资源一定是有限的。我们讲北京的教育资源好,但北京财政就算是再有钱,也只能建设维持那么多中小学,而不可能毫无限制地对任何人免费提供教育服务。否则全国人民都跑到北京中关村三小、人大附中读书好了,但这有可能吗?

  现在的问题在于,由政府提供的社会福利是一定有限的,不可能无限制的,所以它得通过一定的办法来把人们区分开来,只为一部分人提供这样或那样特定的福利,而户籍制度成了他们用以甄别的一个标准。

  实际一点来讲,在政府提供社会福利的情况下,户籍制度的存在也是有积极作用的,那就是它起到了一种“止纷定争”的作用,我们都知道人大附中是好学校,但在没有北京户口、也交不起择校费的情况下,我们也就不打上人大附中的算盘了。否则要么只能要求政府不再资助人大附中,要么要求政府大幅扩建人大附中,直到它可以吸纳全国中学生为止。

  从经济学角度看,第一种选择是最好的——政府不再资助人大附中,而任由人大附中在市场中招生赚钱。如何寻求资金来办学,得由人大附中自己想办法,而学校办好之后,要向学生收多高学费,要设置怎样的入学门槛,也由人大附中自己说了算。

  这样做的实质,就是不要政府提供什么社会福利,包括教育、医疗、低保,全部都交由市场去办,当我们做到这点的时候,户籍制度的存在也就失去了意义,届时人们自然可以轻松将其废除。而即便户籍制度没有被废除,也由于社会福利不再由政府提供,那以户籍制度作区分并表现出来的社会不公也不复存在,所以也就无所谓了。

  但现在的人,却一边要求废除户籍制度,一边要求政府加强提供社会福利,这有可能吗?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