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的产业政策应该抛弃!

  “消化一批、转移一批、整合一批、淘汰一批”,对产能过剩行业的企业进行差别对待。这哪里是什么“依靠市场机制”,完全是计划手段,带来的恶果可能是国进民退。

  作者:菁城子

  上周末,国务院出台了“金融支持经济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的指导意见。这个指导意见(共十条,以下简称国十条)被普遍解读为“李克强经济学”的详解版。其中的货币稳健和开放金融市场,基本是近期经济政策的基调,值得赞赏。不过这篇意见的目的在于“支持经济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大量充斥着政府指导的路调和话语,可见此前失败的经验没有得到总结。这是非常危险的。

  “国十条”第二点提出,要“坚持有扶有控、有保有压”的原则,对市场上各类企业进行支持和淘汰。被列入支持的行业有:先进制造业、战略新兴产业、现代信息技术产业和信息消费、劳动密集型产业、服务业、传统产业改造升级、绿色环保、铁路、城市基建、保障性住房。应该被控制淘汰的行业没有明确指出,只说是落后产能,产能过剩产业。解读去年国务院关于抑制产能过剩的通知,不利产业应是:钢铁、水泥、平板玻璃、煤化工。光伏和风电产业因为属于“绿色环保”,前途未明。

  我们都知道,在货币扩张的时期,大量资金在市场制造了虚假的繁荣。钢铁、水泥等行业由于基建项目和政府支持变得异常膨胀。现在潮水退去,这些行业正在经历痛苦。李克强深明其理,他不只一次地强调这样的观点:“靠刺激政策、政府直接投资,空间已不大,还必须依靠市场机制。如果过多地依靠政府主导和政策拉动来刺激增长,不仅难以为继,甚至还会产生新的矛盾和风险。”李克强想要熨平经济泡沫,却不自觉地采用了行政的手段。这道指导意见是下发给政府部门,而执行者是发改委、工信部、财政部这些政府部门。要求也非常明确,“消化一批、转移一批、整合一批、淘汰一批”,对产能过剩行业的企业,进行差别对待。这哪里是什么“依靠市场机制”,完全是计划手段,带来的恶果可能是国进民退。

  不妨以钢铁行业为例。通胀时期,钢铁行业有大量资金投入,全行业水涨船高,皆大欢喜。这一过程不是平均的。首先获得资金的通常是大型国企,他们和政府、银行的关系最好,获得贷款最为雄厚。现在是到了行业还债的时候,政策施行起来也不是“一刀切”。作为产能过剩的行业,很多企业会被政府纳入淘汰整合的目标。不能幸免的当然是私营企业,因为它们规模较小,和政府的关系疏远,银行催债毫无压力。可以想见,不知有多少小钢铁企业会被扣上“落后产能”“污染严重”“过剩产能”的帽子,摘牌关厂。

  “国十条”第二点提出要对一些行业进行金融支持。什么新兴产业、先进产业,听起来无非是政府比市场更能发现有前途的行业,甄别优秀的企业。这当然是不可能的。从国产动画到绿色能源,光伏产业、风电产业、强制“腾笼换鸟”,政府在产业政策上已经一次次地失败了。政府主导下的“结济结构调整和产业转型”和李克强今年一贯倡导的“发挥市场作用”完全是背道而驰。单看这些新兴产业培植、资金转移、贷款审核,无不是在加强政府部门的事权,和今年的“下放审批权”多有相悖。

  有人会问:如果政府什么都不做,如何推动经济改革?政府确实有很多可为之处,但应该有清楚的逻辑。紧缩货币、放开对微小企业和金融的管制,这些都是朝市场化的脚步前进,好得很。在“清除过剩产能”方面,政府犯了大错,以行政手段代替市场。正确的做法是将国有企业破产。国有企业本身就不是市场机制,它们低效率地占用大量资源,在经济危机来临时应该趁势将他们消除,做到刮骨疗毒。至于那些在经济危机中挺不过去的私营企业,市场会将它们自动清除,走《破产法》的法律程序。动用行政手段指导行业发展,决定企业生死,这对于本届以“走市场”自命的政府言,实在是糟糕的表现。

我来说两句