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人要尽快从非洲淘金梦中醒来

  如果还沿袭过去的办事风格,那就得趁早从非洲淘金迷梦中醒来。中国政府也需要检讨对非洲的政策,不做撒钱不讨好的事。

  作者:刘植荣

  151名中国人被加纳逮捕后,2013年6月6日的《卫报》视频,详细介绍了中国人在加纳的非法采金活动。

  加纳是非洲大陆仅次于南非的第二大黄金生产国。《南华早报》称,自2005年以来,有5万中国人到加纳淘金,这些人大多数来自中国的贫困地区。

  我曾在非洲工作3年,在世界银行和非洲银行投资的建筑项目上从事协调工作。据我所知,中国人做事猫腻多,通过贿赂地方官员,便可畅通无阻地从事非法采金活动。正如《卫报》所称,中国人做了坏事被当地人扭送到警察局后,中国人就贿赂警察,然后大摇大摆地走了出来。

  中国人涌到加纳,抢了当地人的饭碗,到处乱挖乱采,并使用化学原料淘金,毁坏了大量农田和森林,污染了湖泊、河流和地下水源。当地人称:“中国人毁了我们的未来,也毁了我们孩子的未来。”

  加纳逮捕中国人并不是偶然的、孤立的事件。最近几年,非洲不少国家对中国人下达了驱逐令。为什么中国人这么不让非洲人待见?

  很多中国人把国内的经营方式带到了非洲,如商业贿赂、非法经营、野蛮施工、偷工减料、破坏环境、非法雇工、不尊重雇员权利、随意解雇工人、走私逃税、伪造发票骗税等,这让非洲人对中国人的印象每况愈下,在非洲的中国人被称作是“黄祸”。

  在非洲的一些中国公司和中国人不讲法律,不讲道德,不讲良心,缺乏长远的发展规划,持“中一个标是一个标,赚一笔的一笔”的短视原则,扰乱了非洲的市场经济秩序。现在,非洲一些建筑项目招标,只要听说有中国公司参与投标,欧美等国家的公司就避而远之,中国人给外国人的印象就是“搅混水”。

  在非洲,经常有中国人与当地发生冲突后,请我帮忙找政府通融。我告诉这些中国人,非洲虽然经济落后,但他们的法律体系却很健全,摊上事不是找官员,而是找法律,找律师,通过法律途径解决问题。

  在非洲工作中,我发现他们的政府文件开头都引用若干法律条文,证明这份文件是有法可依的。这就是“宪政”。“宪”就是宪法,是法律;“政”就是行政,是管理。“依法行政,依法治国”这一理念在很多非洲国家已渗透到公民的骨髓里。公路收费,在中国只是路边立个牌子告诉你收费标准。但在非洲,除了告诉你收费标准外,牌子上还写明是依据那条法律收费的。

  不少在非洲的中国人有夜郎自大思想,自我感觉良好,认为兜里有钱,便在非洲人面前充大爷,不尊重当地人的风俗习惯和宗教信仰,用管理“奴隶”的方式管理当地劳工,这才让在非洲的中国人给人“新殖民主义者”的印象。

  中国一些媒体报道非洲充满了“中国OK”、“朋友”、“友谊”等字眼,这都是外交辞令,误导了很多中国人,认为非洲人对中国人很友好,才一窝蜂般地涌入非洲淘金。真实情况与这些媒体的报道大相径庭。在非洲,常有官员对我说:现在的中国人怎么与几十年前的不一样了?过去中国人很友好,帮助他们做了好多事情,在修路的同时帮他们修水渠、建学校、盖教堂,可现在的中国人把过去修建的水渠、学校和教堂给破坏了。

  在非洲呆过几年的中国人会深有感触:在非洲,白人是上等公民,非洲人是二等公民,中国人是三等公民,人家根本不拿中国人当回事,在非洲最受欺负的就是中国人。

  中国对非洲的援助规模之大有目共睹,但中国援助非洲的方式不对,我们不应该把钱给政府,因为把钱给政府,就让腐败官员贪污了,被转移到瑞士银行账户上去了,非洲人民根本感受不到中国人民在援助他们。我们应该向欧美国家学习,通过非政府组织援助非洲。拿加纳来说,中国援建了国家剧场、阿费菲灌溉工程、东当美地区医院、军警营房等数十个项目,近期又提供了30亿美元的贷款,可他们并不领情善待中国人。从加纳军警抓捕行动中逃出来的中国工人卓勇兴对媒体讲:“加纳警察上来的时候二话不说,抢,烧,公棚里的东西抢完,公棚,机器全都烧了,证件、手机和财务全部搜走,走在山里的话他们从外面用AK47扫射躲在里边的中国人。”

  在非洲会经常遇白色的大仓库,上面有“USAID”字眼,这就是来自美国的援助,定期向贫困居民发放小麦、奶粉和食用油。对非洲人民来说,美国的援助是实实在在的,是看的见、摸得着的援助。非洲人民天天吃着美国送来是食物,能不说美国人好么?

  综上所述,中国人要深刻反思自己在非洲的行为,改正自己的恶习,让非洲人民欢迎我们。如果还沿袭过去的办事风格,那就得趁早从非洲淘金迷梦中醒来。中国政府也需要检讨对非洲的政策,不做撒钱不讨好的事。

  作者系独立学者,媒体评论员,专栏作家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