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对公款吃喝大惊小怪

  政府官员掌控大量经济资源,他们号称自己是人民公仆,号称自己为人民服务,但为人民服务也是要吃饭的,而当他们吃饭的时候花的是别人的钱,这时候点菜的时候到底吃好一点还是吃省一点,可就要全凭良心了。

  作者:周克成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记者招待会上“约法三章”,其中包括“三公消费只减不增”,此后,各级政府的公款吃喝似乎有所收敛,但这只是表面上的,因为人们发现,很多公款吃喝依然存在,只是消费场所从较显眼的高档餐厅转移到了更隐秘的私人会所。

  看到这类新闻我并不感到意外,直接遏制公款消费,根本就是扬汤止沸,不会取得实质效果。况且我们遏制公款吃喝的主要目的是反腐,但就官员腐败而言,公款吃喝只不过是其中小头。反腐败把眼光盯在公款吃喝、三公消费上,不但只能隔靴搔痒,而且是抓小放大。

  “崽卖爷田不心疼”。政府官员掌控大量经济资源,他们号称自己是人民公仆,号称自己为人民服务,但为人民服务也是要吃饭的,而当他们吃饭的时候花的是别人的钱,这时候点菜的时候到底吃好一点还是吃省一点,可就要全凭良心了。

  很可惜,人心是很不可靠的,即便你是公务员也如此。经济学家弗里德曼提出过四种花钱模式:花自己的钱为自己办事,花别人的钱为自己办事,花自己的钱为别人办事,花别人的钱为别人办事。我们从自己身边的经验看也能同意,第二种和第四种“花别人的钱为自己办事”、“花别人的钱为别人办事”是最容易导致铺张浪费的,因为不管成效如何,成本都是别人承担。

  当然,如果你花的是朋友的钱,而且只是一次两次,你可能还是会比较小心谨慎,力求物有所值。但政府并不是纳税人的朋友,他们的钱是通过武力强制征收上来的,他们觉得自己花的是天上掉下来的钱,而当他们花这笔钱的时候,还感觉是在“为人民服务”,所以从良心上讲就不会觉得奢华铺张会对不起谁。反倒是有机会花政府的钱也不大方一点,会让他们觉得对不起自己。

  对于这种腐败行为,我们可以要求上级政府加强纪律管理,要求加大舆论监督力度,但这些办法都不能触及根本。因为“上有政策下会有对策”,你规定我不能这样花钱,那我就那样花行了,反正还是有办法花在我身上;至于舆论监督,那不过是骗小孩子玩的把戏罢了,我在哪里花了多少钱,你们新闻界还真能够知道,真是太像笑话了。

  真要反对公款吃喝吗?真正有效的只能有一种办法,那就是大幅缩减政府预算,把税收减下来,不要让政府官员掌控那么多经济资源。

  以免费义务教育为例,去年全国财政性教育经费支出高达2.1万亿元人民币,但当政府官员来分发和使用这笔教育经费的时候,难道就不会有一些流入高档餐厅和私人会所?从比例上讲也许不会很多,但哪怕只有1%之数被政府官员用于吃喝玩乐,那也已经是200亿元,对老百姓来讲还是个天文数字。

  要真正反对公款吃喝,就要减少官员掌控资源的数量,否则就别对那公款吃喝感到大惊小怪。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