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志军造成的损失真挽回了吗?

  刘志军掌控铁道部多年,所造成的最大损害,恐怕不是他贪污了多少钱财,而在于他的错误投资决策,给国人造成了多大的经济损失;在于他为了独揽铁道部大权,而阻碍铁路改革,又对中国的社会经济进步造成多大伤害。

  作者:悲风

  刘志军案在6月9日开庭审理。检方表示,刘志军案涉及的受贿以及滥用职权的犯罪,无论是损失还是其涉及的赃款都已经追回了,损失也都挽回了,没有造成很严重的后果,这也成为公诉机关认为刘志军可以从轻处罚的依据之一。

  但检方的这一说法令人怀疑。首先目前公布的刘志军案涉及赃款有374套房产、8亿人民币、20多万美元、200多万欧元,虽然这数额已经足够惊人了,但刘志军案所涉及赃款是否就只有这些,其实也没那么确定,所以空难下定论说“赃款都已经追回了”。

  而更重要的问题是,刘志军掌控铁道部多年,所造成的最大损害,恐怕不是他贪污了多少钱财,而在于他的错误投资决策,给国人造成了多大的经济损失;在于他为了独揽铁道部大权,而阻碍铁路改革,又对中国的社会经济进步造成多大伤害。

  多年来,铁道部投资规模惊人。自2003年至2008年,铁道部获得的投资批复总额高达2万亿元人民币,而2008年之后,铁道部投资规模更是快速上涨,其中2009年投资规模7007亿,2010年投资规模8235亿,2011年投资规模7455亿。

  这些巨额投资下去之后,产生了什么样的效果?我们看到铁道部负债率连年攀升,截止2012年一季度末,铁道部总资产4.01万亿元,总负债2.43万亿元,负债率为60.62%。同时,据南方周末统计,虽然铁道部客运收入和货运收入增长稳定,但其净资产收益率一直偏低,2008年-2010年分别为-1.31%、0.24%和0.00%。

  从更微观角度看,一方面每年春运出现的“一票难求”局面还是没有改变,另一方面我们也经常在微博上看到,人们经常将高铁车厢里空荡荡的座位照片发上来。这说明我们的铁路投资存在极大的资源错配:钱投了不少,但忙时的紧缺状况还没有得到解决;而高铁这样的高成本的铁路投资,又没有获得市场支持。

  财新网曾经报道高铁“为节约10分钟多付几十亿”。据报道,2004年国家发改委审批京津城际高铁时,“设计区段旅客列车的速度:满足开行时速200公里及以下列车的要求”,为此批准项目概算123.4亿人民币。但2008年建成通车后,发现概算总额超出了92.1亿,平均每公里投资达1.85亿元。“建设成本”大幅度上升的主要原因,是该铁路的通行速度从“时速200公里及以下”,一下子提升到时速350公里。

  而这只不过是数以万亿计的铁路投资中的一个案例,正是铁路投资中存在这样那样的低效及资源错配,铁道部的净资产收益率才会那么低,而在这么低的资产收益率下,它将怎么偿还高达2万亿元的负债呢?傻瓜都知道,最后还是得由纳税人兜底,而这些可真比刘志军个人贪污腐败造成的损失大多了,而这些损失,也是不可能有办法挽回的。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