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VS安全:美国人的反恐困境

  发动反恐战争是为了确保国内安全,最大限度地把恐怖分子消灭于国门之外。但是,国内的安全代价同样是沉重的。

  作者:鲁克

  美国东部时间,4月15日下午2点,波士顿马拉松赛场遭到严重的炸弹袭击。凶犯在终点线的周围引爆两处炸弹,造成3人死亡、144人受伤。其中一名死者年仅八岁,当时他正等在终点线,迎接参赛的父亲,另外还有8名儿童被炸伤,15人伤势严重,仍在抢救当中。

恐怖袭击 与 “别妄下定论”

  事后, 美国总统奥巴马立刻发表声明,正式将这次炸弹案定性为act of terror (恐怖袭击),并宣称一定将涉案的恐怖分子绳之以法。声明中,奥巴马不忘以平和的语气,再次强调Don’t Jump to Conclusions(别妄下定论)。此前,2009年的胡德堡陆军基地枪击案,以及2012年的班加西美国使馆遭袭案,奥巴马都曾说过类似的话。奥巴马之所以这么说,一是担心,此次恐怖袭击事件激化国内族群矛盾;二是担心,保守派借此话题,质疑和挑战白宫的危机处理和反恐的能力。

  有读者会问,奥巴马不是领导海豹突击队成功击毙本拉登吗?这么漂亮的反恐政绩,有什么好担心的?

  事实上,奥巴马击毙本拉登的行动,现在看来并没有那么果断。有新书揭露,真正突袭拉登住所的决定,是在希拉里催促下才进行的。此前,克林顿早就获得了情报,曾三次劝奥巴马立即行动,但奥巴马疑虑甚多,都拒绝了。

  再就是,去年总统大选辩论谈到班加西使馆被袭事件时,主持人帮奥巴马圆谎,说奥巴马在事后有说这是acts of terror (恐怖袭击事件)。其实,奥巴马当时说的是,使馆被袭是当地示威民众的暴力事件,对于是否是“有预谋的恐怖案”没有置评,而且疏于对使馆官员的保护。因此,波士顿爆炸案发生没有多久,他就连忙出来说,这是恐怖袭击事件。

波士顿爆炸案可能与盖达组织或伊斯兰恐怖分子有关

  为什么这么说?我认为理由有三个。

  第一,伊斯兰恐怖分子选择的袭击目标通常有象征意义。比如911事件,被袭击的双子塔代表美国金融中心,而白宫代表美国的权力中心(虽然,没有得逞),五角大楼是美国的军事中心。而波士顿则是美国基督教文明的基地,更是美国自由精神的发源地。波士顿所属的州是,马萨诸塞州,是英国清教徒来美洲大陆建立的最早的州之一。马萨诸塞早期领导人约翰温斯罗普曾发表过一篇著名的布道词,题为“基督徒慈善的典范”,认为波士顿与上帝之间存在着特别的契约。

  后来,基督教的牧师约翰哈佛在波士顿建立的哈佛大学,是美国文化的中心。不仅如此,波士顿还与美国建国有关。1773年12月16日,波士顿爆发倾茶抗税的政治示威。当地居民在波士顿倾倒茶叶,来对抗英国国会,最终引起著名的美国独立战争。

  第二,伊斯兰恐怖分子的制造恐怖,目的是要吸引世界的关注。波士顿的马拉松大赛是世界级的,已经举办了上百届,是非常著名的赛事,参赛选手和观众来自世界各地,媒体对此关注度也很高。恐怖分子赶在这个时候,在人堆里引爆炸弹,当然会令世界为之震惊。

  第三,伊斯兰恐怖分子,袭击的对象通常不管是否会伤及无辜,911事件如此,波士顿恐怖袭击也是如此。 对他们来说,消灭异教徒是他们的使命。

反恐任重道远,自由和安全

  波士顿爆炸案,令警方措手不及。网上有谣传说,此次袭击,恐怖分子是通过手机引爆炸弹的,而且除了这两处已爆弹之外,另外还有多处炸弹未被引爆。因此有谣传说,警方不得不切断这个地区的通讯联络,以防止潜在弹的再次引爆。威瑞森无线通信公司和斯普林特公司的官方人员,连忙出来为辟谣。

  这不由得让美国人开始反思安全和自由的关系。

  2001年911后,为了反恐布什政府兴师动众,把美军送到阿富汗和伊拉克打仗。虽然表面凯旋而归,但之后的十年代价却是惨重的。美国因此共有500多万人服兵役,六千多名军人阵亡。据统计,在伊拉克、阿富汗及巴基斯坦,美国的军费投入总额可能达到4万多亿美元。

  布什政府认为,发动反恐战争是为了确保国内安全,最大限度地把恐怖分子消灭于国门之外。但国内的安全代价同样是沉重的。

  第一个代价是,昂贵的政府开支,纳税人的负担。

  911后,美国增设了国土安全部来阻止恐怖活动。国土安全部成立之初17万人,预算不到400亿元,到2011年,已经雇佣了21万人,预算达到563亿。据统计这些年来,国土安全部的各项开支超过了4240亿美元!

  第二个代价是自由 。众所周知,美国的精神是自由的精神,是独立的精神。可是,政府为了保障民众的安全,个体自由却下不断被侵蚀。

  911后,美国出台了一系列的安全法案,最著名的就是“爱国者法案”(USA PATRIOT Act),该法案要求公共和私人组织必须提供给政府涉及国土安全的信息。

  例如,谷歌公司就承认按照美国“爱国者法案”的规定,曾把欧洲资料中心的信息汇报给了美国情报机构。

  按照爱国者法案,政府有权搜索电话、电子邮件通讯、医疗、财务和其他种类的记录。换句话说,如果怀疑你与恐怖分子有关,政府就有权窃听你的电话。

  法案还有:减少对于美国本土外国情报单位的限制;扩张美国财政部长的权限以控制、管理金融方面的流通活动,特别是针对与外国人士或政治体有关的金融活动;并加强警察和移民管理单位对于居留、驱逐被怀疑与恐怖主义有关的外籍人士的权力。显然,这些条款严重地侵犯了个人权利。

  这次波士顿执法部门切断波士顿地区的通讯,如果是真事,难道不是政府在侵犯了很多人的基本的权利吗?

  当然,最让美国人头痛的是机场的安检,你想上飞机,你有两个选择:要么被安检人员摸个透,要么走透视仪让安检人员把你看光光。

  政府合理性在于保障人的生命,财产,自由权利。但是,在可能遭受恐怖袭击的特殊情况,人命关天,确保民权不受他人侵犯又显得不现实,但让政府以国土安全为借口肆意践踏民权,美国人又不甘心。所以,纠结就在于此。

  奥巴马任内,伊斯兰恐怖事件发生了不少,虽然他是对穆斯林国家最友善的一位总统。如果波士顿爆炸案,确实是伊斯兰恐怖分子所为,那么奥巴马政府除了信誓旦旦擒拿凶犯之外,该如何调整外交政策才能减少国内恐怖袭击案,这是一个问题。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